早读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早读小说 > 灯花笑 > 第二十二章 对峙

第二十二章 对峙

  第二十二章 对峙 (第1/2页)
  
  自打杏林堂新出了春阳生后,春水生的名字,便渐渐鲜少有人提起了。
  
  一来是,春阳生与春水生,本就只有一字之差,听来听去难免混在一处。二来是,杏林堂毕竟是大医馆,又有老大夫坐镇,买药的人到了西街,一眼先瞧见了气派辉煌的杏林堂,进来买了春阳生,谁还知道有个春水生?
  
  于是杏林堂门前日渐热闹,仁心医馆的药茶无人问津。
  
  杜长卿见此情景,郁郁寡欢,倒是陆瞳一如既往沉得住气,每日该做什么做什么,不见半分愁色。
  
  转眼又过了几日,这天晌午,一辆马车停在落月桥边河堤岸上,有人被小厮扶着颤巍巍地走下马车,来到了河堤边,往士人游聚的凉亭中走去。
  
  这人约莫天命之年,一身藕荷色绸直裰,发髻梳得光亮,乌须极长,看起来十分潇洒。那群正饮食论茶的士人瞧见他,便招呼道:“陈四老爷今日怎么也来了?”
  
  陈四老爷叫陈贤,家中原是做团扇铺子起家,后来生意越做越大,陈四老爷将生意交给子女打理,自己倒是学了雅客作派,成日里游山玩水,品诗论道,誓要成为盛京第一名士。
  
  不过盛京第一名士,遇到了春日恼人的杨花,一样没辙。
  
  这位陈四老爷在所有士人好友里,最讨厌古板守旧的胡员外,偏偏患上了和胡员外一样的鼻窒,一到春日,苦不堪言。
  
  前些日子,陈四老爷听说胡员外竟去了桃花会,一时十分惊讶。胡员外的鼻窒比他还要严重,桃花会上花粉飞舞,他如何熬得住?后来又听说胡员外在好友中大肆宣扬一种叫春水生的药茶,说可缓解鼻窒,胡员外就是喝了药茶,才能大摇大摆地出现在桃花会上。
  
  陈四老爷知道胡员外这人惯爱夸张,这鼻窒属于顽痼,向来难治,一时有些将信将疑,便令人去市井中打听,果然听说此药茶疗效显著。于是陈四老爷放下心来,令小厮去买了几包,认真煎服,想着等过几日,也能清清爽爽地追窥春光。
  
  一连喝了五日,陈四老爷自觉应当可以了,便换了一身精心准备的新衣,佩了香袋,甚至擦了一点桃花粉,打算在诗会上好好展露自己积攒了一个冬日的才华。
  
  他笑着轻咳一声,正欲回答,不想一阵风吹来,似有熟悉痒意倏然而起,令他不由自主地张大嘴巴。
  
  “阿嚏——”
  
  一声惊天动地的喷嚏响起,众目睽睽之下,陈四老爷鼻下如飞瀑肆流,眼泪横飞,一簇鼻涕甚至飞到了最近一位年轻后生发丝上。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阿嚏——”
  
  “阿嚏——”
  
  “阿嚏——”
  
  一个又一个喷嚏不受控制地从他嘴里不断飞出来,迎着众人各异眼光,陈四老爷狼狈地捂住脸向后退,而后朝着马车飞奔起来。
  
  “老爷——”小厮在身后急切地喊。
  
  陈四老爷眼泪鼻涕一把,心中悲愤交加。去他的胡赖子,果然没安好心!这春阳生喝了五日,一点效用也没有,方才在友人面前大出洋相,他日后怎么有脸出门了?
  
  说什么鼻窒神药,分明是假药!
  
  他急急忙忙上了马车,小厮从身后跟上来,小心翼翼地睨着他的脸色:“老爷……”
  
  “去胡家!”陈四老爷恨恨咬牙:“我今日非要找姓胡的讨个说法不可!”
  
  这头陈四老爷一腔怒火,马车赶得飞快。那头胡宅门口,胡员外正拿着一卷诗文欲出门访友,还没跨出大门,就听得有人气势汹汹地喊他:“胡赖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黑石密码 苟在妖武乱世修仙 被退婚后,我诗仙的身份曝光了李辰安钟离若水 道爷要飞升 恐怖复苏 总裁,夫人带着天才崽崽又逃婚了 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 林清 趋吉避凶,从天师府开始 第一氏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