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武侠仙侠 > 箫傲剑风流 > 正文 第五章 汾阳之约(一)
    白衣少年醒来,发现仁义山庄的所有人都倒在地上,包括家丁。冷家三爷,躺在地上,同样昏迷不醒。

    白衣少年马上盘坐运功调息,将体内的余毒排出体外,刚才马车内的人,下的毒,无色无味,即使是一流的高手,也察觉不出中毒。中毒的人,会慢慢渗透五脏六腑,慢慢毒化直至死亡,属于慢形毒药。

    不过白衣少年运功了一个时辰,毒性慢慢被排出了体外,面色由从白变青,由青变红,恢复了正常。

    总算是解毒了,不过刚刚解毒,身体较为虚弱状态,白衣少年勉强站起来。

    冷大爷也醒了,不过因为中毒较深,看着有点不行的感觉。白衣少年掏出了一枚丹药,给冷大爷服下,然后拿出了自己的酒葫芦,给还处于昏迷不醒的冷二爷、冷三爷服下了酒。

    冷二爷、冷三爷立刻咳嗽,睁开了眼睛,他们拖着虚弱的身体,站起来了。

    冷三爷道:“诸位英雄,怎么了。好厉害的人,竟然在庄内下毒?小子你给我喝的是什么。”

    白衣少年笑道:“冷三爷前辈别担心,这是五宝花蜜酒,用五种毒虫研制,选取世界上最冰寒最纯净的泉水,制成的药酒,酒色极其清澈,纯白如泉水。喝下去,百毒都能解毒,至于冷大爷,我给你的是续命丸,大家回庄休养一下。”

    冷大爷拖着虚弱的身体道:“哎,是我害了诸位英雄,我本以为召集诸位英雄,便能除害,可是没想到庄里出内鬼,我对不起大家啊。”

    冷二爷道:“大哥,别自责,那玉箫……”

    白衣少年道:“太蹊跷了,太蹊跷了,这玉箫神君,出现得蹊跷,或许不一定和关玉楼有关系,也或许是关玉楼的仇家所为,是为了引出关玉楼出来,不惜一切代价而已。所以这个玉箫神君,在江湖上为所欲为,是利用同样的把戏,诱惑还活着的关玉楼出来。”

    冷大爷道:“那你说,这幕后之人,意图究竟是什么?”

    白衣少年脸出忧愁,道:“我调查了几个月,也抓不住其狐狸尾巴,而今天突然出现,一下子绑架了诸位高手,还留下了我们和三位冷爷,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更大的陷阱。”

    冷大爷道:“哎,我害了诸位英雄,那么你们认为接下来该怎么办。”

    “大家去哪里了。”

    持刀少年,闯出庄外。

    这个持刀少年,刚才没有出现在聚会中,所以没引起大家的注意力。

    冷大爷道:“荆少侠,真会睡觉,热闹已过,所幸荆少侠无视啊。”

    荆姓少年挥刀怒指白衣少年。

    “在破庙,你抢了我的赏金,还我钱,我出力灭了那贼,你却抬起尸体,直接去拿赏金了,可恶。”

    白衣少年道:“你笨啊,赖声光,危害了那些无辜少女,包括武功卓越的女侠,你想凭借的是什么,是龟息大法假死逃生,你以为打死了赖声光,其实只是让他进入假死状态,他全身的要害穴道和经脉都转移了,你啊,还是回去多学学。”

    荆少年道:“我为了学刀,散尽金银,不惜以最低级的身份,进入霸刀门,求霸刀门门主教我霸刀的刀法,霸刀的刀法,为天下刀法之冠,多少年的辛苦修炼,才有今天的熟练,一个月前我才离开霸刀门,经过小山村,听说村里一名少女遇害,她的父母痛苦不已,我便取了悬赏,要为他们女儿报仇,没想到被你抢先一步,可恶。”

    白衣少年道:“我杀赖声光,是为了找人,无心之失,对不起,小子,你名字是什么,不如我们交个朋友。”

    荆少年道:“是吗,其实钱财是身外之物,好,我看了你的表演,我交了你这个朋友,在下荆飞流,你呢。”

    白衣少年道:“我姓沈,名玉郎,幸会,幸会。”

    冷大爷道:“有纸条,这幕后的人,在汾阳,等仁义山庄驾到,这是蔑视我们仁义山庄。”

    沈玉郎道:“事不宜迟,我马上动身,去汾阳打探,冷大庄主,汾阳再见。”

    荆飞流道:“我也去,尽一份绵薄之力。”

    冷大爷道:“好,我们一定要去汾阳救被掳走的群豪,我们汾阳见。”

    沈玉郎告别了仁义山庄,牵走了仁义山庄赠送的快马,是枣红的神骏,非常彪悍健壮的枣红大马,马鞍都是上好的。

    荆飞流则是骑着一匹雪白神驹。

    两人两骑,并为一骑,以闪电的速度,离开了仁义山庄,朝着汾阳方向而去。

    汾阳县所属为汾州府治,隶冀南道,兼领平遥、介休、孝义三县,先前仁义山庄说玉箫神君踪迹现于平遥县,如今又约在汾阳县。

    他们过了平遥,在接近汾阳县的途中,在一个茶铺,休息喝茶,他们从长安到汾州府,真的是辛苦极了。

    刚坐下来,叫了两碗大碗茶,准备好好喝一碗。沈玉郎注意到在另一个桌面坐着一个全身雪白的女子,带着帷幕,帷幕的面纱遮住了面容。可是露出的纤纤玉手,却如琼膏凝脂,腰间的一把长剑,剑柄刻着蔷薇的图案,周身泛着微微雪色的光芒,宛如初春绽放的蔷薇花,又仿佛千里茫茫飘落在悬崖上的雪花,剑光雪色微寒,清影万千。

    沈玉郎是识货的,天下名剑,能为女子所配,并不多见。这把剑,在剑刃上刻着小字“雪薇清影”,大名鼎鼎的魔剑——雪薇剑。

    沈玉郎习惯性的摸摸耳朵,看了那白裙女子,半天了。

    荆飞流看出沈玉郎有异,从长安到这里,他一眨都不眨眼。现在却对这个女子入神了。

    “你看什么,连容颜都看不清,有什么好看。”

    沈玉郎道:“这女子散发出一种冰寒之气,练的是玄冰诀,比五岳派的寒冰真气,更上一层楼,一但修练成功就可达成六月飞霜之境界。”

    荆飞流却没有听过玄冰诀是什么。

    “那是什么,我没听过这门类的武功。”

    沈玉郎道:“玄冰诀,玄女神功,玄女剑法,她不会是瀚海女神龙吧。你知道,女神龙是谁吗,一个神秘女子,一出手,就十招内击败对手,那把雪薇剑,就是证明了。”

    荆飞流道:“哦,我阅历少啊。”

    沈玉郎道:“看我们左边,坐着两个人,一个黄衫,一个青衫,两个人没有兵器。黄衫的那个,顶着一个白头,号白头翁。青衫的那个发须乌黑,一看容颜近乎三十,实际年近半百,号笑狂生。知道他们是谁吗,江湖名号黄河三侠,黄衫那个,是白头翁祖春秋,青衫那个是不老生计无策。白头翁是大夫,善于下毒和救人,不老生整天摇着折扇,却是个笑面虎,一面对着你笑,一面算计着你。”

    荆飞流道:“还有一个呢,是谁?”

    沈玉郎道:“他吗,叫老糊涂,因为最爱喝糊涂仙酒,平时看着迷糊迷糊的,怕是躲在暗处。”

    荆飞流道:“那么沈兄所言,这些名望一时的侠客,都朝着汾阳而去,有何玄机,难道他们也听说玉箫神君出现在汾阳。”

    沈玉郎道:“我去打听,打听,小二,最近有何消息。”

    茶铺掌柜道:“这位客人,你不知道吧,大家都说武林至宝——六壬神骰,出现在了汾阳。六壬神骰,分成大中小三个六壬神骰,用翡翠所制,听说上面藏有武林绝世武功。汾阳有个大户人家,不知从何处得了其中的大六壬神骰,准备献给家主做六十大寿啊。所以武林人士,闻风而动。”

    荆飞流一拍桌子,“老子要去看看六壬神骰。”

    这一拍,大家的目光都在看着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