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低调大亨 > 第1125章:小子有种 (万一)
    神经病啊!

    对于马老师的卧槽,楚乾坤只能还一个神经病。

    马老师是什么意思?

    看到他的车是迈巴赫,所以也准备以后入手一辆?

    他真的想找棵树练习一下拳打脚踢术,好好的发泄一下,真的是神经病!

    他买迈巴赫的根本起源,是因为他知道马老师有一辆黄牌的迈巴赫,他也是从那个时候知道迈巴赫这个车子的。

    然!

    见鬼了!

    这剧情怎么反过来了,马老师这是因为他买了迈巴赫  ,而对这车有了感觉,有了想法,再准备入手一辆的吗?

    乱套了!

    不过,这感觉,怎么有那么一点小窃喜呢?

    车上!

    徐梓依靠在楚乾坤的怀里,双眼有些迷茫。

    楚乾坤搂着她,一只手揽着她的腰,活动着一些小动作。

    然而让他诧异的是,徐梓依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对他的手指撩动,没有丝毫的回应,仿佛根本感受不到一样。

    让楚乾坤也是深深的怀疑,怀疑他的指头是不是突然衰退失灵了。

    “怎么了,在想什么事情?”楚乾坤伸头反看。

    他们是最后走的,马老师晚上确实是有一个约会,很重要,重要的根本不允许他推迟或不去。

    听李治军漏了半句,是上面有人找,很重要的一个会面,事关产业发展。

    他能在这么重要的一个约会之前,抽出一点时间来和楚乾坤见面,也是给足了面子。

    当然,不管后面怎么说,一开始这面子完全是给李治军的。

    楚乾坤的指头徐梓依没有感觉,但他的问话听到了,一声叹息之后:“她们都是帮你赚钱,只有我是一直在帮你花钱!”

    啊!

    楚乾坤怎么也想不到,徐梓依竟然会是在想这个问题,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显然,是他刚才和马老师商谈合作,说到他公司上市之前入手部分股票市值的事情。

    徐梓依从陈思彤想到了吴映洁,再想到了苏素媛等其她人。

    事实确实是这样,楚乾坤的所有女人里面,只有他和欧阳暮雪还在读书。

    欧阳暮雪的人在国外,具体情况她不了解,但是国内的这些人,都是能在事业上,给楚乾坤带去无数帮助的坚强后盾。

    单独拿出来,都是独挡一面的女强人,都能大把的赚大钱。

    似乎只有她,不但没有收入,反而都是纯支出。

    “嘿,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就这啊。来,让我给你分析一下这里面的东南西北,听了之后,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楚乾坤索性把徐梓依抱到了自己的怀里,双手抱着她,把头抵在她的耳垂边。

    气息调戏。

    窗户纸彻底捅破之前,有些事情楚乾坤对徐梓依,还是隐瞒的。

    但是破了之后,他就把自己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了,包括有几个女人,多少产业基本都说了。

    他的观念一直是这样,对自己的女人不隐瞒,当然这也是现在的他有了足够的自信,不怕她们彼此知道,不怕她们打起来。

    有乾坤棍的乾坤有足够的能力平乱,有乾坤棍还有钱的乾坤,那战力就更不用说了。

    徐梓依耳朵被他调戏的发痒,伸手把他的嘴巴闭上,轻声说道:“说说看!”

    “首先你要知道一点,钱赚来就是为了花的。这钱要是一直存在银行,就失去了钱的本质意义了。她们赚钱是本事,你花钱更是本事,你以为花钱狠省力吗?”

    “钱能不能花的好,花的有意思,也是很有讲究的。她们有本事赚钱,但是在花钱方面,却没有你这个天赋能力。”

    楚乾坤说的花钱,肯定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买东西花钱,而是要把这钱花出花样,花出意义来。

    “花钱还需要什么天赋吗?是个人都会花啊!”徐梓依对楚乾坤的话,没能理解透彻。

    “不不不,你说错了。”楚乾坤否定徐梓依的话:“我们说的这个花钱,不是买一块雪糕,也

    不是买一辆汽车。那样的花钱,哪里需要用上你的聪明伶俐。”

    “哦,仔细说说看?花钱还能被你说出个花来?”徐梓依不信的说道。

    “你仔细想不想,你帮我花的钱,都在什么方面?花这些钱的目的是什么?里面又包含了什么意义?”

    楚乾坤一连给了三个反问,提问式回答。

    “帮助别人,做好事!”徐梓依回答的也是十分的接地气。

    楚乾坤眉毛一动,嘴角一咧:“说的没错,就是做好事。但是好事也不能白做吧,我们总要有点回报。”

    “做好事也要回报,这个功利心是不是太重了?”

    这一点上,徐梓依是不同意的,在她看来,爱心应该是无私的。

    “NO,你想的太美好了。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人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目的的,没有目的的做事,那肯定是诈骗。做好事肯定也有目的啊,只是这目的远近高低各不同而已。”

    “说个最明白的意思给你听,打个比方,一所小学的教学楼很破旧,属于危房。我们帮他们重新修建了一栋新的教学大楼,我们的目的是什么?”

    徐梓依脱口而出:“让孩子们可以开心的、安全的在里面上课,有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徐梓依总觉得这里面不对?

    这个目的性,是楚乾坤说的那个目的性吗?

    怎么感觉不对味啊?

    但是,她一时之间也没法细想,因为楚乾坤继续了:“当然,这是站在道义的角度上说的,是所谓的公面上的目的。  那么从私下说,我们的目的是什么呢?”

    “什么啊?”徐梓依已经被楚乾坤的话,绕的有些晕头了,目的还要分公私。

    “当然是为了更好的赚钱了。”楚乾坤微微一笑:“你花出去的钱,面上是在做公益,面下也是再给我们的事业编织一件护身符。”

    “你是说……”到底是徐宏远的女儿,楚乾坤点到这个份上,很快就明白了:“你在担心别人的觊觎!”

    “当然!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身后没有任何的背景。”楚乾坤面色沉重:“目前来说,我们的事业做的还算顺利,很少遇到坎坷。但是,随着这版图越来越大,随着资产越来愈多,不可避免会被某些特殊的任务,特殊的实力财团盯上。”

    硬碰硬的商业碰撞,他倒不是特别的担心。

    有金手指在,可能小亏难免,但是大亏一般吃不到。

    就算是真的决策、运营有失败,以他能和时代脉搏共舞的先知,哪里跌倒,很快能从哪里站起来。

    对他来说,机会太多了,摔一跤都能摔出无数的机会,完全可以重新再来。

    这些不怕,他怕的是一些他不肯抗拒的特殊力量。

    所以,在他  谋划创业的一开始,楚乾坤就做了几方面的准备,做了不少的伏笔。

    一手硬一手软。

    硬的自然就是特调部了,他在这个上面花费的资金和精力可不少,甚至是产业还没有扩张到,特调部的势力却已经开始在那里,慢慢的建立据点了。

    软的这一面就是香约基金了,说的不那么高尚,楚乾坤就是花钱买安全。

    当然,在有可能买到自己安全的时候,还能帮助别人,这也是很幸福的事情。

    实际上,这样操作的有钱人,远不止他一个。

    像青云集团,阿狸等做大的企业,都有自己的慈善事业,或大或小,或明或暗。

    其目的,虽然千奇百怪,各不相同。

    但是在所有人的所有目的中,都能找到一个共同点,就是编织一件安全的保护衣服。

    这件保护衣服,虽然不能起到百分百的作用。

    但是,只要不是自己作死,不干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情,一般都能减少不少的麻烦。

    时髦一点说,这算是一道防火墙,在自身不出问题前,会最大可能的防护安全。

    这两点,算是可以半明的放在面上说的手段。

    还有一点,他是不会说出来,也不会承认的。

    当然,他也不希望最后走那

    一步……

    “你会不会想的太多了,哪有那么可怕和夸张?”徐梓依终于察觉到了乾坤指,一把抓住:“真的有这么大的担心,有这些风险的话。你完全可以给自己暂停一下,少赚一点的嘛?以你现在的身家,吃喝玩乐一辈子,也不会缺钱了吧?”

    楚乾坤抽出手,在徐梓依的鼻子上刮了一下:“这么  有胸无志?这点成绩就满足了?”

    徐梓依紧张的看了一眼前排的军子和张军,狠狠的盯了楚乾坤一眼,说话也不注意场合。

    不过,身体却是和她的思想,来了一个反向而行,下意识之间挺了挺。

    楚乾坤眯眼一笑,两颗头碰到了一起。

    有些事情,一旦启动,一旦达到了一定规模,就不是他想停就可以停,可以随意停的了。

    他停下来简单,资产打包一卖就行,但是他现在早已不是他一个人了。

    楚乾坤三个字,代表、包含了多少个名字,多少个人!

    当初,既然是他把这些人拉上战车的,就必须对他们负责,必须让这条船一直开下去,开往那个永远到不了的彼岸码头。

    因为一旦到了码头,靠了岸,也就表示他这这条帝国商船的完结,至此成为历史,化为尘埃。

    虽然随着时间过去,中途会有不少的人下船,但是这条船会一直开着。

    不论是顺境还是逆境,直到它沉没。

    迈巴赫一直在往冠城广场的方向开,干什么不需要问,默契的也不会问。

    车上,两人一直在讨论赚钱和花钱,在探讨这钱是赚的永无止境的好,还是小富即安更正确。

    ……

    青云集团,董事长办公室灯火通明,林清还在加班。

    和楚乾坤,马老师分别的李治军也在,坐在林清的对面,正在说着楚乾坤和马老师之间的对话。

    “有这么严重吗?”林清的眉头皱了起来:“我前段时间和几个米国朋友聊天,他们都还算乐观啊!都认为现在的一些问题都还在可控的范围内。”

    李治军的一只手,在自己的大腿上拍着:“这种事情很难说的,危机往往都是在大家最乐观的时候,蓦然爆发的。越是在里面的人,越是看不很清楚和明白。这些年,只要是乾坤做的判断,好像都应验了。”

    “马老师走了之后,我又专门问过他,想知道他为什么能这么肯定这场危机一定会发生。他给我说了两点,我觉得是那么回事!”

    林清好奇的问道:“什么?”

    李治军学着楚乾坤当时的样子,伸出三根手指:“第一,米金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主导地位。第二,当今世界的经济交融的过于紧密,往往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第三,以老米的尿性,肯定会把危机转移,拉全世界拉下水,让全球经济给他们背书、垫背的。”

    “……好像是那么一回事……不过,你刚才也说了,他不是判断我们地产行业影响不大吗?那就先观察着吧!”林清合上桌上的一份文件:“肚子饿了,先去吃点吧!”

    李治军跟着起身,又随口说了一句:“这家伙今天在身边带了一个女同学,我看那关系不简单啊!”

    他套过徐梓依的话,结果没什么效果,徐梓依的口风也是很紧。

    除了会说学校和香约的一些事情外,对她和楚乾坤的事情都是蜻蜓点水,一带即过。

    “女同学?什么名字?”林清停住脚步,转身感兴趣的问道。

    李治军对徐梓依的名字印象很深刻:“姓徐,名字好像叫梓依!”

    “是她啊,徐宏远的女儿,他们同班同学!”林清恍然大悟,眼角的笑意味深长。

    “什么?”李治军双眼爆瞪,不可思议的重复一遍:“老徐的女儿?”

    “嗯啦!”林清难得少女般的回应了一下。

    “……”李治军很想拍拍徐宏远的肩膀来一句安慰话,现在只能是替他默哀一声。

    同时,又忍不住给了楚乾坤一堆大拇指的赞,小子就是有种。

    他坐看徐宏远开着挖掘机追杀楚乾坤,这场人间伦理大剧,他追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