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玄幻魔法 > 天道罚恶令 > 第一千零二十章 拜访蜀州武林盟
    “姒麟,我真是小看了你的阴险程度了啊。”陆笙心底不禁叹道。

    认识姒麟很久了,陆笙也早就知道姒麟看似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给人一种很正派的感觉。但这个人认真起来,整人的水平绝对是整蛊专家级别的。

    对待大禹们门阀贵勋,大禹三代帝皇的手法是各不相同。姒麟的爷爷用的是镇压,残暴的镇压。动辄抄家灭门,动辄夷三族。

    但在这高压之下,门阀贵勋老实了么?并没有,他们变得更加错综复杂,更加团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甚至到了最后,大禹江山就好像是一个火药桶,随时都会爆的那种。

    姒铮登基,却一改作风,化作雨露滋润着门阀贵勋们受伤的心灵,安抚他们血淋淋的伤口。因为姒铮的恩,赏!那个已经高温到临界点的火药桶渐渐的冷却了。

    姒铮被称为仁德皇帝,深受门阀贵勋和百姓的爱戴。但门阀贵勋是欢喜了,但大禹的弊端却没有消除,门阀贵勋恢复元气之后,又一如既往的吸吮大禹的血液。

    要不是在后面的十多年有陆笙横空出世,大禹现在的局面是怎样的焦头烂额?因为陆笙的强大,抑制了门阀贵勋蚕食大禹的速度,但那些趴在大禹身上的蛀虫却一直存在。

    等到姒麟登上皇位之后,动用的办法就是阴了。

    脸上笑嘻嘻,背后MMP。嘴里说这你们是忠臣,你们是栋梁,你们看着办。但背地里却是绞尽脑汁的挖坑让你们跳。

    姒麟登基六年半了,就差几个月七年。京城的门阀贵勋……差不多都空有贵族头衔,实力的话还不如几个新贵家族呢。

    不能说蜀王对大禹不忠,也不能说蜀王做错了什么。蜀州的特殊地理,蜀王在蜀州经营了数百年的客观事实,对大禹已经造成了隐患。

    站在姒麟的角度,你的存在就是个错。这就是一个帝皇考虑问题的方式。

    别看陆笙上次提议把玄天府改组,把自己的权限摘干净气的姒麟暴跳如雷。但陆笙的这个态度这个觉悟,姒麟还是很满意的。

    陆笙的威望太高,玄天府的权柄太重。而陆笙只要有一点点表现的贪恋权势,那姒麟就要担心了。

    不是担心陆笙,而是担心没有陆笙之后,怎么安置玄天府这个庞然大物。

    把玄天府改组,削弱玄天府的权利这是必然的事情。没有哪个部门实力强到可以改朝换代还能权利大到只听从一人指挥。就算那个人是皇帝,也不行。

    将玄天府改组,玄天府还是玄天府,但双重领导之下却能让玄天府觉悟到他们是朝廷的人,是大禹皇朝的部门。

    所以,这个改组正在快速的推行,反正京城已经在推行了。

    蜀王没有陆笙的觉悟,没有陆笙的实力,却有着割据蜀州的实力。这在姒麟眼中是不允许的。之所以没动你,是因为没抓住你的把柄。

    上次长生教的事,本来给了姒麟不错的把柄。但最后姒铮来处理了,大方的免除了蜀王他们的罪过。呵呵……姒麟心理可不止一次埋怨姒铮真慷慨了。

    这一次,如果说姒麟不是故意的,打死陆笙都不信。

    仙山就是一个充满诱惑的副本,打下这个副本就能得到无数的好处,是个玩家都会心动的。

    但这个副本只有满级的人民币玩家才能啃得动,你带着几万个四五十级的裸妆号去打BOSS,估计连BOSS一滴血都打不掉吧?

    摆明着送人头的事情,姒麟表示支持,不是借刀杀人还是什么?也许,等到蜀王他们出师未捷身先死的之后,姒麟会留下忠肝义胆,赤胆忠心这样的挽联,有名有姓的都送一个,绝不重复。

    不论是姒铮要阴死蜀王还是有着什么打算,陆笙至少可以初步排除蜀王府的嫌疑,那么剩下的就是蜀州武林盟了。从蜀王府出来,陆笙叫上步非烟一起前往蜀州武林盟。

    陆笙和步非烟的名号,现在在江湖武林之中已经不能用如日中天来形容,因为对江湖武林来说陆笙和步非烟就是神。

    蜀州武林盟成立的时间比较长,而且也是蜀州武林的风格。他们很早的时候就有武林盟的意识,在需要和平的时候就会启用这个制度。

    “大禹玄天府府君陆笙,携青鸾剑仙步非烟拜会蜀州武林盟主!”

    声浪滚滚,却又没有哪种呼喊的感觉,就像是平淡的一句,确如言出法随一般自天地坠落的话语。

    声音送到蜀州武林盟,顿时惊的一众原本在一起商议事情的武林高手纷纷弹身坐起。

    慌乱之间,一众人连忙涌出来。刚刚来到门外,陆笙和步非烟踩着飞剑缓缓的落下。这样的出场方式,在当今武林中还是很新潮很装逼的。

    尤其是武林盟中的年轻弟子,更是双眼放光深吸口气。

    “这才是我辈向往的风采啊……”

    尤其是几个女弟子更是偷偷看着身边几个曾经暗地里评论的年轻俊杰。之前还以为才俊男子,如今来看不过如此吧?

    看到陆笙和步非烟携手而来,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人比人想死,货比货想扔。

    武林盟主叫道长青,这是个很仙风道骨的名字。形象也是非常的超然世外,至少这一副卖相很是仙风道骨。但真实的武功,道境巅峰吧,在陆笙看来,这个修为真的配不上这个名字。

    蜀州武林盟的资料陆笙早已看过,眼前扫过一眼,基本上已经确定眼前的这些人姓甚名谁,是什么门派的掌门。

    “道盟主,你好!”

    “好……啊不是!草民道长青,参见陆大人,拜见剑仙。”

    换了以前,称步非烟要么是冰魄剑仙要么是青鸾剑仙。但之后就统称剑仙了,在武林人心中,步非烟现在是唯一的骄傲了。

    哪怕她嫁给了陆笙,哪怕她从不过问江湖之事。但在江湖武林心中,步非烟是纯正出自江湖,虽然步非烟从没把什么江湖武林放在心上。

    “都在呢?别拘束。”陆笙随口笑着说道。

    “陆府君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府君大人何时来的蜀州?”

    “也就这两天,既然大家都在,本君就问一件事。云霞三千驻军被人一夜之间屠戮,驻军仓库中的军械也不翼而飞。这事和蜀州武林盟有没有关系?”

    “啊……”

    陆笙这句话,问的他们心惊胆战。这事什么意思?是真的字面上询问还是直接扣帽子?

    要是前者好好,要是后者,那估计下一句就是,还敢抵赖,乱臣贼子,纳命来。然后,手起刀落!

    “大人冤枉啊——”道长青慌忙躬下身体拜倒,冷汗瞬间湿了后背。

    “冤枉?本官可还没说呢。”

    “大人,云霞驻军之事草民确实听说了,但大人,眼下大禹的情势,上有府君大人镇压神州,下有玄天府威震宇内,这个时候杀军造反不是自寻死路?就算武林盟有这个本事,也没这个胆子啊。”

    “话虽这么说,蜀州也就你们武林盟有这个能力了。武林盟中高手如云,本君看了眼,道境宗师竟然就有十七人之多,先天境界也有百人,人才济济啊。”

    “大人说笑了,武林盟中汇聚整个蜀州的江湖好手,这点实力哪够看啊。而且武林盟杀云霞驻军有何用?我们近日无仇往日无怨的。”

    “如果要造反呢?”陆笙轻飘飘的问道。

    “大人……您可别吓草民,草民虽然是蜀州武林盟主,但也不过是大家推举出来的话事人,就算草民长了一万个胆子,真的敢动那大逆不道的想法,众位武林同道也不答应啊。大人,绝非蜀州武林盟。

    更何况,蜀州武林盟要军械做什么?我们自幼练的兵器都还顺手,何必多此一举拿军械呢?还请大人明察!”

    陆笙轻轻一笑,“别紧张,本君就是随口问问。”

    陆笙的笑容让道长青的脸色好看了一些,而其他的武林盟高手也把提起的心轻轻的放下。不少年轻杰出弟子,更是被紧张的气氛憋得脸色青紫。

    要是陆笙再不尽快松口,怕是会直接憋死一大片人。

    陆笙也没指望随便问问就能问出结果。而且陆笙也觉得对云霞驻军动手的幕后黑手,绝不是这么简单的货色。但不管怎么说,对武林盟的敲打是必要的。

    因为蜀州现在的三方势力都很飘。

    陆笙之所以亲自去见蜀王,亲自来蜀州武林盟要传达的暗中意思就是,我,陆笙来了,你们,都老实的趴着。

    谁赞成?谁反对?

    “道盟主,听说你们也在打仙山的主意?”

    “这……”道长青的脸色有些难看了,但一想到仙山上的奇珍异宝,刚刚有了一丝退堂鼓的念头又坚定了起来。

    “是,天降仙山,此乃给我蜀州的福祉,我想苍天有灵,必定是希望有缘者得之。陆大人,您不会是不准吧?”

    “本君要说不准,你们会遵从么?”

    陆笙的话,在场的人都听在耳中。但所有人都默不作声,显然答案就是那样。不许,那就偷着来,允许,那就明着上。不管许不许,都得上。

    “仙山周围的三个村子之事,你们可有话说?”

    陆笙这一句,带着滔滔威势,眼神扫过,如雷电打入每一个人的心底。

    “陆大人,我……我知道。”一个清脆的铜铃声响起。陆笙抬眼望去,没想到不是在场的任何一个武林话事人,竟然是一个看着无邪的少女。

    “大人,当时我就在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