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玄幻魔法 > 诸天仙魔 > 第五百六十八章 夺冠
    不错,叶霖的眼中带着一丝赞许之色,淡淡道:“留在空间的维度和长度节点上的力量并不会爆发。”

    而你处在空间中,便是点的移动,一旦你处在往返的节点上,便会引爆这些力量,这些力量无论是轰击你,还是被你破灭,空间力量都会不断平衡,由此你便会陷入一种循环中,叶霖淡淡道。

    你这招偷梁换柱便将我的空间神藏破了,当真是好本事,叶霖啧啧称赞道。

    我说过,我不会输,我也不允许输,君尘风冷冷的看着叶霖。

    是个对手,叶霖放声大笑,而后身躯猛然间朝着君尘风攻去。

    君尘风嘴角处浮现一抹笑容,他心念一动,他展开手中的折扇,动作依旧优雅无比。

    这把折扇,却是何物,叶霖心中一凛,目光全然落在君尘风手中的折扇上,脸上上说不出的阴沉。

    这折扇上自君尘风手中缓缓打来,一幅龙凤呈现的图画缓缓浮现。

    叶霖只听得隆隆的声音不断的临近自己,一龙一凤从那折扇中飞出,朝着叶霖扑来。

    而另一面,君尘风则是从正面与叶霖交手。

    一时间,三道虚影不断的围着叶霖打。

    感受着三股力量,叶霖面沉如水,眼中说不出的冷漠。

    他一拍头顶,顿时三道光晕缓缓浮现,这三道光晕不是他物,正是他感悟出来三种道理。

    其中一名黑衣叶霖、又有一名蓝衣、又有一名紫衣,三人的脸颊一般无二,但他们的神情尽皆不同。

    黑衣叶霖的脸上露出的是迷茫之色,那是一种涉世未深的表情,而蓝衣叶霖则是一脸的淡然之色,紫衣青年则是一脸的韬晦。

    三位道友,助我一臂之力,叶霖轻喝一声。

    陡然间那三道光晕幻化成人影,朝着一龙一凤攻击而去。

    而叶霖本人则是与君尘风交战,两人之间没有太多的话语,只有酣畅淋漓的战斗。

    他们的仙法不断碰撞在一起,不断撕裂空间。

    叶霖仿若借助君尘风不断验证自己所学一样,他将五祖真经阁中所学一一展示出来。

    他的仙法,在这一刻,也愈加的娴熟,相比于叶霖的平静,君尘风则是摧枯拉朽般的朝着叶霖攻击。

    他求胜心切,并不想与叶霖过多的纠缠。

    但叶霖不以为然,依旧在试炼自己所学种种,仿若他面对的并不是敌人,而是验证所学的友人。

    他在拿我当成历练的磨刀石,君尘风面带冷色,攻击愈加的凌厉,他的招式简单实用,从不浪费任何无用的招式。

    在两人相互较量下,叶霖反而显得游刃有余,他的招式,如同他整个人一样平静,平凡中,却不甘于没落。

    “阵法乱战!”

    叶霖轻喝一声,却是出现阵法将君尘风困在其中,微观构造下小小叶霖不断的攻击君尘风。

    君尘风爆喝一声,冷冷道:“找死!”

    果然,在他的攻击下,小小叶霖死伤的速度很快。

    为了阻止小小叶霖死伤速度,叶霖打出一道道的五阳阴火。

    当然这一缕缕的五阳阴火的确却给君尘风造成了不小麻烦。

    这阵法一出,场上众人不由倒吸了凉气,他们看向叶霖,呐呐自语道:“又是阵法、又是空间神藏、而且仙法也是不差……”

    他真的是南庭的弟子,那种鸡窝里生出来的凤凰,这是所有人心中的疑惑。

    同样的,五祖看到叶霖的招式,不由露出欣慰之色,所学虽杂,但都极为娴熟,更为重要的是,懂得将所学之术进行融会贯通。

    五祖之首张伯端打量着叶霖,缓缓开口道。

    这一刻,五峰峰主看在眼里,也是暗暗咂舌,这种弟子,放在任何一峰,绝对都是抢手货。

    他们也明白,五祖口中所说的弟子不是别人,正是一枝独秀的叶霖。

    此刻,君尘风处在阵法之中,虽在竭力破解,但他只觉得阵法之中的小小叶霖越来越难缠。

    他的破绽虽然很少,但叶霖依旧发现了十三处破绽,针对这些破绽,叶霖不断的发起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很快,在阵法面前,君尘风渐渐的露出颓然之色,他并非没有一战之力,但困在阵法之中,局限了他的实力发挥。

    终于,在坚持数个时辰后,他渐渐体力不支。

    叶霖一看,不由露出喜色,连连将君尘风这具肉身轰爆三次,不过期间他也被君尘风轰爆肉身一次。

    此消彼长之下,叶霖渐渐占据上风。

    在他的攻击下,君尘风的身子摇摇欲坠,最终被叶霖一掌打下擂台。

    终究,他还是无法爬起来,眼中带着一丝不甘之色。

    叶霖的深深的看了一眼君尘风,心道:“不甘的岂是只有君尘风一人,每一名参加的弟子都是一样,曾经的他,也经历过这种不甘。”

    只不过一切的历练和失败,都是他不断进步的根本,没有失败,又怎么能够知道成功背后所付出的心酸。

    初阳满是欣慰的看了一眼叶霖,开口道:“第四代新秀弟子,南庭叶霖。”

    他说出这句话,祖庭的那些弟子以及其他弟子纷纷带着一丝复杂之色看着叶霖,这丝神色中,既有妒忌,又有羡慕,更多的是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和挫败感。

    他们败了,他们败在南庭弟子的手中,最差的南庭弟子手中,这是一个多么让人不可接受的事实。

    但即便如此,叶霖的实力摆在哪里,即使是像阿苏勒、君尘风这样接触的祖庭四代弟子都败了。

    与这些弟子不同,南庭的弟子则是不断欢呼着。

    此刻,五祖张伯端和缓缓的走到叶霖的身前,自他的掌心之中缓缓出现一块玉牌。

    这块玉牌乃是以紫晶镶嵌边角,在玉佩的正中刻着“四代新秀”四个大字,而在玉佩的反面,则是刻着一个霖字。

    拿去吧,这是你该得的,张伯端将手中的玉牌交给了叶霖。

    叶霖打量着这块材质特殊的玉佩,很是小心翼翼拿在手中,他虽然不知道这块玉牌代表着什么,但总觉这块玉佩很不简单。

    其他弟子看到叶霖手中拿着那块玉佩,皆是露出羡慕之色,这紫晶色玉牌可不仅仅代表着身份这么简单,更是代表着受到五祖的庇佑,一旦有人危害叶霖的性命,那么这块玉牌内留有的仙法便会触动,五祖分身便会降临。

    这块玉牌,还代表着叶霖可以随意出入五祖真经阁和五祖大殿,以前他受到约束的地方,皆可随意出入。

    这是一种身份的象征,由此可见,五祖对于新秀弟子是何等的重视和栽培。

    擂台撤去,尚处在惊讶之中的叶霖便被南庭弟子高高举起,一干人等拥簇的将叶霖驾回南庭。

    他此刻俨然成了南庭的英雄,他为南庭挣了口气,使得这些弟子都能抬起头来做人。

    庆功宴上,叶霖、凌柏川佛三枯、等一应参加新秀弟子选拔的南庭弟子被骆应离召见,骆应离也是心情大好,尤其是这一次新秀弟子的争夺,他可是大赚了一把,这些仙宝对于他而言,虽然不算什么,但对于这些凝成天宫的弟子,却是抢手货。

    他心情大好,一时间便将这些仙宝纷纷散给那些对南庭有贡献的弟子。

    当然,他此刻打量着叶霖,就像是打量自己的得意门生,开口道:“你是……”

    他正欲说话,却发现根本不知道叶霖叫什么。

    叶霖当即拱了拱手,道:“弟子叶霖。”

    叶霖,骆应离缓缓的开口道。

    不错,这次你的表现不错,可是大大的长了我们南庭的脸,骆应离一扫十几年以来的阴霾之色,能够夺得新秀弟子,无论对于他,还是对于南庭而言,都有着极大的好处。

    你是那一处峰的弟子,骆应离缓缓问道。

    弟子是芦苇荡的,叶霖不卑不吭的开口道。

    骆应离长长的哦了一声而后打量着佛三枯和凌柏川,开口道:“你们都是芦苇荡的。”

    一干人俱是点了点头。

    骆应离苦涩一笑,芦苇荡这处地方,贫穷至极,简称鸟不拉屎的地方,这些年他虽然管理着偌大的南庭,但却很少去那种地方。

    叶霖,你师承何人,骆应离继续问道。

    叶霖的眼眸之中露出清澈之色,沉声道:“家师妙成龙。”

    听到妙成龙三个字,骆应离面色微变,开口道:“妙师兄回来过,我怎么不知道。”

    他哑然一笑,道:“理论大师,果然不是吹的,能够教出这样杰出的弟子,也只有他。”

    快去芦苇荡传妙师兄,骆应离有些急切道。

    很快,便有人传来消息,回禀的弟子说妙成龙已经离开五祖贤庭。

    骆应离眼眸中带着一丝失落,还未与他畅谈,他又走了,他的脸上带着黯淡之色。

    不仅是他,叶霖和佛三枯收到消息,脸上俱是露出黯淡之色。

    尤其是叶霖,他虽然知道妙成龙会离开五祖贤庭前往远古世家,但却没有想到他走的会这么匆忙,连一声招呼都不打,便已经离开五祖贤庭。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心中五味杂陈,不知是何滋味。

    是不舍,叶霖说不清楚,是对妙成龙产生了依赖,还是被他的人格所折服,叶霖不知道,他只知道,妙成龙待他,早已经超出了普通的师徒。

    从他初入紫薇天界的那一刻遇到了那名教书先生开始,似乎这一切都已经冥冥之中有了注定。

    注定了相遇,注定了相知相交,更注定了今日这一场别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