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玄幻魔法 >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 > 第三百零五章 谁在主持大局
    额?居然和自己推测的不一样?

    沈衣雪楞了一下,那道人影已经从她眼前,贴着圣山的山壁,落了下去。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就又有一道人影紧随其后,也从她的眼前急坠而下,紧跟着是第三个……

    这是什么情况,圣山从上面掉人?

    沈衣雪楞了一下,突然就反应过来,于是身子在半空凌空一转,就再次朝着圣山的山壁飞了过去。

    她抬起头,看着头顶上空刚刚有人落下的位置,等着再有人影出现的时候,七彩混沌之气从手臂上透出,展开如同七彩大网一般,将那个人接了个正着!

    “哎呀!”

    正从上空坠落下来的人显然没有想到下面竟会有人张了网等着他,惊叫一声之后,身子一弹,人就从沈衣雪的七彩大网中弹起,同时朝着沈衣雪看了过来。

    “衣雪妹子?”那人的声音顿时转惊为喜,“你怎么会在这里?”

    沈衣雪一愣,定睛再看自己的七彩混沌之气凝聚成大网中的人,不是夜天纵又是哪个?

    既然是夜天纵,那么之前掉下去的三个……

    沈衣雪正想要开口问,却感觉头顶再次一黑,又一个人影急坠而下!

    夜天纵此刻已经稳住了神,就站在沈衣雪七彩混沌之气凝聚出来的大网上,一伸手,将最后落下的那个人接住,也放到了大网上面。

    这个人,沈衣雪自然也是认识,赫然就是任向东!

    也就是说,先前落下去的三个,绝对就是任向南,任向西和任向北三兄弟了。

    任向东看到沈衣雪,也是楞了一下,瞪大了眼睛,看看夜天纵又看看沈衣雪,不过碍于身份的缘故,也只是朝着沈衣雪简单行礼,并没有开口询问。

    因为是在沈衣雪七彩混沌之气凝聚成的大网中,被氤氲的混沌之气包围这,两个人的神色也就缓和了许多。

    夜天纵环视了一下四周翻涌的银白色云层,声音中仍旧满是急切:“衣雪妹子,时间紧迫,我也就长话短说了!”

    “这种银白色的云层似乎带着神界的气息,我们都很难适应,实在无法继续坚持,也就只好先从圣上的山顶上下来,再从长计议!”

    夜天纵一脸的疲惫和无奈,毕竟,下答这样的命令对于他这个魔帝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可若不是实在没办法了,他又何尝愿意如此?

    沈衣雪大约也能明白一些此刻夜天纵的心情,当下点点头,也不再追问,只是沉声道:“我体内的是混沌之气,不受这些银白色云层的影响,让我上去看看!”

    “如此……甚好!”夜天纵犹豫了一下,就是对于魔界的在意大过于对于沈衣雪是关切,他十分郑重的朝着沈衣雪一抱拳,一揖到底:“有劳天魔女,夜天纵惭愧!”

    面对这样的夜天纵,沈衣雪瞬间只觉双肩一沉,似有沉甸甸的责任压下。她还能在说什么?

    夜天纵这个魔帝为了魔界,能屈能伸,能够向她这个一直游离于魔界之外的天魔女低头,她又岂能视而不见,置身事外?

    于是再看向夜天纵的时候,沈衣雪也不禁有些动容,她深吸一口气,学着夜天纵的样子着对方一抱拳:“夜大哥这就见外了,衣雪是魔界的天魔女,维护魔界,责无旁贷!”

    一句“责无旁贷”,让旁边一直默默垂首肃立的任向东,也不禁为之动容,在于是再看向沈衣雪的时候,目光中也不禁多了一丝敬佩之色。

    七彩混沌之气凝聚成的大网上面,周围是银白色的云团,三人之间的气氛一时竟有些凝重,大有一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

    最后还是夜天纵打破了这份沉重,他朗声一笑:“衣雪妹子,夜大哥等你平安下来!”

    “好!”沈衣雪也学着夜天纵的语气,爽朗一笑,朝着二人挥一挥手,却不忘用一缕七彩混沌之气护住二人,然后才继续朝着圣山山顶飞去。

    等沈衣雪飞到圣山山顶的时候,银白色的云团已经完全笼罩了圣山的上半部分,将紫色的真魔气完全压了下去,而圣山山顶的上空,更是直接被神界特有的那种纯净甜润的天地灵气所取代!

    沈衣雪眉头微皱,没有再继续飞身上前,反而是释放出了神念,试图与神界天地沟通。

    当初她就是在圣山的山顶上感应到了灵虚子的祈求本源之力的祝祷,如今自然也要在圣山的山顶沟通神界天地。

    她要问一问神界的天地意志,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若是当真想要两个域界碰撞,她绝对要站在魔界这边,与神界对抗到底!

    沈衣雪就站在圣山的山顶上,将神念凝聚成线,再次朝着高空中浓郁的天地灵气扩散而去!

    向上,一路不停的向上。然而神界天地意志却始终没有出现,让沈衣雪甚至一度怀疑自己的判断出了错误。

    若始终没有神界天地意志的出现,那么是否也就说明,她现在依旧可以代表神界天地意志行事呢?

    神念向上蔓延的同时,沈衣雪也开始了重新思索。

    也不知这一层天地灵气究竟有多厚,不知不觉间,沈衣雪的神念再一次感应到了之前在神念中所感应到的冰封的峭壁。

    因为距离的缘故,沈衣雪的神念得以继续沿着那冰封的峭壁一路向上。

    又不知向上蔓延了多久,只是神念,就已经感应到了彻骨的寒意,仿佛四周已经是一片冰天雪地。

    沈衣雪心中一动,神念继续向上蔓延,终于是到了那冰峰峭壁的尽头。

    到了上空,原本浓郁充沛的天地灵气,却开始变得极为稀薄。等沈衣雪的神念蔓延到峭壁尽头,那原本浓郁充沛的天地灵气竟然完全消失,只剩下一片冰天雪地。

    峭壁上方,是一片平地,一颗纯白如玉的石头,几乎要与四周的皑皑冰雪混为一色, 却被沈衣雪的神念一下感应到!

    莫名的熟悉感传来,沈衣雪的神念继续向上,终于看清了,那块纯白如玉的石头上面所刻着的“悔不当初”的字样。

    虽然一切都在她的预想当中,可当真见到那一块褪去鲜红颜色的回心石,沈衣雪仍旧不可避免的怔愣了半天。

    她的人还在魔界圣山的山顶,如今神念一路向上,竟然蔓延到了神界的葬神渊!

    神界与魔界,何时竟然联通到了一起?

    此刻汤一路蔓延上来的只有神念,若是人从圣山到山顶上继续驭气往高处飞的话,是否也能来到神界?

    一瞬间沈衣雪的脑海中转了无数念头,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神念,迅速回落,同时仍旧在圣山山顶上的沈衣雪,全身七彩光华流转,驭气而起直冲高空!

    四周浓郁充沛的天地灵气仿佛特意为沈衣雪所准备,随着她周身的七彩光华流转,瞬间如同潮水般涌来,融入周身的混沌之气当中。

    沈衣雪周身混沌之气的,光芒更加绚丽,驭气的速度也更快,甚至比神念也慢不了多少。

    等她的身影从葬神渊中冲出,落到回心石前的时候,将圣山四周的真魔气压沉下去的天地灵气,已经被她吸收了一大部分。

    没有了天地灵气的支持,那一层银白色的云团也开始逐渐上升,紫色的真魔气随之再次笼罩了圣山半山腰以上的部分。

    而上升之后的银白色云团,在沈衣雪将四周的天地灵气吸收殆尽之后,便也开始如同潮水一般,朝着沈衣雪周身的混沌之气当中涌入。

    只是这银白色的云团融入沈衣雪的混沌之气当中后,却并没有被同化成七种色彩当中的任何一种,反而是给这七种色彩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银白色。

    站在回心石上,感应着四周天地的沈衣雪,还处于巨大的震惊当中,自然是不知身后这些变化。

    冰天雪地,神界依旧还是她离开之时被冰封之后的情景,没有任何融化的迹象。

    原本覆盖着大地的冰雪没有融化,整片神界天地中,天地灵气依旧寥寥,仿佛之前沈衣雪所穿过的那一片,浓郁的几乎都化不开的天地灵气,根本就是她的幻觉。

    站在回心石上,沈衣雪的神念,朝着神界大帝的四周开始蔓延,然后发现自己依然还是这一片天地的主宰,可以代表着一片天地的意志。

    换言之神界天地意志成就处于沉睡当中,她仍旧可以代表神界的天地意志行事!

    既然现在的她依旧可以代表神界的天地意志,既然她的神念可以决定魔界天地的范围,既然她拥有着鬼界的本源之力,此时不用,岂非浪费?

    沈衣雪几乎是一瞬间就做出了决定!

    那个芳容不是口口声声指责幻如魔帝背弃了整个魔界吗?

    她不是说幻如魔帝散尽一身真魔气,只是为了进入神界,寻找战天剑神吗?

    若是神界与魔界联通,那么换如魔帝还算得上是离开魔界,背弃魔界吗?

    再想想,若是神界中的那些人,不是无比的排斥她这个天魔女,还是魔界中人吗?尤其是灵虚子,得知神界与魔界之间竟有固定的通道,又该是何种表情?

    沈衣雪不再犹豫,双足踏住纯白如玉的回心石,周身的七彩光芒再一次大胜,之前所吸收的天地灵气以及那银白色的云团,再加上之前她得知佛宗修者的那些天道之力,瞬间如水波般,朝着四周漫溢开去,再转化为神界的天地灵气。

    随着天地灵气逐渐开始充斥大地,葬神山上的冰雪开始融化,无声的滋润着干涸的大地,丝丝缕缕的天地灵气开始从地下渗出,逐渐在神界天地中扩散开来。

    神界的天地灵气逐渐开始恢复。

    不多时,就有三道人影,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朝着葬神山的方向驭气而来。

    周身笼罩在一层金色流光当中的自然是佛宗的宗主道空,而那一身蓝莹莹的真气,自然是属于新成立的妖宗宗主孔微海。

    可最后一个人,却是全身都黑色的真气当中,其间更是夹杂着无数噼里啪啦的电火花,令沈衣雪瞬间就想到了她的神念第一次进入葬神渊中时,所劈下来的那道真气!

    怪不得当时她觉得有些熟悉,原来竟然是那个奔雷剑客!

    只是,道空代表着佛宗,孔微海代表着妖宗,奔雷剑客又是代表着谁?道宗?

    可是,若是沈衣雪没有记错的话,当初上蹿下跳,一心想要继任道宗宗主的人,可是那个灵虚子!

    三个人由远及近,看清楚彼此的同时,自然也看清楚了回心石上的沈衣雪。

    三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最后由孔微海开口:“衣雪师侄,别来无恙否?”

    沈衣雪轻轻一笑,同样客气而疏离的回应道:“微海师伯,久违了,衣雪这厢有礼了!”

    “哈哈哈……”孔微海明显楞了一下,随即大笑出声,“多日不见,衣雪师侄倒是客气了许多。”

    沈衣雪也继续做出一副乖巧模样:“多日不见,微海师伯风采依旧,气势不减,可喜可贺。”

    孔微海顿了一顿,又打了个哈哈,然后才正色问道:“衣雪师侄,你这是从何而来?”

    沈衣雪眨了眨眼睛:“从来处来。”

    “来处何处?”

    沈衣雪一指背后的葬神渊:“此处就是来处。”

    一旁的奔雷剑客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大声打断了沈衣雪与孔微海之间的对话:“沈姑娘,我是个粗人,喜欢直来直去,就想问你一下,我家宗主,现在人在何处?”

    “宗主?”沈衣雪重复了一遍,明知故问,“阁下说的是神界道宗的前任宗主,言寂?”

    奔雷剑客连忙点头:“正是。”

    沈衣雪对于奔雷剑客的印象说不上好,却也不算太坏,虽然他也曾经因为她天魔女的身份站在与她对立的一方,然而其对于言寂的忠心,却实在是令人敬佩。

    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她也就不再同对方兜圈子,眼珠子转了转,随即蹙起了眉:“衣雪正是为此事而来。”

    奔雷剑客显然有些不太明白她这话的含义,不由楞了一下,瞪大了眼睛,等着她的下文。

    想到言寂现在的状况,再想到自己要做的事,沈衣雪觉得,对于奔雷剑客,她倒也算不得欺骗,于是眉头皱得更紧,却是不答反问:“敢问,现在的道宗,是何人做主?”

    奔雷剑客又是一愣,不知道沈衣雪为何突然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出来。

    正犹豫的工夫,却见沈衣雪的目光已经从孔微海和道空身上扫过,继续问:“妖宗又是何人做主,佛宗又是何人做主?”

    一直没有开口道空终于忍不住了;“这个问题,天魔女是否问地有些多余?”

    沈衣雪垂下眼睑,不置可否:“既然我这样问了,自然就有这样问的道理。”

    说话的时候,沈衣雪周身的七彩混沌之气,一直都在不断地朝着四面八方扩散,所到之处,冰雪消融,天地灵气逐渐恢复着。

    而纯白如玉的回心石上,沈衣雪虽然比仍旧驭气在半空中的孔微海,道空和奔雷剑客三人要低上许多,说话的时候甚至需要扬起头来,然而却让人不知觉地生出一种是在仰视着她的感觉。

    仿佛站在高处的那个人是她,而孔微海等三人,却是在朝着她顶礼膜拜。

    七彩光芒在她的周身氤氲扩散,也让她整个人都在被那一片七彩光芒衬托,更显的高傲,神秘,仿佛天生就当如此接受众人的膜拜。

    在沈衣雪说完“道理”两个字之后,她的唇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轻笑,随即周身的七彩光芒就是一滞,原本朝着四周蔓延的七彩混沌之气也跟着一停,冰雪瞬间停止了消融,天地灵气也不再恢复。

    而孔微海和道空,奔雷剑客是什么人?再说他们本来就是因为葬神山四周的天地灵气开始复苏才不约而同赶来的,此刻一见此情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就连奔雷剑客都忍不住道:“沈姑娘,你有话还是直说吧,但凡我奔雷剑能够做到的,一定竭尽全力。”

    “好!”沈衣雪几乎是立刻开口,一双原本尚且带着些微嘲讽的眼睛,瞬间前所未有的明亮。

    她的目光清澈如水,却又好像冬日寒夜天幕当中唯一的一颗星子,汇集了天地之间唯一的光芒,让人瞬间竟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然而沈衣雪却依旧没有回答奔雷剑客的问题,反而是再一次问:“敢问神界道宗,现在到底是何人主持大局?”

    奔雷剑客郑重地以抱拳:“正是在下。”

    沈衣雪点点头,再次说了一声“好”,然后就将目光投向了道空和孔微海。

    孔微海有些无奈地苦笑:“衣雪师侄,妖宗本就是我所创,自然是由我主持大局。”

    道空也有些不情愿地拱了拱手:“在下道空,佛宗宗主。”

    沈衣雪自然不会计较这些人的态度问题,她只是想要知道,眼前突然冒出来的这三个人,究竟是否能够代表整个神界。

    毕竟,她已经离开了神界一段时日,谁知道这其间又发生了什么?

    在得到三个人肯定的回答之后,她才再次将目光转向奔雷剑客,又问:“灵虚子,现在还好么?”

    奔雷剑客皱一皱眉,显然对于沈衣雪仍旧不肯回答他的问题,心中已经开始有所不满起来。

    另一边的孔微海目光闪了闪,迅速与道空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个人再看向沈衣雪的时候,神色既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她为何谁都不问,单单只问一个真气突然变成紫色魔修真气,不知躲神界的哪个角落里,不敢出来见人的灵虚子?

    眼前这个只有十六七岁年纪,笑得一脸天真无害的少女,究竟知道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