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历史军事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594章 目标上谷和东部敕勒
    赵俊生早就已经决定了要割据,不再听从朝廷调遣和政令,但至于要不要脱离北魏朝廷他还没有考虑清楚,如今东方辰建议他暂时不要脱离北魏自立,他还有些拿不定主意,但东方辰提的几点想法意见还是很符合幽州的实际情况的。

    赵俊生看向崔浩和寇谦之,“二位有什么想法?”

    崔浩也说:“王爷,属下也不建议脱离朝廷并自立!”

    “为何?如今朝廷的政令已经出不了京畿地区,各地都已不在尊奉拓跋俊,本王脱离朝廷自立,朝廷又能拿我怎样?”赵俊生问道。

    崔浩笑了笑,问:“王爷可知魏武帝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之事?如今朝廷虽然威势下降,政令也出不了京畿,但毕竟还有大义名份,若我幽州脱离朝廷自立,对于朝廷来说就是反叛,朝廷虽没有实力出兵攻打我幽州,但却可以把幽州这块地方作为诱饵,让各地诸侯们群起而攻之,到时候我幽州就会面临许多诸侯的进攻,双拳难敌四手啊!王爷知道袁术是怎么死的吗?”

    赵俊生点点头,他当然知道,汉末诸侯之中袁术率先称帝,所以引来了众诸侯的围攻,这不就是枪打出头鸟的道理吗?

    “好,既然几位先生都说暂时还不能脱离朝廷进行自立,本王就暂时维持与朝廷的臣属关系!”

    崔浩又说:“武川镇将高修这个人以前是您的部下吧?他对您是否还有忠诚之心,如果在朝廷和王爷您之间进行选择,王爷是否有把握他会选择向您效忠?”

    赵俊生摆手:“你说对了,高修就是本王的人,本王的话他还是要听的,崔公有什么话可以直说,不用拐弯抹角!”

    “属下必须要确定您对高修有控制力才能提出自己的建议和想法,既然王爷能够肯定高修效忠于您,那么臣建议拿下上谷,把幽州与武川连成一线,如此一来,从辽东到武川,内外长城之间的广大土地皆控制在王爷手里,这可是比王爷如今控制的地盘足足增加了一倍啊!”

    赵俊生听得霍然起身快步走到墙壁边的地图面前,放眼看去,果然上谷这块地方把赵俊生所控制的幽州与武川隔开了,只要控制上谷,再把上谷和幽州以北的东部敕勒收服就能把幽州与武川连接成一片,地盘足足大了一倍有余,要知道北魏与柔然的边界线并非是外长城一线,而是外长城以北几百里以外的大漠边界。

    “先生子言大妙!”赵俊生兴奋的回头说了一句,他此前却没有想到过这一点,不过他又皱起了眉头:“如今我们还不能与朝廷公然撕破脸皮,又如何能够把上谷这片地方掌握在手里呢?”

    堂下众官员和将校们都很纳闷,对啊,刚才崔浩和东方辰都说暂时还不能与朝廷公然撕破脸皮,可要把上谷掌握在手里如果不动武还有什么其他办法吗?

    只听崔浩说:“属下记得山谷太守好像是罗彦,王爷不如屯兵边境,先以武力威慑,再派以能言会道之说客前往上谷面见罗彦,逼他效忠于大王!”

    赵俊生一愣,这样也行?问道:“他会答应么?”

    崔浩反问:“他敢不答应么?他若不答应,王爷有的是办法收拾他,比如说有一支山匪逃到了山谷,我幽州军派兵追击进入上谷境内,等到他发觉时为时已晚。王爷放心,罗彦这个人是一个识时务的人,他不会看不清形势与王爷对着干的!”

    “嘭!”赵俊生一拍案桌,大叫:“好!常昆何在?”

    常昆站出来抱拳答应:“命你率步骑五千进驻居庸关,时不时给本王拉出去溜溜,吓唬吓唬一下罗彦!”

    “遵命!”常昆抱拳答应后退到了一旁。

    赵俊生在文官之中看了看,目光落在中郎李继身上,“李继,你能言善辩,本王想让你去出使上谷和东部敕勒,分别面见罗彦和东部敕勒首领跋罗突,你觉得如何?”

    李继站出来躬身拱手说:“承蒙王爷信任,属下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赵俊生满意的点点头,“你有何要求可以提出来!”

    李继说:“对付罗彦,属下以为只需威慑即刻,罗彦必定妥协;至于跋罗突,属下以为还是应该以收买为主,以威慑为辅,所以请王爷多拨付一些金子和财宝给属下!”

    赵俊生对裴进吩咐:“裴主薄,给李中郎准备两千金让他带走!”

    “是,王爷!”

    在常昆的五千人马出发不久,李继就举着节杖带着自己的随从和护卫们来到了上谷沮阳城。

    上谷太守罗彦早就得到了居庸关增兵的消息,一下子多了五千兵马,这可比整个上谷的兵马都有多,罗彦吓得心肝儿乱颤,想要禀报朝廷,可也知道朝廷现在只怕没有什么能力给他主持公道。

    当幽州方面派了使者过来的消息送到罗彦这里,罗彦才知道肉戏要来了。

    “哎呀呀,李中郎到来,真令我上谷增光不少啊,请入城详谈!”罗彦亲自带着官员将校们出城迎接。

    李继从马车上走下来来到罗彦面前拱手:“征东大将军、都督幽辽诸军事、幽州刺史、辽东赵王帐下中郎李继见过罗府君,府君太客气了!”

    两人客套了一番,一起乘坐马车进城前往太守府。

    马车上,罗彦心里实在没底,忍不住问:“李中郎,不知辽东王派中郎来上谷有何吩咐?”

    李继笑着说:“无他,我家王爷久闻罗府君声名,深知府君官声、才学和品德,因此求贤若渴啊,想要请府君前往蓟县小住几日,听一听府君在治国方面的高论,不知府君意下如何?”

    罗彦吓得脸都白了,去蓟县?只怕是有去无回吧?他哪里赶去,连忙道:“不想区区贱名竟然也入了辽东王之耳,下官受宠若惊,惶恐之至,只是府衙这边公务实在太多,只怕抽不出空来······”

    李继道:“要不然几日工夫,我家王爷也不能把府君永远留在蓟县,小住几日便可,难不成府君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家王爷?”

    “这······”罗彦心里发苦。

    李继继续逼迫:“府君难道不知我家王爷发起怒是很吓人的,高句丽王高琏你知道吧?他把我家王爷派去的别驾邓通给杀了,结果我家王爷雷霆震怒,发兵攻打高句丽,伏尸百万呐,高句丽灭国,其王、王室成员和文武大臣们全部投降被俘,在押送幽州的途中遭遇了山体滑坡全部遇难,那叫一个惨呐!”

    罗彦心里直发抖,尼玛的,山体滑坡?亏你们说得出口,你们以为外界会相信你们这种鬼话解释吗?罗彦却也知道,不相信又能如何?有谁敢去查呢?

    不去不行了,罗彦很清楚,不去的下场只怕会死得很惨,他虽然是一郡太守,可实力不不及赵俊生的十分之一,赵俊生一根手指头都能碾死他!

    “这······好吧,下官就去拜会一下赵王爷,到时候还请李中郎在王爷面前提下官多多美言几句!”罗彦害怕了,妥协了。

    李继倒是没想到罗彦这么不经吓,这还没到太守府呢,罗彦就吓得答应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李继在沮阳城住了两天,在罗彦前往蓟县的时候派了两个人做向导和随行监视,他自己则带着剩下的随从护卫们向北穿过长城前往东部敕勒。

    东部敕勒人居住的地域很广大,但他们的汗帐在濡水的上游地区,方圆数百里范围都是他们的牧场和活动范围。

    东部敕勒人在濡水上游地区生活的时间不是很长,最长的只有二三十年,道武帝、明元帝和太武帝都先后北征,都从漠北带回来一些敕勒人,敕勒人也即是高车人。

    东部敕勒人是由各个部落联合组成的,一共有二十几万人,部落联盟的首领叫跋罗突。

    跋罗突已经五十多岁,形象上有些苍老了,但这并不妨碍他骑马射箭,这人年轻时也是一个勇士,否则也不能获得所有部族的承认成为首领。

    “辽东王帐下中郎李继见过跋罗突首领!”李继在一个高车人的带领下走近汗帐向跋罗突行礼,不卑不亢的说道。

    跋罗突打量李继一番,“不知李中郎来本汗的可汗庭有何指教?”

    李继并不回答,问道:“首领是否知道您和贵部族的处境很不妙?”

    跋罗突皱了皱眉头:“你这话话是何意?吓唬本汗吗?”

    这家伙只是一个小小的首领,竟然自称可汗,李继心里暗笑其自不量力,他说:“非也!首领你和你的部族们所在地盘南面是上谷和我幽州,而上谷现在也在我家王爷的掌控之下,你的西边是武川镇,武川镇将高修也是我家王爷的旧将,据说东边的库莫奚与你们的关系不怎么好,北方柔然人又是你们的死敌,您若是得罪了我家王爷的话,您现在还觉得在下是在吓唬您吗?”

    跋罗突额头上隐隐冒出了汗珠,他嘴唇有些干燥,喝了一口马奶,声音干涉的问道:“李中郎,说出你的来意!”

    “现在朝廷式微,在下觉得您需要重新找一个主人效忠,我觉得我家王爷就不错,您觉得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