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历史军事 > 攻约梁山 > 15节二龙山飞起
    何威受伤落马,被及时抢上来的孙立救了。

    傅玉年少俊美自大,跟着贺太平听惯了阿谀奉承,以为自己是少年英雄俊杰武艺很厉害,又和孙立争锋,却只斗了七八合就怕了,惊恐又逃,暗中取了还有一个流星铜锤暗算孙立。

    孙立却是贼精明,早防着这一手,武艺又高,枪挡开了这一锤,一箭射在傅玉屁股上生擒了。

    宋江一瞅傅玉却是心中一喜,哟,这小伙好漂亮好精神......心生爱意。

    怎么的捏。

    原来宋江却是想起了花荣,一看到相似的小帅哥,心中那股子遗憾劲就上来了,就想把傅玉收在身边顶上花荣的角色。多少总能填补遗憾和相关的心灵空虚。

    傅玉一看自己的屁股箭伤得到周到治疗,宋江如此温情看重,不肯杀他,他来劲了,昂首挺胸英勇不屈,我忠君爱国大好男儿岂肯委身侍贼,要杀要剐赶紧的。皱一皱眉头小爷我就不是......

    宋江那眼力哪看不出傅玉这点小心眼儿。

    装英雄?

    想糊弄我,让我爱惜你忠勇而格外想收用你,然后你可以找机会逃走?

    呵。

    宋江当即就变了脸,喝令,既然你想为国以死尽忠,宋某自当成全你美名。拉下去先重打二十大板,打个残废半死,让你有机会表现证明了英勇不屈,然后再斩首示众,脑袋丢城里......

    恶鬼一样的两郐子手立即凶恶上前架了傅玉就走,行刑的大汉拎着军棍跟上,吓得傅玉没到帅帐口就腿软了......跪拜宋江,赌咒发誓做及时雨的贴心忠勇小弟......随后为投名状,强忍屁股伤痛主动去劝说城头上的贺太平投降,引得留守城池的狗头二将娄熊、谢德惊恐愿降,求保命。

    以淄博城这点兵和杂乱,也不可能架得住二龙山强盗的攻打。

    城中兵在惊恐中跟着积极投降,城门打开......贺太平在城头看着贼寇涌进城,悲愤拔剑横咽喉仰天大叫:陛下,请恕臣无能......要自刎。忠心耿耿的贴身家仆急眼了窜上来想制止,不想却用力不合适? 反而推得剑有力一动深深切开了贺太平的咽喉。

    贺太平眼瞅着忠仆? 心中这个恨呐:我不是真想以死忠君守节啊!我就是......

    他满心不甘地倒下,死不瞑目? 却被忠仆误会了? 忠仆大哭:老爷,你如此忠义? 你不在了,仆岂能独活......勇敢地横刀自杀了。

    在南北宋灭亡史上? 当金军蒙军打来时? 有几个士大夫是能坚持气节奋勇抗敌的。到处一片弃城逃跑或儒雅端庄极有仪式感的开城投降,不知道的看到这副肃穆正经姿态排场还以为是在义正词严谴责蛮子做外交交涉呢,往日气壮山河的大讲忠义气节....全是浮云,全丢到脑后去了。

    宋江等不知实情啊? 倒是被感动了。

    这还是在造反中第一次遇到真肯为国尽忠死节的士大夫。难得......厚葬.....却不知贺太平的棺材板差点儿压不住了? 被贺太平死得太不甘心地顶开,跳出来咆哮:我不是真想死啊。我要撕碎了那忠仆狗东西解恨了才肯下地府......

    宋江怜贺太平忠诚,对伤心的傅玉格外体贴关怀,倒也收了个贴心合意的“二花荣”。

    青州田师中一听这还没开打呢淄博军先已降了,他本就不想出战? 顺势收兵缩在城中继续自守和观察天下形势变化......滨州云天彪一听.....叹口气,不等田师中命令就收兵也回了。莱州军也是刚刚拼凑起来的军队? 更不用说了,退得比滨州军更快? 生怕也遭到截杀当不得官享受了.....

    此次围剿还没展开就熄火了,但朝廷盯得紧催得急? 又有执法宦官团在眼前盯着催促? 田师中哪敢去打二龙山? 逼急了就耍花招,趁机排斥异己,把和自己不一条心甚至是痛恨他的崔猛以及武力太强悍心机又深最有威胁的赵忠信调了出去,各给了两千兵力,命令分别把守荒废的清风寨和桃花山山寨,即所谓的卡住二龙山下山作乱的通道,待朝廷再多派些人马来就打去二龙山。

    这手操作纯属糊弄鬼呢,但也确实能当借口。

    以目前的兵力,确实对付不了二龙山强盗。先设法钳制二龙山再说。

    晁盖宋江一听这情况都哈哈大笑。

    这是白送肉给我们吃啊,岂可不吃?

    立即行动。

    宋江主动去打清风寨。晁盖就去啃桃花山。二人实际是已在较劲比赛.....

    宋江抢着选了清风寨是有个把握的便利。

    当年,花荣离去时曾悄悄告诉了他个秘密。后山有处悬崖,看着陡峭高耸无法攀越,却在底下有个洞,不高不大,只能弯腰一个个通过,当年这个漏洞被花荣用石板和水泥做了个门赌住了,很快地长青苔遮掩了,加上杂草藤萝遮掩,不知者就是站在门前细看也察觉不到......

    宋江就利用这个后门在攻打整困疲了崔猛和守军后,以精锐步军悄悄钻进了寨中,突袭生擒了崔猛......崔猛不肯降。宋江就玩了当年对秦明那一招,派将乔装崔猛夜袭屠杀抢掠了城外百姓。青州城外有拘着为官府和官兵种粮菜的百姓,强盗来时就躲进城去。晁盖坚持替天行道,往日也没派人来祸害这些百姓,这些百姓放下心,也习惯了在城外放心住着,结果这回......

    崔猛第二天酒醒,等着宋江杀他,却被放了。

    宋江表示敬重将军的忠义气节,如此英雄豪杰实不忍心杀害,你自由了,去吧......

    弄得崔猛有些感动,却在青州城下被田师中指着大骂逆贼,城中家人(田师中捏着的人质)绑到城头当着崔猛的面全被杀害,崔猛气得吐血,还遭到城中大将出城趁机追杀,得亲卫拼死保护才逃走。无处可去,又发疯想报仇,自然就投降了宋江,发誓若能杀田师中为家人报仇,他愿保宋江,至死不渝。

    宋江大为满足。当年没能在秦明身上实现的妙计手段,现在用在崔猛身上,总算如愿了。

    晁盖打桃花山也没费劲。

    赵忠信主动下山对晁盖说:久闻天王英勇豪侠,心中敬仰。原比武一场。若晁盖胜,他愿领军投降。

    没说败了怎样。

    随战的黄信李忠等怀疑赵忠信是在耍诈,怕是想凭高强的武艺趁机杀死晃盖.....晁盖英雄,却认为赵忠信这是走投无路了已决定投降,比武只是个方式和体面借口,坚持了自己的看法。

    结果,事实如晁盖所料。

    赵忠信是江湖大侠出身,后从军混成富贵,武力过人,步下马上都强悍之极,武器又是独门利器,链子铁槌,很难对付,但和晁盖马上斗了二十几合就说不敌,改步战,在二龙山军紧张紧盯下,双方再次各展身手一通大战,却仍是二十几合后,赵忠信就认输了,真降了......他说,朝廷腐败又无能,宋王朝气数已尽,那些奸贼和昏君该死了,他愿为正义重新做侠义之人。

    赵忠信投降的也没顾虑。

    他没有家人在城中为把柄,早在来青州前,他安排家人去京城安居时,家人和随行财富就被未知的势力杀抢了。随他投降的官军和几个将官也都是他的嫡系,是被田师中故意排挤出城送死的。他降了,部下也愿意跟着......晁盖得此骁勇有谋强将和两千强军大喜......

    宋江答应给崔猛报仇。晁盖也觉得是时候扫清青州这个障碍了,于是五万大军攻打青州城。

    田师中急忙令都监心腹王庆隆守二龙山南来必重点攻打的南城,曾世雄守东门,猛将牛禄守西门,本府最高军事长官都统黄安守强盗最不可能攻打的北门。

    田师中上了南城墙放眼看到二龙山强盗,不禁一惊。

    此时,二龙山已不是过去那种土鳖强盗了,光是那股子军阵煞气凶威就慑人,数万强盗喽罗皆是当世能打的悍匪,而青州军却被田师中排除异己折腾得由三万缩水成两万,怕是难挡强盗。

    王庆隆安慰他说,贼寇,泥腿子凶汉而已,攻城岂能打得过我方两万边军强勇。

    田师中这才多少安心,回了衙门歇着,却莫名的心中焦躁,坐立难宁,正烦闷间,突然听到外面响起杂乱吵闹,他不禁大怒喝令下人去查看谁敢在此时耍性子闹事,不怕军法吗.....

    下人惊恐急去了,但片刻后喧闹声更大了迅速向衙门这过来。

    田师中迟疑不定越发恼怒,正待喝问怎么回事,却听马蹄轰鸣到来,随着就是一声如雷暴喝,那位急去查看情况的校尉下人从门外倒飞进衙门,轰隆一声摔在田师中桌案前,胸膛凹陷,胸甲上至少十几个窟窿往外窜血,头抬了抬想说点什么,却眼神涣散,头落下不动了,也不知死了还是昏了。惊得田师中什么似的,一下跳起来,闪眼就看到衙门外出现一员雄勇之极悍将,手端血淋淋獠牙棒,瞅见田师中正在堂中,他也不下马,直接催马跃进门来,正是霹雳火秦明.......

    青州城转瞬陷落了。

    原来,二龙山强盗这次是四门一齐攻打,而北门守将黄安却事先就悄悄投书晁盖请降由情报头子公孙胜交到了晁盖手中......晁盖亲领大军打北门,黄安带着三千手下直接开城放敌.......

    田师中被活捉,看到得意洋洋的黄安,这才知道自己玩手段先后坑掉了黄安大半手下,黄安却老老实实一个屁也不敢放,让他轻蔑放松了警惕,却原来是为报复已有反心,是在这等着他。

    城已落入贼手。

    东门曾世雄知道的最早,惊骇下反应也最快,立即降了。

    西门牛禄知道的也不慢,却是个勇猛有些憨的家伙,还有羞耻心,对朝廷还有点忠义,却是不肯降,还想拼死大战杀贼和突围,但他手下只四五千人,封锁西门的贼寇却上万并且是大将孙立带领的,城里身后又堵来无数贼寇,抢上城堵住左右,弓箭齐张,贼将也是众多,他在城上进退不得,反抗只有战死,黄安又出面劝他说:“宋王朝腐烂透了,要不几天就完蛋了,将军勇猛忠义却难道还没受够窝囊吗?”

    牛禄想想执法宦官的骄横以及田师中的狡诈凶残无情,一叹,沮丧......弃大斧,乃降。

    王庆隆在南门,知道得最晚,困在城上惊得三魂飞了一对半,突围,不能,为国战死,不甘,投降?又感觉是田师中心腹,怕是会被清算,心丧若死左右为难之际,曾世雄来了,做担保劝降,打南门的宋江也赶紧出面做了担保,王庆隆也降了,聪明地认宋江为主,正合宋江心思.....

    久久堵住二龙山发展的青州军障碍终于没有了。

    紧跟田师中的本城一干烂文职官和爪牙,和田师中一样绑上城头承受酷刑惩罚,由王庆隆等降将亲手执行,此为投名状。王庆隆、曾世雄等翻脸无情,大骂田师中耍士大夫一贯的无耻伎俩坑死了他们:老子好好的边关大将当着,本是念国恩奋勇守边报国,就是你们这些士大夫用宋国以文制武的优势和权比武官大的优势捏着我们性命前程说什么......结果局势一变,俺们全成了天下笑柄和该死的罪臣.......落到这步田地......毒打得毫不手软,反而格外凶狠。

    诸般酷刑折磨后,最后一道程序自然是火刑......田师中等在城头化为一个个火炬,原本已奄奄一息却又来了精神,在火中惨叫挣扎不停,极有力气......终化飞灰焦骨,结束了罪恶一生,曾经的乱世诸侯甚至皇帝美梦只是一场虚幻与笑料,历史又多了一个反面教材例子。

    王庆隆、曾世雄这等狡诈腐朽烂将却也从中受惊不小,有了点反思,懂得了点敬畏......

    二龙山兵力增加到了十万之众。

    近两万原边军的青州军其实挺能打,加入后极大提升了二龙山兵力的正规军事素质。

    晁盖宋江欢喜不尽,都看到了美好的权势未来,雄心暴涨。

    在欢庆中,宋江对晁盖说,天王哥哥,那云天彪实乃忠义有能的强将,又有子勇猛,这对父子太难得。小弟不才,愿领军取下滨州,再夺一城财富,也为哥哥收此上将。

    晁盖也爱惜似关云长得云天彪,也早想收用了,在兴奋中轻飘飘的自然无有不允。

    于是,他留在青城整顿新降兵马,宋江领了秦明、殷泰、孙立等猛将,加新降的需要进一步证明自己的几大将,统一万五千大军杀去北边滨州。

    云天彪老辣,一直密切监视......已知青州失陷,领儿子和部下大将袁超、胡琼等严阵以待。宋江若是斗将,他就亲自出马大战,激励部下士气......若是攻城,他就死守不出。他治军有方,对将士亲善关照,得军心,八千部下拥护跟着他反抗,宋江斗将不能拿下,攻城又太难,又怕逼太紧了会逼得爱学关云长的云天彪自杀殒国,竟然束手无策。

    宋江太想收用云天彪父子了。

    他知道,追随自己的所谓义气兄弟那些头领其实绝大多数是王八蛋,不可靠,不敢真信任,他太需要真讲忠义的强将保护自己,太需要有个能利用的可靠强手帮他威慑众将坐稳领袖。

    正愁苦烦躁时,道士老鬼参谋徐槐贴耳对他嘀咕......

    宋江听罢扬眉欢喜道:“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