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综合其他 > 两朝凤仪 > 第一百零二章 失踪
    “二姑娘,要不我把这些凤袍拿去晒晒吧,虽然没生虫,但毕竟放了三年,有股味儿呢。”容巍试探的去拿袍子。

    没想到女子一个激灵,像是被夺了心爱之物的孩子,狠狠的抢过袍子,瞪着容巍,俨然碰也不让旁人碰的。

    容巍有些尴尬。向筎娘使了个颜色,后者忙打了个千:“二丫头,咱们附近有村落,有集市,马上就给你去换些好看的衣衫,你穿新的不好么,何必揪着老旧的。”

    萧展在一旁没说话,心里一股凉气乱窜。

    凤袍,皇后之物,她当年最熟悉,最欢喜的,日日穿给他瞧,他说花儿像花儿一样好看,她能晚上就寝都舍不得脱下来。

    如今这些旧衣又被翻出来,如同已经尘封三年的梦,从黄泉下脱困而出,带来地狱的执念和迷失。

    “婆婆,阿巍,这些旧衣虽好,但是前朝之物,能不能劝阿姐别穿。总觉得……”萧展蹙眉摇头,找了个合适的词儿,“……晦气。”

    容巍和筎娘瞧了眼那像护食的小犊,将凤袍护得紧紧的女子,叹气:“能劝早劝了。她听么?哎,反正仙苑也没外人,先随她去,日后徐徐图之吧。”

    萧展只得作罢。遂帮着收拾阁楼,清扫祛尘,又将楼外的田畦略加收拾,打算种些米蔬,竟是做了长久居住的打算。

    他们不知道程英嘤为何突然搬来这儿,将自己和整个人世间隔绝起来。

    但瞧她根本不听旁人提赵熙行,哪怕只是顺口这个名字,都能惹得她面僵,三人故猜测由头得拴在那东宫身上,大概寸寸芳心层层劫罢。

    咕咚一声,春日沉入黛青的连山,墨汁般的夜色哗啦一声淌下来。

    忙活了一天,昔日的帝之秘宫,又重新焕发出光彩。光洁的青玉地面映出橘黄的琉璃宫灯,珠帘拂风,栏外暗香,仿佛还是那个温柔荼蘼的王朝。

    吉祥铺等人腰酸背痛,遂早早歇了,灭了灯火,一轮蟾宫在湖面成双,银白清辉笼得弯月般的廊桥朦胧,更宛若仙境,便欲乘风归去也。

    四野悄寂。盛京的繁华都化作了窣窣的虫鸣,和银汉下扶疏的花影。

    忽的,一阵歌声飘来,若有若无,随晚风散开,乍听如在耳边,乍听又似梦中曲。

    萧展平生第一次来秘宫,睡得不踏实,迷迷糊糊中听到这歌声,立马披衣而起,寻着音儿找出处。

    然而,当他看到那玉台边的倩影时,冷汗噌一声冒了出来。

    女子背对他坐在临湖玉台的边缘,着了熟悉又陌生的凤袍,昔日拖曳在地面的宽大宫袍已经很合身了,绣着并头凤凰的锦衣在月光下泛着朦胧的光影,更若不真实的幻梦。

    她没有挽髻,或许是太繁复的后髻她不会挽,就任三千青丝散着,飘在晚风里,从背后看,好似水中的青荇,搅碎了月光。

    绝美,冰冷,如梦,似幻。

    如同那个已经埋葬了三年的旧王朝,此刻又借着子夜开门,月光引路,风月妖娆荼蘼花尽的活了过来。

    在那袭泛着隐约霉味的凤袍上,在那个女子旧时轮廓的面容上,在这一爿亘古不变的月光下,在此刻时间的界限破碎魂归来兮的幻景中。

    回忆苏醒,故人归,黄泉的冷香扑面而来,今人和昔人在忘川彼岸重叠。

    沙哑而幽微的吟唱,从那女子口中流出,一遍又一遍,就重复着那么几句——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我寄人间雪满头……”

    ……

    你知不知,我在人世间辗转,尘霜满面,也等不到你的回归,唤我花儿。

    你知不知,你在泉下无人相忆,却困住了我平生青丝作雪,缠不开的孽。

    人间的六出花开了一轮又一轮,我已经非了当年模样,却来不及问你,你还念不念。

    地狱的人儿啊,四月将至,日光倾城,是否映亮了你的眸,温柔又透亮。

    ……

    君埋泉下泥销骨。

    萧展的心跳都仿佛慢了两拍。他好像真的看到那个人儿回来了,静静的坐在一旁,听着他的花儿唱歌,点头,笑。

    和当年一样。

    末了,会两手一摊,变戏法变出一颗糖来,眸底盛满了太阳,说,花儿唱得真好。

    然后那女子也笑,眉眼弯弯,得意的昂起小脸,陛下我长高了!

    我寄人间雪满头。

    ……

    良久,一阵晚风来,纵是春夜,也让萧展手脚俱凉,他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轻道:“阿姐,你嗓子好了?”

    梦境被惊醒。女子惘惘的回过头来,又是让萧展浑身一抖。

    没有焦距。女子的瞳仁是没有焦距的,仿佛是盯着眼前的人儿,又仿佛是看向了虚空处那个他。

    现世和黄泉,在她眼角模糊,时光和磨灭,在她眉梢织成了梦,请君入魇。

    “阿姐……”萧展呢喃一句,忽的改了口,“小丫头。别唱了,再唱,他也回不来的。”

    小丫头。他当年也是这般唤她,像十二岁那年的初遇,他脸上洒满了漫不经心,目光却移不开她。

    一不小心,就陷了一辈子进去。

    程英嘤,或者说悯德皇后竖起一根玉指,搁在唇心,微恼的摇摇头,雪般的赤足在玉台边缘一晃一晃,带着身子也颠颠儿的颤。

    萧展心提到了嗓子口。伸出手,试探的靠近她:“小丫头,你过来,不要坐在那边上,危险……你过来……”

    女子忽的一滞。

    因为那一瞬间,她看到那个脸色苍白又温柔的男子,出现在湖心,蹲下来,与她平视,对她笑。

    花儿乖,过来。

    “陛下!”

    女子笑了,伸出手,向湖心扑过去,他终于,来接她了。

    “小心!!!”萧展发出一声惊呼,轻功霎时爆发,如离弦之箭向玉台边缘冲去。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扑通。湖面溅起一朵水花,夜色破碎,锦衣倩影乍然就没了影。

    坠入梦里,坠入你编织的温柔幻境,困了我年少懵懂,也输了我一生无悔。

    ……

    陛下,花儿长大了。

    你却老了。

    ……

    翌日清晨。碎金般的日光洒满蓬莱仙苑,紫气蒸腾,霞光璀璨,愈发笼得整座阁楼如似仙境。

    吉祥铺三人围坐在一堆,眉头紧锁,脸色发白,良久,筎娘才打破了凝滞:“三哥儿,真没找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