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庶医也倾城 > 第五十八章 责罚
    楚焱之所以会来东侧院子,不过是西侧院子太过于乏味。

    大家除了聊一些政事之外,便是专心的欣赏着戏台子上的一些咿咿呀呀,让他完全找不到机会。

    之前他好不容易得了一瓶无色无味的毒药,想要在今日试试效果,可是楚风他完全不配合自己。

    “今日皇兄寿辰,可否赏脸和皇弟喝一杯?”楚焱端起酒杯,笑得面若春风。

    想起早晨的提醒,楚风断然摇了摇头,“今日皮肤过敏的厉害,郎中让我不要喝酒,否则皮肤溃烂加重了就不好了。”

    “这又何妨,皇宫里多得是御医,皇兄莫要被一些江湖术士给骗了。”楚焱不依不饶的说道,他药都已经放了,若是这杯酒他不喝,万一被发现他就惨了。

    “这郎中可不是别人,正是萧府的少夫人秦娥,想必皇弟也听闻她的医术过人之处吧?”楚风笑着推开了酒杯,随即和其他官员打招呼去了。

    维持着刚刚的姿势,楚焱满是愤怒。

    他还真的把自己当成太子了么?真是给脸不要脸!

    因此他才气哼哼的到东侧院子里来瞧瞧。

    他知道司秋敏会很介意,不过他还是迈着步子朝秦娥走去。

    他莫不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能够猜到自己要做的事情?

    “萧少夫人可否帮本皇子一个忙?”直接略过长公主,楚焱径直问向秦娥。

    明知自己躲不掉,秦娥才转过身来,优雅行了一礼,“二皇子真是太看得起臣女了,臣女愚笨,怕误了二皇子的事。”

    和楚焱扯上联系,是秦娥最不想的一件事情。

    “无妨,即使误了事我也不会怪你。”楚焱坚持着,眼神灼灼的盯着她,看着她窘迫的模样,他对她的兴趣更大了。

    这般有趣,若她没有嫁给萧长修,那自己的生活必定会有趣很多。

    “二皇子,我夫君会不高兴的。”秦娥微微皱眉,这里有这么多人,何苦非要为难自己呢?

    “二弟,你有何事要请她帮忙?”一旁的长公主都看不下去了,主动问道。

    “姐姐,近日弟弟的身体不适,听闻萧少夫人医术过人,所以想请她给我瞧瞧。”这样的要求,楚焱非但不藏着掖着,要在这里的场合说出来,让秦娥一张脸顿时红透了。

    他不要礼义廉耻,自己还是要的,这般含糊不清的话倒像他与她有什么关系一般。

    “糊涂东西,宫里那么多御医让你选择,你非要找萧少夫人,什么时候这般无礼了?”长公主立马拉下脸来训斥道。

    身为一个皇子应该更加注意言行举止,不合体统的事情就不要去做。

    “宫里那帮老东西,皇姐怕是都瞧不上吧?”不在意的一笑,楚焱随即走开了。

    不过眼底还深深地印着秦娥害羞的样子。

    萧长修真是有福气,能够娶到如此娇妻。

    先是萧月儿,现在又是秦娥,让薛惠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虽然她什么都没有说,可是坐在她身旁的秦娥明显感觉到了。

    “母亲可是生气了?儿媳与二皇子之间是清白的。”秦娥委屈的解释道。

    只是楚焱一门心思的纠缠自己,让她很是无赖。

    上一辈子她死皮赖脸的追着他,一点儿不在乎外面的风言风语,这一世倒是颠倒过来了。

    “我知道,只是人言可畏啊,你还是小心一点吧。”薛惠叹了一口气,认真说道。

    她之前是听说过秦家小姐爱慕二皇子,如今楚焱的处处越矩举止,怕这件事情也并非空穴来凤。

    “母亲教诲得是。”

    一整晚,秦娥都小心提防着撞到楚焱,被他缠上了少不了又是一顿风言风语。

    一直等到宴席结束之后,她坐在马车上等候萧长修的时候,她才放松了许多。

    “看到夫君平安归来,我终于放心了。”秦娥伸出手去,帮着来福将他安置好。

    “让娘子担忧了,今日并无意外发生。”萧长修笑着牵过她的手,替她暖和着,许是因为担心,秦娥连手心里都是凉凉的。

    “无事便好。”秦娥放下心来。

    上一世的事情在今晚没有发生,秦娥心中有些忐忑,她害怕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只是这一次楚焱没有得逞,下一次就不知道将会在什么时候了,他们还是得谨慎为上。

    回到府里。

    都已经很晚了,可是秦娥还是不放心的推着萧长修往薛惠的院子里走去。

    今日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总归得有个说法。

    大堂里。

    萧月儿跪在地上,她已经换回了自己的衣裳,就连眼睛已经红肿的模样,看来小薛氏已经教训过她一番了。

    “姐姐,你就莫要再训斥月儿了,她今天一直跪着呢。”小薛氏小心的陪着笑脸,可是薛惠的怒气却没这么容易就散了。

    “我且问你,那蚕丝布料,你是从何处弄到的?”薛惠不满的望着小薛氏。

    亏她还为人母,她们的规矩都是一起学的,怎么她现在忘却了这些。

    “这,在街上买的。”小薛氏不满的嘟囔道,要是她说出了实话,自己的罪责岂不是又多了一条?

    “哪条街?哪家店铺?”薛惠继续追问道,她就不信皇城内还有如此不靠谱的铺子,竟然胆子大到连这种布料都敢买,蚕丝布料极其珍贵,一贯以来都是皇家用品,除非赏赐,寻常人家根本用不得这料子。

    “姐姐,你现在问这个重要吗?你看月儿还在地上跪着呢。”她着急的靠近薛惠,希望她可以心软一下,毕竟这也是她的亲侄女啊,难道忍心她受这样重的罚吗?

    “既然你管教不好,那就让我来,免得以后嫁人了别人指着萧府的脊梁骨骂!”饶是她平日里和善,但是在这种事情上,薛惠的态度还是很强硬的。

    秦娥站在一旁,心下暗自庆幸从小祖母对自己就格外严苛,否则长大了即使想要端正也难以更改了。

    “姨母,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求你不要再责罚我了。”萧月儿瑟缩在地上,膝盖都跪得酸软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