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历史军事 > 归来落日满山河 > 第一卷 尘乱 第二十八章 棍击
    庙会越来越热闹,戏子站在台上开嗓,底下一群人围观叫好。

    晏竹和师弟们玩得尽兴,黎昕不知道去哪了,晏息也没多大心情玩。

    “师姐,咱去看戏吧,”晏竹拉着她往人群里挤,晏息怕一不小心把弈鸣给丢了,挣脱道,“不去,这狗要丢了怎么办?”

    “带它一起呗,”

    晏息愿意来凑热闹的初心就是补偿黎昕,此时黎昕不在,她什么都不想做。

    尤其想到上次灯会,自己就更想给黎昕买些礼物。

    可不在的人,是不配收到礼物的。

    “呵呵,”晏息冷笑,“我就不去了,你们去玩吧。”

    晏竹看她笑的瘆人,转身就走。可前脚刚迈出去,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抓了自己的脚脖子。

    弈鸣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趴在地上。

    “你也想去?”晏息问。

    “哎,师姐,他一个狗能听懂你...”

    晏竹话还没说完就僵住了,只见弈鸣狠狠的点着头,两只耳朵跟着上下颠,同时爪子抓的更使劲了。

    早就听闻凡人会编排戏曲,演些神仙妖怪的故事,自己早就想看看了。

    大家都在这,又这么多人,大庭广众下晏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自己不算失职。

    想到这,弈鸣成功的说服了自己,两步窜上晏竹的肩膀,用爪子拍拍他,示意他走吧。

    “黎道长养这狗也太通人性了,身手还挺灵活。”

    “可不,机灵得很,和它主人一样。”晏息凉凉道,“你们去吧,人太多了,我懒得挤。”

    “行,那师姐我们走啦。”

    晏竹身材圆胖,驮着弈鸣三下两下就挤到了前面,唱腔入耳,台上那戏子一颦一笑,一跪一拜都颇为有趣,弈鸣坐在肩上强烈忍者要拍手叫好的冲动,把黎昕交代的事是彻彻底底的忘了个干净。

    晏息远远地看了一会,心不在焉的也没听出个味道来。

    黎昕到底干什么去了这么着急?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可是凭他的身手,估计一般的山匪盗贼都打不过他,但要是一群呢?

    “哎,”晏息四周看了圈,找了个没什么人的地方坐下,扶着额头。

    当心里有一个人的时候,做什么都想着那个人。

    自己怕不是真的动了情,那他又是怎么看待我的呢?

    晏息摘下头上的素钗放在手里打量,半晌又置气一般的把他塞进衣服里。

    父亲归来时,战场将成为自己的归宿,这儿女情长,何时才能顾忌的上?

    人群熙熙攘攘,小贩编出歌谣来吆喝自己卖的东西,整个庙会热闹非凡。

    晏息心里无名火,烦躁得很,就想找个地方安安静静待会。

    “晏竹!晏竹!”

    晏竹在前面看戏看得正入迷,和旁边师弟们眉来眼去的说着什么,别说晏息,就是晏柄松来了他都不一定能听见。

    “算了,”晏息不耐烦的往别处走,反正这些师弟也不至于那么快看完,自己先逛逛吧。

    两旁的小摊店肆都门庭若市,很多人就指着庙会这几天赚钱,此时都卖力的推销自己的货。

    庙会的街是一条通到底的,要想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只能去旁边的巷子。

    晏息走了一会,眼前一家酒肆旁边一条幽深巷子没什么人,回头还能看见那戏台子,两处离得不太远,那面戏结束了这面自己就能听到。

    说起来这庙会有趣的玩意应有尽有,可是有心事压着,看什么都无彩。

    晏息闭眼靠在墙壁上,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心情怎么这样,只是因为黎昕走了吗?

    巷子深处有几个人家,估计也都出来逛庙会了,此时大门紧闭,幽暗一片,犬吠被埋没在人声鼎沸中,蝉鸣的聒噪也显得微不足道。

    咔嚓——

    微弱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像是什么东西被踩断,晏息敏锐的回头。

    晚风吹在屋檐上,几根树枝掉了下来。

    “怎么回事...”晏息纳闷,自己太警惕了?刚才明明感觉有人...

    “多谢各位捧场,还请看官们下次再来咱们梨园...”那面戏已经结束了,晏息不再理会,抬脚往出走——

    砰——

    电光火石间一根木棒重击在后脖颈,晏息来不及反应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

    “呃...”晏息头脑发蒙,双手拄着地面,抬手下意识的摸后脑,心里咒骂谁她娘的偷袭?

    “奶奶的,”身后一个人举着根木棒,竟是白日那伐木工。

    “这小娘子也太彪悍了,”另一个土匪站在旁边目瞪口呆,“挨这一下子还没倒!”

    “是不是你劲不够大啊,我来!”

    土匪夺过木棒,从身后猛的挥下——

    晏息脑袋里一片混沌,劲风掠至时她本能地就地打滚,躲过了这一击。

    她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尽量让自己能清醒一些。虽然常年习武,但也毕竟是女子,被敲一棒子也不是那么快就能缓过来的。壮汉见这女子这样耐打,心下一狠木棍再次重重当头落下。

    晏息本就天旋地转,看不清东西,此时没能躲过生生挨了一下子,砰的一声趴在了地上,有什么温热的东西顺着脸颊流下,和泥土混在一起腻黏非常。

    “师姐,师姐,”晏竹和师弟们挤出人群大喊。

    “娘的...”晏息咒骂,耳边突然嗡的一声,似是所有的声音都瞬间远去,整个人陷入了黑暗中。

    “你下手太狠了,”伐木工扛起趴在地上的晏息,“脑袋打坏了怎么办?”

    “先带回去给大王,”壮汉把带血木棍啪的一声扔在地上,转身往巷子深处走。

    “师姐!”晏竹有些着急了,平时晏息的形象再高大,也是一介女子,难免让人担心。

    “完了,师姐丢了。”师弟气喘呼呼的跑了一圈,繁华的阶段就这一条街,他们跑了好几个来回也没见着人,“会不会她嫌咱们太慢,先回武馆了?”

    提到这晏竹猛然想起来,师姐说黎道长有些事情先走了,会不会是去找黎道长了?

    “黎道长...”晏竹念叨着,“哎呀!”

    “怎么了怎么了?”

    “狗呢?”晏竹发现一直趴在自己肩头的狗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

    “师兄啊!”师弟一脸着急,“狗重要还是师姐重要!”

    “可是那狗是黎道长给师姐的,师姐又给我的!”晏竹心乱如麻,胖脸都急的红起来,“都丢了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庙会接近尾声,许多小贩都收了摊,街道的人烟也逐渐变少。

    弈鸣跃上房顶散发灵力感知晏息的踪迹。

    似是某处有所波动,弈鸣几下跳到那附近的房顶上。

    巷子不再幽暗,逛完庙会的人都回到了家中,灯火微弱映在地上干涸的血迹,和带血的木棍。

    很明显这里发生过争斗。

    “完了,”弈鸣的耳朵耷拉下来,“这回闯祸了。”

    怎么办怎么办?去告诉晏竹他们?可是那一群废物恐怕也没什么用,自己去救?去哪救啊!看这样子晏息应当受伤了,回来黎昕不得拧断自己的头!

    弈鸣愁断了肠,还是去找黎昕吧,先告诉他再做打算。

    ***

    “我怎么回这来了?”黎昕走了两步,又回头看,那木屋依旧在身后敞着门,屋里幽深黑暗,难以视物。

    可眼前分明已经不是来时的院子。

    黎昕蹲在地上,轻轻摸了下手边的青草,柔软稚嫩。空中雾气微凉,甚至湿了他的衣袖。

    天上也似是被雾气罩了一层,没有太阳,没有月亮,一片灰蒙蒙。

    山上青松树木都像笼罩在轻纱下,朦朦胧胧。

    他知道这肯定不是真正的清岚仙山,但这景象与真实的并无二致,只是山上感受不到充沛的灵气,应当是与套月阵衔接的另一套阵法。

    黎昕往前走了会,发现马上就要到溪澈河畔,潺潺水声从前方传来,一切都真实的令人毛骨悚然。

    既然能让自己中招,布阵者灵力和自己应当不相上下,而且能将幻境做的这样细致真实,此人应当是去过清岚仙山。

    是曾经去过的魔物吗?

    不管怎样只能先看看,自己不能动用灵力强行破阵,只得寻找阵眼阵门,或者等时间一过,也就自然消失了。

    万一布阵者铁了心要把自己困死在里面可怎么办?

    黎昕苦笑一声,目光在四周逡巡,没有发现什么动静,或是什么魔物,只是雾气太重,远些的东西看不清晰。

    “妙仪!”一声充满恨意的嘶吼从前方传来,紧接着灵力碰撞的气场弥散开。

    这两个字像是戳到黎昕最不堪一击的地方,他想都没想就跑向声音的来处。

    “不必多言,”眼前一人执剑而出,背影清瘦却挺拔,黑色长袍被剑气掀的翻飞,长发束冠随着身影而动。

    对面浑身黑气的魔物铠甲破烂,浑身血迹斑斑,魔息强大浓重,双手成爪直直与剑气相撞。

    黎昕整个人僵在原地,黑衣女子细眉横立,眼神中透着逼人的冰冷,周遭气场肃杀无比。

    明明是与晏息一样的长相,气质却天差地别。

    “妙仪...”黎昕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瞬间种种过往涌上心尖,吞没了理智,有些失神的喊道,“妙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