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武侠仙侠 > 金刚不坏大寨主 > 224~225:致命一针,剑匣换一命(为盟主asd加更5)
    午夜盗神,兰花一笑。

    强盗中的大元帅,流氓中的佳公,后人评曰:盗帅夜留香,威名震八方。

    在嗅到空气中淡淡郁金香气味儿的刹那,江大力瞬间心头一惊骤然看向半空,手掌再度爆发狂暴吸摄力。

    “回来!!”

    昂吼!

    龙首咆哮冲出,宛如云龙探爪般瞬间卷住半空的古铜剑匣。

    徐元平趁此时机顿时摆脱了吸力,连忙闪身退避。

    而就在这时。

    一道翩若惊鸿,矫若游龙的身影自半空掠过,突然伸手,竟像捉蚊子似的将古铜剑匣捉在手中。

    “好高明的‘分光捉影’,给老子下来!”

    江大力暴喝一声手臂发力狠狠一拉!

    轰!

    狂沛吸摄力顿时席卷半空使得空气巨颤,劲气撕空暴卷,如裂岸狂涛,漩压爆卷。

    “好个独特的只手擒龙!”

    那一袭蓝衣手持折扇的人影低笑回敬一句,身形在劲浪中旋飞下落,却突然双臂快速地划动,维持住垂直的重心,像陀螺般逆势旋转勉强凭借恐怖的滞空能力减缓下落速度。

    “轻功竟高绝至此!!”

    江大力双目暴射出一道冷电般的神光,蓦地脖颈青筋鼓胀暴起,骤然张口。

    一袭蓝衣的楚留香眼神一凝,迅速运功传入双耳。

    吼!!

    一声深沉而威严恐怖的音浪化作实质般的波浪霎时炸响,从江大力口中狂猛爆发。

    周围泰安奇、丁炎山等人全都脸色大变,身形迅速闪避暴退。

    恐怖的狮子吼声震得周围人头晕目眩,连连后退。

    一些跟随众人来的手下人更是在音浪中惨叫倒地,仿佛要被这恐怖的音浪将体内的空气一点点挤出来。

    半空中楚留香更是首当其冲发出闷哼,身形不得不在狂沛的吸摄力下极速坠落向江大力,眼看就要落入江大力那张大的宛如魔掌之中。

    就在那瞬间,楚留香却是突然左手一扯斗篷,霎时斗篷在气劲灌输下当先就朝着江大力当头罩去。

    江大力眼前一黑,瞬间只觉手掌突然抓住了一团棉布,几乎同时破空声也陡然传来。

    他暴喝间五指一伸一缩陡然弹出。

    嗤嗤嗤——

    一阳指力爆发瞬间便将斗篷洞穿撕碎,同时与外面点来的一把折扇撞在了一起。

    叮叮当当一阵爆响。

    楚留香无意反击,移形换位收扇又避了开去,身影一闪,便掠向另一侧跑到了徐元平身旁就要逃走的紫衣女子萧姹姹。

    “哪里走!!”

    江大力狂喝脚步一踏地面。

    轰地一声地面爆颤,他身形顿时模糊狠狠冲向楚留香,再度一掌打出,手掌龙首吞吐,吸力抓向楚留香。

    掌未到,宛如旋涡般的气劲已然纠缠上来。

    “这悍匪还真是难缠!”

    楚留香眉头一皱,脚步一点,单脚后引,身躯疾侧。

    他已算准了尺寸,这一侧身,恰好就能在吸力笼罩身躯最强的时刻,堪堪避开最强的吸力范围,这是他刚刚与江大力交手的刹那就已在脑海记录下的讯息。

    这般战斗中瞬间记住周围讯息包括对手出招的讯息,而后临机应变迅速破招破局的手段,说来容易,实则无比困难。

    因为这道理说来虽是简单,但在临敌交手,打得正火炽热闹时,要想立即变通运用者,绝非易事。

    这天下间,江大力之前也就只见过一个陆小凤能有此快速灵机应变的能力。

    而现在,得再添一个楚留香。

    楚留香非但是学武的旷代奇才,无论什么武功都一学就会,一会就精,而且临敌应变的机智,更是超人数等。

    有许多武功,他明明不能破的,但到了真的动手时,他却能在一刹那间将破法想出来。

    是以,有些武功本比他高强的人,到了动手时,反而被他击败,虽然败得莫名其妙,但越是莫名其妙,反而越是服帖,这也是人类心里的弱点。

    但这次,楚留香却还是有所失算了。

    他满以为可以避过,但事实却不是那么回事。

    江大力那充满吸力的一掌突然变势,在电光火石之间突然改掌为指,身躯猛然前倾,同时在缩骨功施展下手臂骨骼咔嚓一下陡然拔长。

    如此一来,他的出手距离瞬间竟就拔长了一米,刚好抵消了楚留香侧身避开尺寸距离。

    嗤嗤嗤——

    江大力厉喝间手指蛮横点出,霎时几道一阳指力的气劲直袭楚留香前胸各大要穴,撕裂开的尖锐气浪无比凌厉。

    “好!!”

    楚留香大叫一声,身形突然如陀螺般一个旋身,堪堪避开了第一道激射而来的指力,在无法变势的情况下,他的身躯就翻转之势,上半身骤然全折了下去,像是根本没有骨头。

    嗤嗤——

    随后而至的两道一阳指气劲又顿时落空。

    这变化说来长,但实际上在交手之时不过只是一瞬。

    江大力和楚留香之间的交手。

    就像是一桩威力无穷的大炮凶猛开火,去攻击一只在空中无比灵巧飞翔的蝴蝶。

    任凭炮火如何激烈,蝴蝶总能在不可思议的角度以几乎不可能的办法堪堪避开,看得周围人都是眼花缭乱,暗暗心惊咂舌直道这二人的实力当真是超越了在场任何一人许多。

    一阳指落空的,江大力却是早有准备,甚至他就清楚单单这样速度的攻势根本不可能对楚留香构成威胁。

    他的身躯依旧保持前俯之势,原本在这种情况下再无法变势,但他却大喝一声左掌闪电打出一记劈空掌,轰在地面。

    砰地一股气劲爆发。

    他身躯借冲击力再度前冲,猛一扭腰,一掌如翻天,狂击而出。

    嗡!

    当空震荡。

    铛!!

    一个巨大金钟随着其手掌落下的刹那陡然爆发膨胀,游龙狂吼,金钟更散发烈焰气息,直罩向楚留香,宛如一个捕蝶的大网落下。

    这一瞬间。

    楚留香身形都还未落地,后折的身躯也完全没有改变的余地,看似已完全不可能再避开。

    “楚留香完了!!”

    泰安奇、丁炎山等人都是不免“啊!”地惊叫。

    但就在那瞬间,楚留香身躯竟骤然在一个千斤坠下加速落地,落地的刹那,身躯像一条软体的蠕虫,在地面扭翻一滚,几乎以厘米之差,避开了轰然砸落而下的金钟游龙烈焰掌。

    砰!!!

    庞然金钟落地的刹那,道道环绕烈焰般的游龙气劲随着江大力手掌一扬,突然向四周怒吼爆发。

    徐元平和紫衣女萧姹姹连忙闪避,毫不犹豫迅速转身逃遁而走。

    楚留香才闪避开的身躯也立即在地面一撑而起,猛地也是快逾闪电般般一掌劈出。

    “砰!”然一声,两道袭至的游龙气劲应声溃散爆开。

    楚留香只觉手掌一阵灼痛,但体内真气一动便轻松驱散,身形顺势就要后仰而退。

    但就在此时,“ing!”地一声无比尖锐的针吟突然如次声波传递而来,狠狠钻入脑子里。

    在场所有人全都脸色狂变,只觉心中警兆狂鸣肌体似有针尖在扎。

    几乎同时,一道银亮的针芒如撕裂夜空的银色的闪电般自天际一闪便到了近前。

    “东方不败!!”

    楚留香脸色巨变在这一刹,甚至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死亡危急。

    因为此时他的身形正处于借力后仰的刹那,想要主动终止都非常困难。

    而此刻东方不败的银针却从极为刁钻的角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来,直指他的后心。

    楚留香的脑袋几乎都要一瞬间宕机,海量的讯息在脑海分析,在这样迅捷刁钻的一针之下,他身形不能闪避停止,手中折扇也无法伸向后方去阻挡。

    因为一旦他伸手,可能折扇还未展开挡下,就已经被一针穿心。

    这几乎是死局!

    以东方不败的实力在此刻突然发针,天下之间几乎无人能闪避开,似乎唯有必死无疑。

    但楚留香不愧是楚留香,几乎在针要穿心的刹那,他脑海灵光一动,突然向徐元平逃走的方位丢出了手中的古铜剑匣。

    这个动作完全是莫名其妙的。

    看上去就像是不想古铜剑匣落入江大力的手中,即使是死,也要先将剑匣丢出物归原主。

    至少在泰安奇、丁炎山等人看来,楚留香这完全就是垂死之前作出的仗义之举了。

    便是正逃走的徐元平也没料到本已失去的剑匣,竟然在此刻突然返回,立即便回身探手去接。

    “回来!”

    江大力暴喝一声,手掌猛然一抓。

    昂吼!!

    龙首气劲如闪电间爆发出无比强沛的吸摄力,顿时古铜剑匣在半空一顿便倒射向江大力的手掌。

    也几乎便是这一瞬间,银针入体,直接从楚留香的后心边缘一穿而过,却竟是终究没能一针穿心,而是偏差了仅仅几根头发丝的距离。

    这其中凶险,外人几乎无人得知,只有楚留香以及半空中回眸望下来的东方不败才知。

    若是楚留香不方才那关键时刻弃车保帅丢出古铜剑匣,那么他是必死无疑。

    而丢出古铜剑匣的时机、角度、丢给的人选,也全都必须计算好,几乎是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对人心的算计把握极为到位。

    楚留香是算准了徐元平肯定会接剑匣,而江大力也绝对不会容忍剑匣落入徐元平的手中,定然会施展只手擒龙的手段抓回剑匣。

    而在只手擒龙那狂暴吸摄力爆发的瞬间,周围的环境便会受到吸力影响发生改变,东方不败的银针包括楚留香后仰的身躯,也都会在吸力中发生改变。

    这种改变,哪怕只是微乎其微的一点点偏差,却也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会造成银针落点的偏差,致使无法穿过心脏。

    噗——

    楚留香面色一白,喷出一口鲜血,纵然没有被一针穿心,但这一针所携带的气劲擦着心脏而过,还是将他瞬间重创。

    他身形一动,飘忽不定迅速后撤,几个闪身立即消失在林子中远遁而去。

    “楚留香......”

    半空之中,东方不败眸光清冷瞥着下方消失林内的楚留香,手中一根银针复而收起。

    盗帅之名,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

    方才那等时机,竟都能被对方利用人心想出破局之策,死里逃生。

    她方才纵然再度出针,也无把握将之击毙。

    不过若是全力施为,这盗帅纵然再怎么会算计,今日是必然留下于此的。

    然而,东方不败自是不愿为此等小事影响元气恢复的速度。

    “好一个楚留香......”

    江大力皱眉抓住手中的古铜剑匣,看向楚留香逃走的方向,心里隐约猜测到了自己刚刚出手抢夺剑匣,可能反而令楚留香死里逃生。

    但他本就是为得到剑匣,那等情况也是情形所逼下意识夺利之举,又岂会思虑那么多那么细。

    若是放弃剑匣,楚留香必死。

    但剑匣也会重新落入徐元平手里。

    其实往深处去想,抓住徐元平再抢回剑匣的几率,绝对是要大过以后再干掉楚留香的几率。

    但利益摆在眼前,真正舍得放手去争留待以后的人,又有多少?更何况下意识的随心之举,又会有多少人在那瞬间想清楚想透彻那么多细节?

    “盗帅不愧是盗帅,心思比发丝还细,要让老子细到这种程度这般算计,就委实太难了,不是我的风格!”

    江大力心中感叹,佩服楚留香在危急关头灵机应变的冷静、果敢。

    恐怕就是陆小凤易地而处,也未必能做到此等地步。

    不过古铜剑匣已经到手,这一次最大赢家还是他江大力。

    江大力扭头,看向远处拉着徐元平逃走的紫衣女子萧姹姹,以及纷纷追击而去的泰安奇等人。

    轻哼一声,走向地上还在痉挛的于成。

    直接一脚踢死此人,夺走此人手中铁骨扇准备回去了给花折枝使用。

    随后才看向天空。

    唧——

    一声鹰啼传来。

    魔鹰俯冲而下,如黑云般的双翅卷起狂风。

    江大力一跃而起跳上魔鹰,看向神色清冷淡然正手肘撑在冰魄玉石椅的扶手上托着腮,斜坐着享受王语嫣按摩的东方不败,一时不由无语,到嘴边的感谢话又变成了另一句。

    “你刚刚就是这么半躺着发针的?难怪没一针射死盗帅。”

    东方不败冷冷瞥了眼江大力,手指捻动发丝,眼眸流转道,“若不是你贪心手中剑匣,这世上已无盗帅。”

    “哎!”江大力拍拍剑匣,拍得发出餠镑响声笑道,“双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这宝贝当然是先到手的好,至于盗帅死不死,跟我又没什么关系,他死了我没好处,他不死......

    嘶——他不死不会去我的黑风寨偷东西吧?”

    “噗嗤——”

    王语嫣原本委屈按摩的脸突然绽放笑靥莞尔笑出声,“你的山寨里可没有什么白玉美人之类的好宝贝,香帅定然是不会去光顾的。”

    江大力咧嘴笑出声,“小丫头片子人小小的,话多多的,老子黑风寨是没什么白玉美人儿,却抢了你这么个知道天下不少武学的好宝贝,勉强也算美人儿一个,那香帅说不得是要来抢走你的。”

    王语嫣俏脸一红,羞嗔,“江寨主何时也学会这般夸人。”

    江大力一屁股坐在冰魄玉石椅上,冷哼,“你个小丫头片子跟着老子也有好一段时间了,吃了老子不少银钱的东西,什么好武学都没说出来,待我处理完眼下的事情便要好好招待你,我黑风寨可没地方放花瓶!”

    王语嫣顿时眼神一颤,吓得泫然欲泣,忙低下头专心给东方不败按摩。

    “走!那些个短腿鬼也跑了不少距离了,去追他们!”

    江大力脚掌跺了跺魔鹰,指向前方逃走的徐元平等人......

    ...

    ...

    (求月票推荐票!稍后晚上如果不能再写出加更,就可能凌晨更新!求给大力比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