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武侠仙侠 > 金刚不坏大寨主 > 226~227:蹊跷宝藏,古籍主角之间的差距(保底更)
    “这便是江湖传言的戮情剑匣?相传这剑匣中记载有孤独老人的宝藏,曾在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

    魔鹰背上,王语嫣美眸流转,好奇打量江大力手中剑匣。

    此时魔鹰高飞,高空长风甚急,江大力又将她揽入怀中护持,防止摔下去,成了一滩肉泥烂酱。

    王语嫣这些时日甚至也都已习惯,既然不能反抗,也就唯有选择默认。

    即使每次她都会甚是羞恼,却也没可奈何。

    谁让她遭遇的是个强盗头子,而且她又是被俘虏的,只能每次以柔弱双臂撑开些距离,勉强保持着男女之间最后的防线,暗恨自己无甚武艺在身,否则定要将这个粗鄙无礼的家伙打成猪头狗头狮子头。

    江大力自是不知少女心中恨恨的报复想法,打量剑匣颔首笑道,“确是此剑匣,传闻剑匣中记载有那孤独老人的宝藏。

    不过那宝藏里,似乎也就只有些金银珠宝和传闻中的玉蝉金蝶,那玉蝉是可解百毒之物,金蝶则是有助于修炼的奇物。

    那宝藏中唯一吸引我的,也就是玉蝉金蝶这两样物品了。”

    “这江湖传闻,的确是传了很多年了。但我记得我母亲听我外公说过,这种能叫天下人知道得那么清楚的传闻,大概率可能反而是场骗局。

    至少我外公当年闯荡江湖时,都没听过什么孤独老人的名号。”

    王语嫣嘴角笑出两个旋涡道。

    “哦?”

    江大力心中一动,回想起上一世所知的一些讯息。

    上一世,孤独老人的古墓被玩家们发现时,徐元平等人都已进入了古墓之中。

    最终古墓却塌陷,玩家们无法进入其内。

    而徐元平和萧姹姹也再也没出来,据说是死在了其中。

    这般一想,孤独老人的古墓,的确是带着一些诡异。

    徐元平外号戮情公子,手持戮情剑,本就是一本古籍中的主角。

    江大力虽不清楚那本古籍中的详细具体,对于徐元平此人还是知晓的。

    此人虽是如他先前所说的那般,潜入少林偷学功法。

    但实则性情还算有几分侠义风范,偷学功法也是因背负血海深仇,报仇心切,故此才做出之举。

    而且此人年龄尚小,显得有些愣头青,做事易冲动愤怒。

    先前他一句话刻意激怒对方,便招致对方攻击? 也足可见一斑。

    但这些都不能掩盖对方身为古籍主角的事实。

    但凡是古籍主角的家伙? 哪一个不是命硬得厉害?

    像楚留香刚刚那么危险的状况都能逃走,徐元平却最终死在孤独老人的坟墓里? 足以说明孤独老人的坟墓并非良善之地。

    王语嫣见江大力似在深思? 继续道,“我母亲曾说? 也许,是一位才智绝世之人? 编造了玉蝉、金蝶的故事? 借人人的贪念好奇将消息传播了开去。

    于是,江湖上便充满了玉蝉、金蝶的传说,一而百,百而千? 极短的时间中? 传诵于整个武林之中。

    那人就借了玉蝉、金蝶之力,创造出了孤独之墓,引得天下人趋之若鹜,就像金毛狮王谢逊手中的屠龙宝刀一样,都只是个噱头。”

    “你说得的确是有几分道理。”

    江大力颔首? “不过即使这样,眼下剑匣已经到手? 我也还是会一探那孤独老人之墓,不管里面有什么陷阱? 反正又不是我亲自出手。”

    王语嫣一呆,突然想到江大力招揽的那一批异人? “你是想借异人去探古墓?这倒是的确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异人虽然实力低微? 却是不死的? 去探古墓的确非常合适,无论什么凶险都浑然不惧。”

    江大力一笑,“不错。玉蝉金蝶虽然是宝贝,但其中,也就金蝶对我有用。

    除此之外,便是那些传闻中都不知是否存在的金银财宝。

    仅仅这些物品,虽值得我派人去挖掘,却不值得我亲自以身涉险。”

    “有时候看你的外表,我真的很难想象你这样的人竟然还有那么细的心思,粗中有细,这才是最可怕的。我现在反而非常不希望表哥来找你。”

    王语嫣语气带着叹息、无奈道,“江寨主,不如我和你做一笔交易,我知道,你一直想提升身法以及出手速度,我这些时日脑海细细回想,已经找到两篇合适你的武学,兴许对你有用。”

    江大力神色漠然不为所动,“记住你现在的身份,你只是我的俘虏,你的人,包括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有合适我的武学,你便说出即可,我高兴了,自然会饶过你表哥。

    但你想,仅以两篇武学就让我放你走,你自己想想,你自身的价值,可就只值两篇武学?

    本寨主礼待于你,也是你有价值。

    若你真是个花瓶,本寨主连打碎你的兴趣都没有。”

    “你!”

    王语嫣眉头拧起,似这些时日以来的委屈愤怒堆积,终是生气,“莫非江寨主还奢望我将琅嬛福地所有的武学密藏都完全吐出,告知与你?这却是叫语嫣恕难从命。

    若江寨主苦苦相逼,语嫣纵死不从!”

    江大力眉头一挑,知晓王语嫣看似整日一个受气包的模样,实则性子中,也是有着刚烈和底线。

    当下嘿然一笑,语气微缓,“倒是不需那么多,其实我也知道,琅嬛福地内收集的武学,几乎罕有绝学,但精妙武学却是有着不少的。

    王姑娘你便留在我黑风寨一些时日,待我日后想起了索要哪几门武学,你给我后,自然就可以走了。就从你回忆起的两门武学说起如何?”

    “哼!!我现在又想不起了,等我想起再告诉你。”

    王语嫣干脆闭上眼睛,不再说话,长长睫毛一颤一颤,在生闷气。

    江大力见状轻笑一声,却也不急。

    这王语嫣现在是死丫头嘴硬,但其软肋就是慕容复。

    慕容复那个伪君子虽然可以舍弃所有棋子,却绝对不会在眼下这种时候舍弃王语嫣。

    故而肯定是会去黑风寨。

    到时有慕容复这个软肋,也不怕王语嫣不就范。

    唯一怕就怕的是......时间久了,王语嫣在他手里的消息,会不会传到段誉那个痴心汉的耳中,吸引来这个痴心汉跑来节外生枝。

    正思索时,前方地面传来一阵交手打斗声。

    江大力向下俯瞰一眼。

    便看到混海神龙等人正与徐元平以及查家堡少堡主查玉等二人激烈交手,打得不亦乐乎。

    徐元平虽然在他江大力手中走不过多少个回合便会陷入险境,但实则实力较之混海神龙秦安奇等人还是强很多的。

    而查家堡也是以百步神拳闻名江湖,查玉这个少堡主,实力也还不错。

    故而这二人联手,却也和秦安奇以及丁炎山这两个江湖老辈人打得平分秋色,甚至秦安奇已被徐元平所伤。

    这其实也并不令人意外。

    秦安奇以及丁炎山二人在江大力看来,也就是相当于武烈、朱长龄等实力的土著,甚至因没有一阳指这种武学,还要稍差一点。

    江大力观摩了一阵子,见着查玉的百步神拳名头是吓人,实则也就一般般,还不如他自创的百步神拳,也便有些兴趣缺缺。

    至于徐元平,虽是古籍主角,但古籍主角与古籍主角之间,实力和名气的差距,也是非常大的。

    徐元平丢失了戮情剑这个大杀器,赤手空拳施展不出得意剑法,眼下的实力,漫说较之张无忌之流,便是比楚留香都差了好几筹。

    这主要是体现在对方初入江湖,在应敌经验上,实战太弱。

    不过可以看出,这少年确实有些天资,在战斗中进步非常快,拳脚包括剑法功夫,都是得自少林分寺慧空大师的传承,颇为精妙。

    “少林果然是武林泰斗,这徐元平不过就是得传自那慧空的武学传承,现在还是年少,实力虽然在这个年龄已是很不错。

    若是他那戮情剑还在手,恐怕要更强一些,只不过可惜的是,戮情剑被盗走了。

    这戮情剑丢失,在我记忆中,却就已是并不符合古籍中的记载了。

    综武世界的情况,果然是每时每刻都在变化啊......就例如盗帅被东方所伤,必然肯定会对他有所影响......”

    江大力看了一阵子,感觉这徐元平眼下虽弱,却也是个宝贝,身上所学的武学之多之精妙,委实厉害。

    恐怕上一世传言此人学了《达摩三剑》以及《达摩易筋经》,也非是空穴来风。

    江大力虽是心痒痒,但也知晓此人性子执拗倔强,想要擒拿对方逼问武学,基本是痴人说梦。

    要拿捏此人,还需使些特殊手段才是方可。

    例如,此人一身武学,便是和慧空大师打赌赢来的,故此不承认慧空大师乃是其师。

    将来若是时机合适,他也是可以逼迫此人打赌,通过打赌方式,赢来对方身上的武学。

    “眼下我就还是暂且先放他一放,只要他的仇人神州一君易天行不死,而易天行最终又会被孤独老人的古墓吸引去,终究还是会再见。

    那时,便是非常合适的逼迫此人打赌的机会。”

    江大力嘴角掀起一丝冷笑,驾鹰直接自空中掠过,直奔远处紫衣女子萧姹姹此女藏身所在之地。

    地面上。

    徐元平等人打着打着,全都突地纷纷闪身退开对峙。

    纷纷仰头,看向空中掠过的那一头庞然巨禽,都是脸色难看眼神惊悸,脑海中满是方才黑风寨主江大力那霸道强绝的身影。

    丁炎山突然一甩手中拂尘,颓然叹道,“我们在这里打生打死又能如何?今次有黑风寨主这样的豪雄出手,我们中谁还能竞争得过?

    不如就此罢手,一起去看看那萧姹姹会不会落入这猛汉手中。”

    此话一出,秦安奇以及身旁五名手下也是继续战斗之心,全都看着江大力驾鹰离去的庞然影子,眼神惊惧,秦安奇更是长叹,只觉自己这个洞庭湖三十六寨总寨主当真是徒有虚名。

    徐元平和查玉原本都是意气风发的天才少年,此刻却也都感觉受到强烈挫败。

    尤其是徐元平。

    他本以为自慧空大师学艺有成后进入江湖,当是可打遍天下无敌手。

    没料到,才出山便先是丢了戮情剑,跟着又丢了剑匣,还被一个强盗头子狠狠教训了一顿,不禁都有些怀疑这样的自己,究竟能不能报仇?

    就在此时。

    江大力飞在空中,已是转眼到了紫衣女子萧姹姹藏身之地。

    在高空向下俯瞰,视野开阔。

    对方就算以奇门阵法刻意避开,却也是难以避开高空中鹰眼的观察。

    但见对方所在之处,是一处突立的山峰之间。

    那山峰凹进去四五丈深,一丈多宽,是一处他洞非洞,似谷非谷的山洼。

    除此之外,数十丈内,都无可匿身之处。

    从高空俯瞰下去,那紫衣女子萧姹姹,赫然就在山谷内安坐仿似修炼,突有所感般抬头,看到空中飞来魔鹰,俏脸顿变。

    而此时此刻,就在山洼外面,竟还有十几个不知从哪冒出的头顶着黑色昵称的玩家,正围拢着山洼内的萧姹姹,仿佛都想趁此时机触发任务。

    “一群野韭菜,真是会见缝插针,这么快就冒出来了,这战利品是老子的!”

    江大力冷哼一声猛按下鹰头,从天空俯冲下去。

    在洛阳已耽搁许久,他已生出离去之意。

    待抓住这萧姹姹,搜一遍对方身上有无南海奇书,再安顿好洛阳这边新入伙上山得兄弟,他便正式回去会会慕容复。

    “不好!黑风寨主!”

    “是黑风寨主来了!快逃!”

    “逃个屁逃!黑风寨主骑着鹰,还会大范围杀招狮吼功,我们两条腿的能逃得过骑着鸟的?”

    一群野外玩家看到天空宛如黑云般俯冲下来的魔鹰,顿时如炸开锅的蚂蚁激动起来,卧槽卧槽叫个不停在原地打转,想逃又不敢逃。

    一个领头的玩家忙紧张瞅了瞅面板里的武学境界熟练度,见其中有两门武学还差一点就要突破了,眼前就有些发黑,强自冷静安慰道。

    “兄弟们不要慌!根据论坛上黑风观察观察到的讯息,黑风寨主对于非敌对野外玩家都很亲切,甚至会主动发任务,我们待会儿保持镇定即可!千万,千万不要激怒他!”

    …

    “好像是哈?据说黑风寨主喜欢男人,大家伙都是男人,长得也都不耐,好像也没什么好怕的!”

    …

    “镇定别慌!都把道让开,待会儿一起喊恭迎黑风大王!说话声音要小,要温柔!”

    …

    …

    (白天加更,争取白天再写七八千字加更吧,求月票推荐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