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武侠仙侠 > 金刚不坏大寨主 > 1003:败又何妨,走又何妨?(求月票)
    “江兄弟,现在雄霸已去,你便放心准备突破吧,我会在此为你护法!”

    聂人王几刀过去,寒冰刀气呼啸,将几株燃烧得噼啪作响的树木火焰瞬间熄灭,而后大步走到江大力身旁三丈外护法。

    江大力淡淡传递出一个感谢的心神波动,继续沉静心灵默守灵台作最后的收官。

    张三丰一口浊气吐出,胸前一松,回复畅顺。

    以他的功力,开辟太极之道,早已到了从心所欲、无不如意的最高境界,但哪料到雄霸身兼的天命命格居然已如此可怕,已到了影响天象借天意助力天谴的地步,故此亦是内伤颇重。

    不过眼下以太极“以虚御实”的上乘法门,内伤也已减轻缓和,只需静养一周即可。

    他目光看向聂人王,起身谦冲拱手客气道,“有聂大侠你在此守护,老道我也能放心了,如此江寨主的安全便劳烦聂大侠!”

    聂人王客气抱拳豪笑道,“张真人客气,江兄弟与我也是过命的交情,我自是当仁不让,张真人你便放心去养伤吧。”

    “好!”

    张三丰颔首,又看向已被拿下的杨真以及徐宏,继而关切打量张无忌以及宋青书,见两个孩子都未曾受伤,方是松了口气。

    以他百载的修为,谦冲恬退,早已万事不萦于怀,但师徒情深,对张无忌与宋青书的安危始终是放在第一位,方才如非张无忌突然挣脱束缚引发变故获救,他也不会第一时间赶到拦截雄霸。

    “太师父,我也要在这里守护师父。”

    张无忌这时踏前一步,对张三丰道。

    “这......”

    张三丰身略有迟疑,宋远桥等众侠也是连忙劝阻。

    若是雄霸再杀了回来,张无忌虽是实力不弱,却无疑成为雄霸擒拿人质的目标,自是不可再冒风险。

    张无忌也非不懂事的孩子,听罢也知其中利害,心内不由焦急内疚,若是自己实力早已臻至天人,又何至于成为别人任意拿捏用以要挟人质的对象。

    他却不知,此番他的惊艳表现,已令武当众侠更对其刮目相看,相较于危机关头贪生怕死畏畏缩缩的宋青书,张无忌所表现出的勇敢镇定、机智果敢、侠骨铮铮,都已彻底征服了众人。

    ...

    一众人离去后,又将大量闻讯赶来想要看热闹的玩家以及弟子俱都驱散。

    南岩再度陷入了冷清静谧当中,夜风拂来,送来远处横空挑出,下临深谷的龙头香香气,令人精神为之一振。

    聂人王抱刀坐于江大力身侧守护,收摄心神,专心一志,通过心灵感应观察四面八方的所有动静,在这种专注下,四面八方百丈方圆内,连虫蚁触地的声音都仿佛陷入网内挣扎的鱼儿,没有一点漏过他的心灵感应。

    这种时间与状态不知持续了多久,只见天边晨曦吐露,东方泛白。

    武当群山宛如抖落了黑色的被褥,显露出一张张沧桑而沉默脸颊的老人。

    群山间云海升升沉沉,沉沉升升,渐渐地那东方的雾气先有些微红,这红色越积越浓,便突然划出一线鲜红,跳出了一个赤红的光轮。

    聂人王睁开双目,瞳眸摄取天边第一缕紫气。

    突然他在他的灵觉中,一旁生命力无比旺盛的江大力仿佛突然消失了,好似形神俱灭,不再存在于这片天地之间。

    这一下将他惊了一跳,立即转头去看,发觉江大力明明还坐在身旁,也在同时睁开双眼摄取紫气,但其整个人的精气神似都已与万化冥合,明明就在他三丈外处,却完全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甚至当他的天人感应接触过去之时,莫名就感到极大的排斥与威胁,似有种要被对方将精神劈开的惊悚。

    “这是......”

    聂人王惊愕盯着此时充满一种魔异魅力,让人心胆俱寒的江大力。

    江大力迎着朝阳嘴角噙起许多人都熟悉的奇异淡淡微笑,道,“聂兄,我已成功了!”

    聂人王瞠目,“你,你是已经突破到了归真境了?”

    江大力讶然笑道,“不,还没有,我只是,成功逃离了这片天的意志!”

    他说着,目光仰头看向还有些青冥色的天穹。

    就在方才他彻底脱离天人境界所有体系,阴阳二神也彻底融为纯粹的精神的刹那,冥冥便感到了曾经极其熟悉的那种强烈危机与被锁定的感觉。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冥冥中有个可怕未知的存在,在隔着一层透明玻璃薄膜细嗅着,呼吸着。

    有一双冰冷无情的眸子俯视着他,或者说,不单单是俯视他,而是俯视所有生灵,可能也只是多看了他一眼。

    但就是那一眼,便令他有种三魂七魄俱颤的心惊肉跳之感,脑海中莫名就浮现出了战神殿内最先看到的那一句话——“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一个恐怖而大胆的猜测,一个恐怖的真相,似在疯狂向他预示着什么。

    强烈的灵觉警兆告诉他,不可深思细想。

    故此纵然眼下已成功摆脱了天人体系,踏上了逆天之路,江大力虽是欣喜,心灵中却也笼罩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与忧虑,取而代之的,则是更为强烈的想要变强,挣脱一切,查清一切的念头。

    “成功逃离了这片天的意志?”

    聂人王完全不明所以,不知道为何江大力要逃离天的意志,也不懂天的意志是什么。

    江大力收敛心神,不欲说太多可能是错觉的还不确定的讯息,含笑道,“雄霸不是自称天意所归吗?你若知道命格,其实他就是天意命格之人,想要击败他,便算是实力比他强,也未必能办到,方才你应该也看到了天意眷顾之人的厉害。”

    “你是说,方才那道雷?”

    聂人王眉头一凝心中震撼。

    刚刚战斗时他也被雄霸突然召下一道天雷的一幕惊住,自忖若是在当时与之交手的是他,只怕现在不死也已没了半条命,成了焦炭。

    试想正与人交手过程中,突然一道天雷劈打而来,足以顷刻间扭转战局。

    但他也一直猜想,那是雄霸所学的某种神功所至,可此时听江大力这么一说,才知对方竟然是受到天意眷顾的天命命格之人。

    聂人王神色凝重道,“命格之事我曾也听闻江湖算命先生提及过,原以为只是江湖骗子杜撰的虚无缥缈之理论,没想到......”

    江大力摇头道,“命格确实存在,要击败雄霸,唯有先破其命格,否则极难将其杀死。”

    说到这里,江大力话锋一转,“对了,你带着令子聂风一同消失这么久,是去了哪里?令子现在何处?”

    聂人王收敛震动心绪,愤恨道,“当日我与你在明国皇宫分别后,便带着颜盈和风儿再度返回乐山隐居,便是试探颜盈可有心相夫教子,若有心,我便也满足她的虚荣,与你携手一同争霸天下,让她做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可惜......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终究不是肯安分下来的女人,令我失望透顶,她再次跑了,我虽有能力阻止,却并未阻止。

    一个女人,她的心已不在这个家了,强留她的身子又有何用?在她走的那一刻,我就已是家破情亡,再无眷恋。

    于是我带着风儿一同离开隐居之地,我将他送入了天下会,然后便暗中观察雄霸,寻找报仇的机会,我要让雄霸知道毁坏一个人的家是多么可耻不该的事情,我也要毁了他的天下会!”

    江大力错愕道,“你说什么?你把聂风送进了天下会?”

    聂人王,“不错!我要风儿隐姓埋名为天下会南征北战,然后学会雄霸的武功,再击杀雄霸!我要让雄霸悔恨终身!”

    江大力脑子嗡嗡的,万没料到老实人聂人王竟也有被逼得如此疯狂的一天,不过一想对方体内的疯血,似乎也能理解对方间接性疯狂的一面,任何人有颜盈这样红杏出墙的老婆,只怕都会绿得发慌发狂。

    不过对方的想法,他感觉还是太过天真了些。

    不是聂风能力不行,也不是雄霸太强了,而是以聂风的性格,即便学会了雄霸的武功,即便有杀雄霸的机会,最终都未必能忍心对恩师下手,除非也是疯血发作。

    但这些话江大力皆放在心里,没有打击聂人王。

    一个被绿得这么惨的老实人,既然有点儿发泄的想法和路子,作为朋友,学会倾听并默默支持也就足够了,若是还去打击,只怕会使其更为沮丧疯狂,甚至朋友都做不成。

    二人一番畅聊后,江大力再次陷入沉思当中。

    现在他阴阳二神已化为一体精神力,体内真气也彻底剥离与天地之力之间的联系,彻底退出了天人境的体系。

    可以说,此时他的战斗力已是比之前有所削弱。

    但这种削弱也只是无法调动天地之力,影响还不算大。

    因此,命格觉醒任务之《知命》,他已完成了第一步“天意难容”的阶段,打破了天地常规认知的规矩与体系,走出了与众不同的逆天之路。

    而接下来,他要做的便是选择合适的事物,作为命理寄托凝聚命格,这便是第二步“逆天命格”的阶段。

    江大力目光落在任务一栏,查看寄托凝聚命格的提示讯息。

    “2:逆天命格:寻找合适的事物作为命理寄托凝聚命格(提示L可是神兵神物,可是山川河流,可是气运,可是情!)”

    江大力脑海中掠过在综武世界如今经历的种种事物。

    与婠婠的情怨交缠,自有情到无情再到有情无情皆由心。

    王语嫣和他的从分歧矛盾到如今的痴心追随。

    慕容青青那未完成的寻找青衣杀手的要求。

    东方不败屡屡在危险之刻到来的援手。

    萧峰的豪情仗义为报恩情誓死追随。

    铁胆神候朱无视对素心的执念致使再生。

    还有,就是那些充满威胁的敌人,

    天下会之主雄霸、化血神尊......

    所有一切一切的过往, 都已不属于当下的这一刻。

    但所有一切的过往,都已在他心间成为铭刻的记忆,成为武学道路积累中的感动与经验。

    江大力首次彻底进入了“忘我”一般的心境当中。

    天地不在,世界不在,所有人也不在。

    只剩下他自己,心灵、精神、肉壳。

    若当某一天他离开这个世界时,什么也带不走,是否离开也就变得没那么重要?

    若是当这一天到来时,他还会不会走,这一切的坚持,都有没有意义?

    他内心的答案已出现。

    有意义!

    一个人只要败的漂亮,走的洒脱。那败又何妨,走又何妨?

    他的选择已经出现——情!

    他之所以逆天而行,便是为了挣脱这个世界的束缚,挣脱天意的规定,因他本就是不该于这个世界出现的存在,他的出现便是天意难容,他也唯有逆天!

    可除了逆天挣脱离开这个世界之外,要问,是否还有什么令他眷恋的,便只有在这个世界所遗留的这段精彩绝伦,快意恩仇,笑傲江湖的经历。

    这段经历就是——情!

    ...

    ...

    (下午六点还有加更!求月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