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武侠仙侠 > 金刚不坏大寨主 > 1010:不死人!凭实力说话(求月票)
    灵觉在查探锁定到那一股龙气的刹那,江大力也并不着急降落下去,而是继续搜寻围绕那股龙气周围的其他强者气息。

    然而灵觉才延伸过去,他便骤然心灵有所感应,察觉到一股极强烈的危机与邪恶元神气息的入侵。

    “嗯?”

    江大力脸色顿变,脑海中登时浮现出一道魁梧壮硕如魔神般的身影。

    对方披头散发,手足颀长,脸容古挫,神色冷漠,额顶已略有秃顶,一双眼睛充沛着邪异与冰冷,敞开的大氅下显露出坚硬如岩石般的胸肌,予人狠冷无情的印象,亦有一股震慑人心的霸气。

    “是你?黑风寨主......没想到,没想到你居然真的在暗中支持李世民。”

    一道冰冷中略含讶异的低沉声音,传递在江大力心间。

    几乎同时,下方庭院的长廊拐角处,显露出一道魁梧壮硕的高大身躯,正仰头眼神含着奇异笑意凝视着他,可以察觉对方已闭起身毛管,收起身精气,停止了呼吸,故此才极难察觉其气息。

    “你是?”

    江大力心中一震,仔细端详下方这道雄伟中年男人。

    他是首次遭遇这样一个实力如此强横却又如此陌生的强者,而最令他匪夷所思的是对方竟甘愿保护唐国太子李建成。

    以此人的实力,纵然是如今唐国的皇上李渊都未必就能请动,为何却守在李建成身旁。

    莫非对方是与他一样的打算?想借助扶龙之功从唐国皇室得到什么?

    “这里并不适合说话,阁下可愿移步?”

    中年男人眼神含笑散发出一道元神波动,下一刻,其身影骤然一动,居然化作一道宛如龙形旋风般的气流迅速移动到了宅院外,以极其高超的身法速度向着索河而去。

    “这身法......龙神功?此人难道是......?”

    江大力双目一凝,眉头微皱,脚掌一跺魔鹰,催促魔鹰亦迅速追去。

    ...

    不消片晌。

    一道人影宛如一阵旋风落在索河的河面之上。

    墨墨的河水在月光下流泻着,银光闪烁,那人影背负双手立在河面上,也随着河水微微起伏,高深莫测。

    唰——

    空中,江大力的身影纵身飞掠而下,长长的黑色披风被狂风拉扯得扬起,随着他落下的刹那跟着抖落下来,尾端在河水中飘荡着。

    “黑风寨主,江大力......”

    中年男人背负双手,嘴角逸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淡淡道,“真没想到,年轻人你竟然这么快就突破到了归真境,看来,我的有些打算可能要为你改一改了。”

    “什么打算?”

    江大力凝视着对面略显秃顶的魁梧中年男人,沉声道,“你竟然会龙神功?你莫非是龙氏一族的人?据我所知,这门神功乃是龙氏一族的家传功法,会这门神功的,也只有与童氏族一族的族长以及龙氏一族的族人。”

    表面上话是如此说着,江大力心里却已通过面前中年男人那充满邪气的外表特征隐隐猜到对方的身份。

    童氏以及龙氏中能拥有归真境实力的强者,根据古籍中的资料描述,可能也只有寥寥两三人。

    但那两三人也许早就死了,且无论是从不杀生的童氏一族族人,还是大义凛然的令氏一族族人,都不可能如眼前中年人这般浑身邪气凛然,仿佛再世恶魔。

    若面前之人,真是那位只在古籍传说中存在的人,甚至可以说不是人的存在,那么这次为李世民夺位之事,便真是一个大麻烦。

    “呵呵呵......”

    中年男人脸现讶色,平静道,“你居然对童氏一族和龙氏一族如此了解?当真是令老夫意外,不过也是,你曾经在丰氏一族接触过童远,事后肯定也会调查童氏一族与龙氏一族。可惜......”

    中年男人神色带着感慨与落寞,“可惜老夫并不是这两族之人,只是一个被逐出家门的可怜人罢了。”

    江大力面色微变:“是你?不死人尹仲?”

    中年男人惊讶更甚,目露奇芒凝视江大力,声音低沉道,“你竟然知道老夫的名讳?不死人......不死人......呵呵呵,老夫的确算是一个不死的可怜人啊。”

    江大力心神大震,迅速凝聚浑身元气,紧盯着眼前看似中年,实则却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冷道,“没想到支持太子李建成的高人竟然是你,你又有什么阴谋?”

    “阴谋?”

    尹仲眼神中显露出难以言喻的浓浓悲伤与自嘲之意,“老夫活过不知多少年,却一直活在悲痛与无尽的孤独当中,无论老夫如何努力,似乎都只能给身旁之人带来悲惨的命运,老夫只是希望,心爱的人能够留在自己身旁,这可算是阴谋?”

    “嗯?”

    江大力目光微凝,察觉眼前这尹仲的状态明显有些不对劲,心绪波动极其激烈,时而予人一种孤独寂寞而又慈和的老人之感,时而又予人阴狠无情的邪气。

    这样的状态,令他心内不由诞生更多猜测,只怕如今的童氏一族已与古籍记载中的童氏一族发展得截然不同。

    “年轻人。”

    尹仲目光突然变得邪意而冷漠,如黑亮灯盏般锁定江大力,道,“老夫不想与你为敌,不想任何人再因老夫而死,也不想江湖再起腥风血雨,如果你放弃支持李世民,待李建成坐稳皇位后,李世民能给你什么,老夫都可以为李建成做主,答应给你。”

    “哦?”

    江大力心中一动,察觉面板内出现了任务讯息提示。

    然而尹仲这样的要求,他只在心内心思电转之间便已做出判断——不能答应。

    他向来不喜欢将主动权交到别人的手中。

    漫说眼前这尹仲行事邪意充满不确定性,便是当真稳妥,这样一个实力强劲的强者与李世民之间,要问究竟谁容易控制,究竟要寄希望于谁,答案也是不言而喻。

    毕竟,他要的可并非真只是一个王位这么简单,还需要在唐国经营起一股不弱的势力,可不愿卧榻之侧,有此猛虎窥伺。

    江大力收敛心神,双臂环胸好整以暇淡淡道,“同样的条件,我也可以开给你,只要你放弃支持李建成,我也可以做主,将来李世民登基后,你要什么,都可以答应给你。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要什么?”

    说到最后时,他心内也是涌起了强烈的好奇,不明白这种老怪物为何突然打起了唐国皇室的主意。

    尹仲目光一闪,从容笑道,“看来你是想掌握主动权,年轻人果然够气盛,要让老夫答应放弃支持李建成也可以,凭实力说话。

    你我都知道,未必能杀死对方,若是能点到即止,以不伤和气的方式解决问题,那自然是最好的相处方式。”

    “竟然同意了?”

    江大力心中惊讶,只觉面前这号称不死人的尹仲行事作风简直邪意难测,不过对方说的也的确是有道理。

    大家同处于归真境,一个号称横练无敌,一个号称不死之躯,真打起来也很难杀死对方,没必要因此成为生死仇敌。

    主要也是仅凭李建成和李世民这两人,也没资格令他们这两大归真境的高手成为生死之敌。

    若是能在条件合适的情况下各取所需,那么自然是皆大欢喜。

    但即使各取所需,也确实要以实力说话,分出谁占据主动权,谁才能在将来获取更多的利益,这也无可厚非。

    当即,江大力目视尹仲颔首道,“好,你我本就没有仇怨,解决这种利益纠纷,的确可以点到为止,不过你到底想要什么,现在可以明说了。”

    尹仲哈哈大笑,“年轻人,你太过自信了,老夫想要什么,还要看你能不能赢过老夫再说。”

    话音方落,尹仲脚掌一动,身躯突然没入水中,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丝亳阻延和滞涩,甚至连水花都不曾激起。

    江大力全神贯注盯着尹仲每一个动作,从对方脚掌一动到下沉水面之时的动作、眼神、腰部发力等等的配合,全都观察入微没有放过任何细节。

    但一直到尹仲沉没水面,也未曾找到对方浑然天成的动作之间的任何破绽,加之无懈可击。

    这一切说起来话长,实则尹仲不过是在半息不到的功夫里就已如一滴水没入了广阔的河水当中,甚至连气息、元神都已察觉不到,仿佛彻底消失。

    纵然以江大力已可锁魂的元神,居然也无法锁定对方的气息与位置所在,仿佛对方在这刹那间就已形神俱灭,行迹无踪。

    “不愧是活了超过五百年的不死人!”

    江大力蓦地闭上双眼,浑身金刚元气鼓荡,浑身魔气森森,进入到了9级魔意魔的感官当中。

    他知晓尹仲的消失并非是真的消失,而是借元神之力所造成的假象。

    这也是实力达到归真境界后的强者对元神之力妙用产生的手段,可借元神力量惑乱鬼神,迷惑人心。

    对于弱者而言,这样的手段一经施展,即使对方就站在你面前,你甚至都看不见对方,一对招子完全成了摆设。

    江大力自然不会受惑如此严重,但此刻他也心知单凭眼睛、耳朵、鼻子等感官捕捉对方的行踪已是痴人说梦,因为当这种种感官捕捉到讯息并传递到大脑之时,就已经迟了。

    此刻在魔的感官之下,他对周遭事物的把握更为清晰入微,河水流动的速度都仿佛变慢了,风吹来到身侧也似在减速。

    这并非时间变慢了,而是他的思维反应速度在9级魔意状态下加快了数倍不止。

    夜风愈吹愈起劲,河面水波激荡。

    突兀间天边竟也冒出了些电光,仿佛有乌云在汇聚。

    漫漫水波之上,仅有江大力一人独立在水面上随波起伏,他的心灵也在此时彻底沉静,心跳几乎与水波起伏的轨迹相同,形成一道波浪的心率线。

    就在这时,一阵阵异常的水波浮动骞地从左后方传来,又很快到了右后方,就仿佛一条紊乱了心率线的异常波动,不和谐的蹿入其中,水浪仿佛在蓄势、凝结,冲击而来。

    这是尹仲出手的先兆。

    轰隆一声!

    一股巨大的宛如龙形般的水浪突然暴起,四下的空气都瞬间被抽空带动,由上下四方齐往江大力背影吞噬而去,囊括四周完全避无可避。

    任何人面对这突如其来宛如来自地狱的攻击,只怕都会措手不及被碾压成粉碎。

    然而江大力仍安稳立在水面上,浑身衣衫鼓涨,同样蓄势已久的金刚元气迅速在全身蔓延,也不转身,只后撤一步,顺势一肘子宛如炮弹一般,侧身力击而出。

    呜嗡!!

    他全身瞬间金光璀璨,头发丝都如金丝铸成,一大圈空气气浪在手肘突刺下挤压得爆出闷响,与轰来的水龙对攻在一起......

    ...

    ...

    (求月票,晚上加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