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武侠仙侠 > 金刚不坏大寨主 > 1013:黄泉泪,地狱火,老和尚讨酒!(求月票)
    “您触发任务《张三丰的善意劝诫》

    任务内容:宋国杭州西湖雷峰塔塌陷下沉,引起隐仙张三丰的不安,他推算到雷峰塔塌陷或将引起一场天下浩劫,这其中的诸多隐秘,还要自数百年前的一个神魔故事的传说引起。

    传说当中,西湖乃是群魔之泪汇聚而成,被称为“黄泉之泪”,而在雷峰塔底则是另一个魔一般的世界,那个世界充满地火岩浆,乃是魔的孽根所至,被称作“地狱之火”!

    为避免黄泉之泪与地狱之火对冲在一起,形成一场弥天浩劫,神话故事当中的女娲便在这二者之间放置了一块神石用以缓冲隔绝。

    群魔诅咒,贪婪的人终究会觊觎神石而将神石带走,届时便是天下大乱之刻。

    神魔故事的传说虽是存在虚假杜撰的神话幻想成分,但无风不起浪,张三丰夜观天象后,推算雷峰塔塌陷或将引起大难,遂请您前往查探究竟。

    任务要求:1、查探雷峰塔塌陷是否引起灾难;

    2、若有灾难便尽力解决灾难。

    任务奖励:完成任务1后与张三丰好感提升1000,武当派好感提升1000,宋国声望提升1000;

    完成任务2后与张三丰好感提升至尊敬层次,武当派好感提升至尊敬层次,宋国声望提升至崇拜层次。”

    一望无尽的白悠悠云层当中,江大力坐在魔鹰背上的冰魄玉石大椅中,一面饮酒,一面查看着任务列表中之前在武当山临行前触发的任务,陷入沉思。

    “神魔故事......数百年前,看上去这故事与白娘子和许仙的故事一样,很可能又是搜神宫刻意杜撰传播的啊......也只有搜神宫的神喜欢整日拿什么神与魔之类区别于俗人的话题制造噱头,显得高人一等的臭屁样子。”

    “不过......若真的是搜神宫杜撰的故事,那么这故事中还的确是可能意指一些事件与人,指不定就会有什么阴谋,张老道也不会无的放矢,还是有必要去雷峰塔看看。”

    江大力摇了摇空瘪瘪的酒壶,随手将酒壶塞入下方座位的储物格内,思忖片刻,又从储物格内拿出一个小木盒打开。

    木盒内装有黏土,黏土中则安置有一颗药珠。

    这是最后一滴千年黄参汁的药珠,他一直珍藏并未动用,打算将之当做未来对付雄霸的底牌之一。

    不过现在要去探索身雷峰塔底下的凶险,稳妥起见,他还是决意将这颗药珠带上。

    前些时日诸多势力探索雷峰塔的视频,他看了不下数十次,如今心内还有不少疑惑与猜测。

    一是为何雷峰塔底没有发现那搜神宫之神的女儿白素贞,也即是杜撰的神话传说中那头凶蛇的尸体遗骸?又或者少林的和尚发现了遗骸,将遗骸藏了起来?

    二是元神已复苏的第一代邪帝谢眺为何在当日不见踪迹?

    三是雷峰塔底的那件盂钵究竟是被谁夺走,为何现在一点音讯皆无?

    对此他涌生而出的猜测是搜神宫之神的女儿白素贞或许并未死,在少林和尚进入之前就已提前藏了起来。

    而邪帝谢眺,则很有可能选择了魔师庞斑作为合适的寄体继承人,借庞斑之体离开了雷峰塔的束缚。

    毕竟依照天僧的说法,谢眺极有可能会以各种蛊惑类的方式,引诱魔道高手前往雷峰塔被其寄体,助其离开。

    三则是那盂钵很有可能是被搜神宫方面的高手夺走,毕竟根据古籍记载,那盂钵乃是昔日搜神宫的神赐给其门内的和尚去对付白素贞的,现在如此多人想要夺走盂钵,搜神宫内的那尊神也许会派人将盂钵再拿回来。

    所以此行他去探索雷峰塔塌陷可能存在的风险,也许就会遭遇到那尊魔神白素贞。

    “话说回来,那神的女儿白素贞,到底是蛇还是人,只看云家提供的古籍残篇,我都懵得弄不清楚到底是人是蛇......?”

    江大力心里吐槽腹诽。

    若是按照搜神宫杜撰的神话传说来说,白素贞那就是一条凶蛇,但从真实记录的古籍来讲,神本身也是人,怎么可能生出个女儿就成了蛇呢。

    除非神大胆到日蛇,并且还令蛇成功怀上,还生下了一个女儿。

    若真是如此,那么这操作也的确可以说是很神了,自称为神也没毛病,人做不出来这种事情。

    思绪起伏时,魔鹰突然鸣啼了一声。

    江大力与之心意相通,当即明白是到站了,当即坐稳扶好。

    魔鹰双翅一收,迅速往下俯冲而去。

    风声呼啸,周遭的云海登时像一匹匹白纱缎在身旁掠过。

    下方云雾稀薄,渐渐显露出了下方连绵的屋舍、农田、城池与广袤的在阳光下泛着光的西湖。

    江大力目光移向西湖一侧属于雷峰塔的方位。

    却见那里在高空看去已是一片残垣断壁的废墟堆积,被不少宋国士兵把守封锁。

    从残垣断壁的废墟中,似有大蓬热气持续往外蒸腾冒出,远远看去像是废墟底下有未燃尽的薪火在燃烧冒烟。

    “雷峰塔底下,当真有地火岩浆?”

    江大力目光一凝,催促魔鹰迅速向雷峰塔的方位降落下去。

    此时,下方把守驻扎的军营当中,早已有哨兵发现他的踪迹,吹响了急促的哨音。

    然而军营内却是阵营不乱,主帐中则是走出了一排熟悉的身影。

    “哈哈哈,江兄弟,你总算是来了!”

    岳飞粗犷豪迈的嗓音,自下方营地中传来。

    “寨主!”

    王语嫣与慕容青青二女也均欢欣叫了起来。

    魔鹰在快要落地时振翅掀起阵阵狂风缓冲,掀起一片飞沙走石,不少士兵头顶的方巾都被掀动狂舞。

    江大力含笑站起身,目光扫过岳飞、萧秋水、王语嫣、慕容青青等人,纵身自鹰背上一跃而下。

    在来杭州之前,他便早已传讯回应王语嫣和慕容青青二女可来杭州雷峰塔等候他,故此二女出现在这里,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江大力早已打算将《先天罡气》以及《不死神功》融入到《大力神功》之中,完成《大力神功》这门自创的主修内功的等阶晋升,化解自身真气总量并不雄厚的缺陷。

    如今这么久的时间过去,王语嫣也已在上次传讯中告知于他,对于功法的研究已基本达到理想阶段,可以进行尝试。

    这也是他将王语嫣喊来雷峰塔等候的缘故。

    随着他纵身跃下到营地之间,众人登时围拢了上来寒暄问候。

    看着一张张熟悉面孔,江大力心情也格外不错,与众人笑谈几句,随后便一齐步入帐内饮酒叙旧。

    一番觥筹交错,酒过三巡后,江大力才谈到雷峰塔之事。

    萧秋水面容一正,放下酒杯吐出一口酒气,神色凝重道,“江兄,雷峰塔底下的情况现在极为危险复杂,我曾冒险下去查探过,发现下面已是几乎成为一片高温烘炉,且还有机关保持运作,非常凶险,我尚且没有能力下探到最底部。”

    岳飞神色肃然颔首道,“不错!在萧兄弟之后,我也曾借金刚之力施展战字贴下去查探,可惜我身法不如萧兄弟,虽是扛过几轮机关,却也无法下到最底部。”

    萧秋水道,“有江兄你之前的嘱托,我们在查探无果后,便将这里封锁,严禁所有人进入,一直等你到来。这期间,有不少门派势力想要前来查探,都被我们驱走。

    但少林居然还有人前来查探,我们只能约定三日,暂时将少林的人拒之门外。还好今日你就已赶来了。”

    “哦?”

    江大力眉头一挑,“少林的人竟然还对这雷峰塔感兴趣?”

    岳飞凝重道,“不错,少林来的人是少林慧恩大师,慧字辈的高僧我记得在辈分上还要超越渡字辈,因此那位慧恩大师前来,我们虽将之拒之门外,却也不敢怠慢。”

    “慧字辈的高僧?”

    江大力目光一闪,想到了那日出现在雷峰塔大显神威的达摩传人,那位达摩传人的实力显然并未达到归真境,只不过仰仗盂钵的力量,方才能暂时与雄霸等高手周旋,最终却也被重创。

    那么慧字辈的高僧,又会是何等实力呢?是否已是藏龙卧虎的少林最核心的实力?

    心中才想到这里,一声佛号却在此时突然传来,于众人心间轻微响起。

    “阿弥陀佛!借问酒家何处有,原来竟在隐雷峰。诸位施主在此喝酒吃肉,何不再添加一副碗筷,也让老僧我解解馋吃吃酒。”

    “嗯?!”

    岳飞顿时虎目暴出精芒,萧秋水也迅速站起身来,惊道,“只怕是那少林慧恩大师。”

    江大力放下手中酒杯,道,“千里锁魂,元神传音。没想到少林居然对这雷峰塔如此重视吗?”

    此时,众人都听见那和尚的声音,却没有看见人,连江大力都还无法确定对方的位置所在,这少林古老慧字辈的高僧,显然实力深不可测。

    不过江大力如今实力已然突破,已丝毫不惧少林这种层次的强者,对于少林也就没有雷峰塔出事之前那般忌惮,如今倒是还坐得心安。

    “老僧也没料到,江施主竟当真能在如此年龄便臻至归真之境,当真是可喜可贺,只可惜施主错着一棋,现已酿成大祸啊。”

    那道声音继续传来,语气中已带了些悲悯之意。

    江大力冷哼一声,缓缓起身传出元神之音,“老和尚,看来你是要找本寨主兴师问罪的?”

    “岂敢岂敢!老僧我不过是来讨杯酒水喝,同时也是来帮江施主你解决麻烦的。”

    老和尚语气带笑,似在迅速靠近。

    江大力灵觉一闪,脑海中就浮现出一副画面,画面内一个老和尚出现在了军营之外,闲庭信步般慢条斯理走进了军营。

    一群士兵刚想喝斥拦截,那老和尚却双手合十吹出一口气。

    这一口气吹出,其衣袍鼓荡,沛然可怕的元气登时爆发开来,刹那间就形成一股旋风四转,卷起飞沙走石,令诸多士兵根本就站不稳,东倒西歪纷纷一屁股坐在地上,只能任由那老和尚长驱直入,来到主帐之外。

    “呵呵呵......和尚,你欲讨杯酒喝,也不必如此用强,本寨主现在便可敬你一杯!”

    江大力淡淡轻笑,手掌五指箕张蓦地一抓。

    登时桌面斟满酒水的酒杯飞起,随着他隔空一掌拍出,逆意九旋劲聚集爆发,杯子被这九种劲道充斥灌满,高速旋转,嗖地一下飞出。

    “好!老僧却之不恭!”

    几乎在酒杯呼啸飞去的刹那,帐幔突然掀起,显露出了一个满面笑容浑身肉滚滚宛如弥勒佛般的老和尚。

    这样奇异的一幕,令人只感到宛如行云流水般的艺术美感,只觉江大力抛出酒杯的速度与帐幔掀起的速度几乎完全一致。

    当所有人视线看去之时,便看到帐幔掀起,宛如掀出了一个老和尚来,那酒杯就好似恰逢其时刚好送入老和尚的手中......

    ...

    ...

    ...

    (晚上加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