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武侠仙侠 > 金刚不坏大寨主 > 1016~1017:墓穴!当年曲折隐秘(求月票)
    废墟间的地面出现了一个方圆一丈,热气蒸腾的入口,内部黑黢黢的仿佛深不见底,令人心悸。

    江大力伫立在旁站了片晌都感到呼吸滞涩,毛孔要被持续蒸腾喷出的闷塞热浪蒸得打开。

    “阿弥陀佛!”

    慧恩大师肥硕的身影以不符合其体重的轻灵身法闪掠而来,落在江大力身旁,与之并肩而立,神色凝重严肃盯着下方的入口,道。

    “如此磅礴的蒸汽,只怕纵然有十八颗神僧舍利布置成的阻隔屏障,这些时日也还是有大量西湖湖水灌入了岩浆池内。”

    江大力目光一闪道,“下去看看就知道了,我现在只好奇,那位神的女儿的尸骸可还在下方?”

    说着这话时,他眼角余光看向慧恩。

    慧恩大师明其心意,摇头道,“这件事也是我少林非常疑惑的,当日我那慧云师弟等人一同下去查探时,并未见到那位神的女儿白素贞的尸体,料想或许已是沉入岩浆池内火化了,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江大力想到第一邪帝谢眺,暗道绝对没这么简单,却也不再多话,冲着不远处的王语嫣等人道自己下去一趟身便会回来,随后施展金钟不坏身,纵身一跃,进了黑黢黢的通道入口中。

    慧恩紧随其后跃进通道。

    岳飞突然反应过来,看向一旁的萧秋水道,“我们方才酒席间可曾将塔底会触发的危险机关告知江兄弟?”

    萧秋水一怔,本是酒醉发红的面庞微白,道,“不好!我忘了详细说了。”

    “啊?”

    王语嫣和慕容青青均是色变。

    岳飞双目一瞪,立即看向废墟,想要冲过去,脚方迈开又不由停下,现在纵是追上去也已经迟了。

    “江兄弟实力比我们要高出太多了,再加上慧恩大师也在,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危险。”萧秋水宽慰了一句道。

    ...

    通道中。

    热风呼啸。

    冲腾热气狂涌袭体。

    江大力双臂一屈,一股澎湃气劲爆发后宛如在层层重压下缓缓环绕周身,构成金钟气罩护体,隔绝高温。

    金黄气劲才在黑暗空间中耀亮的刹那,江大力便感觉竟似已滑出了通道,来到了一个更为广阔的空间。

    他还未抵达这片空间的底部,就已溜目四顾将这片空间周围的环境看得一清二楚。

    只见这里是比之先前方圆一丈的通道更为广阔的一个地下空间。

    周围四壁居然有一排排黑黢黢的洞门。

    而此刻脚下越来越近的地面,则刻着一个一丈阔的圆圈,仿佛正对应上方一丈方圆的入口。

    江大力看到那圆圈,便登时有种即将落入圈套当中的感觉。

    那圆圈就仿佛是请君入瓮的陷阱,迫使他迅速想到这塔底的机关。

    当即低喝一声,在半空强行施展天龙七步便要挪开身影。

    “江施主且慢!......”

    上方才传来慧恩大师的一声提醒,江大力已是提气施展天龙七步强行扭转身躯,铿地一声落在了圆圈之外,感觉脚下石砖蓦地一松,似踩踏到什么机关。

    而这时,紧随而下的慧恩大师才轻灵落入圆圈之内。

    “快闪!”

    慧恩大师只来得及喊出一声。

    一声“轰隆”的撼天巨响蓦地爆开,整个宽广的地下空间都遽地地动山摇剧烈晃动起来。

    几乎在这同时,周遭一排排黑黢黢的洞门发出轰隆巨响,刹那接近。

    豁然之间,一排排洞门内电射滚出一颗颗径阔一丈的千斤巨石,由四面八方疯狂向着圆圈旁的江大力滚去,仿似要将人碾压成肉泥。

    而几乎在这同一时刻,偌大的洞顶也蓦地打开了道道豁口洞孔,唰唰唰赫然射下无数明晃晃的短剑,密集如雨。

    “快跟我来!”

    慧恩大师大喝一声纵身跃起,身法如电般直奔其中一个并未弹出巨石的洞门处,大手一挥,打出的气劲便将头顶短剑皆轰飞开来,险之又险的避开两颗砸来的巨石。

    就在此时,第三第四颗巨石又从对面狠狠碾压而来。

    慧恩面色一变,方想闪避。

    一道凶悍狂风伴随金灿灿的身影自身旁擦过,旋即宛如蛮兽般撞在那两颗巨石之上,轰隆一声振聋发聩的爆响炸开,两颗巨石在慧恩瞠目之下直接撞开,显露出一条通道。

    “走!”

    江大力浑身充满爆裂毁灭气息,大步如龙当先冲去,慧恩大师忙跟上。

    呼呼呼——

    其他六七十颗巨石自四面八方狂碾而来。

    “破开!”

    江大力暴喝一声双手拔刀,大步向的刹那,恢弘炽烈的刀气骤然横扫出一个半圆弧形。

    横扫千军!

    轰!——

    二十余丈的炽烈火焰刀气在黑暗的地底空间中暴涨,耀亮所有黑暗,与碾压而来的数十颗巨石碰撞一起。

    “隆”然一场震耳欲聋的爆响炸开,巨大的回响使得整个地底空间都在激荡中簌簌摇动,大片灰尘伴随爆炸开的石块四撞爆射八方。

    这狂暴一刀之威,几乎抽走了江大力三成真气。

    而数十颗巨石却也被刀气剖开炸裂。

    二人以护体真气震开头顶坠下的短剑,迅速蹿入那刻着“白素贞之墓”的唯一一个没有滚出巨石的洞门之内。

    在进入洞门之后,外面的机关动静也便彻底消停了。

    江大力和慧恩松口气,旋即一边交谈一边打量四周并不算气闷的山洞通道,一同向内前行。

    越是向内,蓬蓬蒸腾的热气便越是浓郁得扑面而来,环境闷塞难受。

    “方才那机关我少林之人上次来也遭遇过,但我们皆知化解方式,倒是并未触发。”

    “化解方式就是落在那圆圈当中?”

    “倒也不是,那只是第一个步骤,这塔底机关众多,据闻乃是出自昔日那位法海高僧的手笔,那高僧不愿任何人妄动神石而引起天下大难,于是在这塔底设置了诸多机关,并将化解方式告知了我少林。走这边......”

    江大力依言而行,一面调气观察四周一面与慧恩交流,只觉这通道似四通八达,好像还串联着其他的通道,犹若一个迷宫。

    “既然这塔底有如此多的机关,你们当日为何还要拿出那块神石,倒不如放在内部,也无人能拿走。”

    “江施主你太小觑天下英豪了,不提旁人,便是你的实力,方才那第一关足可格杀九成九江湖人的机关,便于你无用,若是你闯入这塔底,假以时日还是能夺走神石的。

    况且当日我少林之人也的确并未将神石带出塔底,依旧是留在其内,可当我少林之人与几方人马争斗之时,却就有高手潜入塔底夺走了神石。

    那高手必然也对塔底机关颇为熟悉,并且暗中观察了我们化解机关的方式,而且实力可能已不弱于你我。”

    江大力皱眉,“一个实力不弱于你我的人,一个对塔底机关这么熟悉的人,一个在那样的关头夺走神石的人......你说那人会不会就是搜神宫的神派来的人?”

    慧恩走过一处拐角,脚步一顿道,“江施主你的猜测也有道理,我们也曾这般考量过,但搜神宫已是隐退江湖数百年,这数百年间再没有人发现搜神宫之人的踪迹,也没人知道搜神宫究竟在何处,因此这猜测只能是猜测,还无法完全确定,你看。”

    慧恩抹去头上汗珠,让开半个身位。

    指向前方热气蒸腾中摆放的一个棺椁。

    江大力目光一定,立即前进几步,便看到前方黑暗的角落中,居然摆放有一口石棺。

    石棺上赫然便刻着五个大字“白素贞之墓”!

    除此之外,还有一具披着袈裟的枯骨便颓然委顿在石棺之旁,在翻滚的雾气中显得异常诡异。

    想来这幅尸骸,便是昔日打造此地并埋葬神的女儿白素贞,且将神石封存在此的法海和尚。

    “阿弥陀佛!”

    慧恩大师目视着尸骸眼帘垂下,捻动手中念珠低念佛咒。

    江大力聚气运转护体元气,迫开水蒸气,标前几步,便看到尸骸旁的石壁上,居然还写着一段冗长的壁文。

    他掀动披风手掌一挥,吹开大片雾气,发现壁文很可能是出自法海的笔迹。

    其中所讲述的,便是有关盂钵与神石的秘密,有关神的女儿白素贞之死的隐秘。

    一直以来,对于西湖盛传的白蛇传说,他最初翻看古籍后的理解,还道是雷峰塔底下有一条凶兽白蛇为祸世间。

    当时就定居在西湖附近的搜神宫之神为了消灭白蛇,于是神派出宫中的一位和尚手持盂钵消灭白蛇。

    在这其中,和尚却也不敌白蛇,于是便利用了对白蛇有恩的一位许姓男子,借其手将白蛇杀死。

    但之后经过多番情报的搜集,他又得出了一个可能性的真相,便是雷峰塔底下所谓的白蛇,未必就是凶兽白蛇,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是搜神宫之神的女儿。

    直到从慧恩口中,他才知道第二个版本的故事,即神的女儿因爱上了一个平凡普通的许姓青年,于是遭到神的反对阻止,最终才演化出之后的一系列事情。

    搜神宫之神为了掩盖家丑美化女儿的死,于是杜撰了一个凄美的神话传说,将办事不利的和尚法海定义为棒打鸳鸯的反派,传唱数百年。

    但现在,看到岩壁上所刻的文字,他才知道第三个版本的种种故事真相,以及神石的由来,不由心中震惊错愕。

    慧恩大师也在此时上前几步浏览文字,脸色连番变幻,最后叹道。

    “原来竟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可惜,可怜,可悲,可叹。”

    江大力收敛心绪,起身淡淡冷笑一声,“真是多情自古空余恨,没想到,这位神的女儿一心想和那许姓男子私奔,最终却逃不过强权与利益的打击,那许姓男子竟是使用盂钵偷袭,将其杀死。

    所以,神的女儿并非死在和尚手里,而是死在了其心爱的平凡普通的男人手里。”

    慧恩大师叹道,“老僧也没料到,事情的真相竟是如此,不过可以看出,法海高僧也是颇感意外。

    他将盂钵送给许施主,也许是考验许施主对白施主的真心,万没料到许施主因为害怕神的威胁,居然对一片痴心的白施主实施偷袭。”

    江大力淡淡道,“以白素贞的实力,连神都要赐神石所构造的盂钵给法海,才有可能与之抗衡,岂会被区区一个普通人持盂钵杀死?之所以能办到,只怕也是其心已死,万念俱灰。”

    说到最后,江大力嘴角翘起冷漠弧度,“说到底,这世上,最经不起考验的,也就是人心,可悲可笑。”

    话说到这里时,他的灵觉已最大限度放开,暗查四周任何可能存在的藏有敌人的角落,尤其是面前的石棺内部。

    他不相信那位神的女儿会真的死了,一个实力可能超越了谢眺的魔神,岂会那么容易死亡?

    连谢眺都能以执着的魔念借地尼而复苏元神,白素贞只怕更是不会死去。

    然而这一番查探,四周寂然无声,根本没有任何异常。

    江大力微微皱眉时,慧恩已是“隆”地推开了石棺的棺盖。

    登时一大片滚滚热气铺面而来,使得二人所处的石窟内温度急剧上升,几乎宛如火炉一般。

    慧恩挥散雾气,回身道,“江施主,这石棺内,除了去往之前放置盂钵的入口,并没有那位白施主的遗骸。”

    江大力走过去一看,便只见到石棺未端有一个三尺丁方的入口,大片蒸腾的高温气浪,便是自下方的入口中冲出,足可想象这下方内部的糟糕可怕,令他的心情也变得糟糕透顶。

    “一个洞又接一个洞,老子今天是专门来打地洞的,这三尺入口我看就是难为人的。”

    江大力低骂,将大力火麟刀背负身后,施展缩骨功,身体登时在一阵噼里啪啦中缩小了两圈,勉强到可以钻入下方入口的状态。

    但紧接着他突然意识到什么,看向一旁雾气中宛如一堵肉山般的慧恩大师。

    慧恩神色尴尬合十道,“江施主,失策失策,到了这里,老僧就无法陪你下去了,老僧这一身肉,可是缩不了分毫。

    这......这实属意外......”

    ...

    ...

    ...

    (晚上加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