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综合其他 > 冷香盈袖 > 第一百零四章 尘埃初定(下)
    “真是对不住了,小姐,这儿连水也不能给您倒一杯……都是奴婢疏忽了……”彩云一紧张起来就要搓手,低着头,脸红得像熟透的虾子,小声向沈渊赔着不是。

    沈渊收回手,出声止住了她的窘迫:“以后你也是冷香阁的姑娘了,不用再自称奴婢。我会吩咐人,给你换好一些的家什器具。这几日,你无事就待在自己屋里,不许乱跑、乱见人,每天早起去我房间听吩咐。”挑了简短要紧的话安排好,沈渊起身准备走,她眼睛酸涩得难受,头也发晕,怕是伤风厉害了。

    “还有,”她的脚步顿在门前,“记着,和别人说话的时候,别再搓你那双手,难看得很。”

    “是。”彩云弓着身子应下,一直送着沈渊到了门外,得了话才退回来,关了门脱鞋上床,抱着膝盖不知前路几何。

    回了房,绯云和绯月都没在,沈渊撂下手炉,头晕得不行,拎起保温暖箱里的小水壶,倒了满满一杯热水,一点点吹着喝了小半杯。绯云听见这边门响,放下手里活计赶紧过来,服侍着她摘了珠花,换了软鞋,换了衣裳上床躺着。

    沈渊不要盖被子捂出一身热,让绯云抱了条薄毯来,盖在身上,歪靠着床头软枕没精打采,腹诽自己昨天怎么就脑子不灵光,把斗篷给了观莺,就是不肯先穿上新的再和她说话,平白冻了小半夜,要是再烧起来,可不是要受大罪了。

    当时怎么想的来着……沈渊闭着眼,脑海中着当时的情形。

    当时她出了门,到厨房叫绯云回去找衣服,叫那个婆子烧水装食盒,给观莺送饭擦身换衣服,又灌了汤婆子塞着。收拾好了观莺还没醒,她没忍住,过去摸了摸观莺的手,冰凉凉的,比她这个体寒的人还凉。她想起来之前观莺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她的斗篷。她忽然动起手来,解了斗篷盖在观莺身上,叫婆子搬个凳子来,自己留在小屋里等。

    绯云本来想劝阻,可是沈渊面色阴沉,只抬手示意绯云别插嘴。绯云说回去再拿一件来,沈渊像是没听到,顾自吩咐婆子搬个凳子,让她们俩都出去,不许擅自进来……

    “姑娘,姑娘?”绯云的声音掺着辛辣的甜味飘过来。沈渊也不知道是想得出了神,还是头晕迷糊了,竟没发现绯云已经去而复返一趟,端回一大碗浓浓的姜汤:“姑娘快喝了再睡,等睡醒了,奴婢叫人去请大夫。”

    “不用了,我睡一会就好。”沈渊慢慢喝完了姜汤,额头浸出一层薄汗。绯云拿帕子帮她擦了,又要找醋来熏,又想起来用巾子热敷,都被她否决了,说先去给阁主回话,彩云愿意做花牌,她会亲自调教。

    打发走了绯云,沈渊摸摸头上的双螺髻,的确梳得够高,不影响歇息。她抱着毯子侧躺着,迷迷糊糊地思考如何调教。冷香花魁素来不是长性人,又一向懒得多管闲事,如今给自己揽了个活,再头痛,也不得不仔细考量着做完。

    已经十七岁了,能学何种技艺?做个普通花牌也不需要什么琴棋书画,无非就是舞蹈、歌唱,再好点的会些琴艺、懂些茶艺,最好还是通一些诗书,不要张嘴就惹人笑话……

    沈渊想起来一条,当初观莺出头靠的是月琴,在那之前她除了美貌,没有什么出挑之处。听阁主说,观莺是和那个串通好的琴师学的,得空就抱着琴闷头苦练,不过短短数月,琴技就突飞猛进乃至妙极。

    如此也可见,这人若被逼到了一定份儿上,什么苦头都吃得的。彩云之与观莺必然有怨怼,却可为求庇护隐忍不发,如此性情,亦正合了沈渊的心意。她难免想起秋筱,刚进来时百般不肯、千般不愿,仍向一衣一食低了头。

    秋筱?从前盛秋筱初初开场,不正是一舞名动陌京?沈渊忽然一激灵,惹得绯云差点倒洒了醋。

    “姑娘……是这味儿太大了么?”

    绯云局促地捧着个醋瓶。沈渊陷入沉思的时候,她当真去拿了浓浓的老陈醋来,倒在铜盆里熏,满屋子登时一股呛人的味道。

    “快快、快撤了……咳……”沈渊被呛得不行,立刻挥着手让绯云赶快处理干净,开窗通风,自己扯了厚被子严严实实地捂上。

    绯云忙依言端走醋盆,敞开两扇窗户,又打着扇子跪在在床边不断地驱赶着醋味,急得脸通红,连声道自己错了。沈渊不想吸进这味道,拿被子捂着口鼻含糊不清地道了阵下不为例。

    过了好一阵子味道才散干净,沈渊撵着绯云去把醋盆倒了,人就直接留在厨房,亲自给她做现擀的片儿川当作认错,不许软塌塌、一煮就烂了,肉片儿要足够鲜,雪菜要炒出香味,还要放足足的冬笋,那笋片儿更务必要切得薄如纸。

    这么琐碎下来,怎么也得耗上小半时辰……沈渊的思绪又偏了,而且偏得极为厉害。刚刚绯云还见缝插针回了话,说阁主夫人称知道了,已经交代了下面的人归整,余下一切都由小姐做主。

    都由她做主,那就索性让彩云留在后院,继续做个粗使丫头,也省得自己劳神费心——沈渊被醋熏得脑仁疼,像有根针在后脑一下一下地戳,人也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她觉得,一定是早上跑出去吹了风,才平白引来这阵甩不掉的细碎折腾。

    真好,她才刚刚有了点头绪就被醋味熏跑了,现在需要努力找回来。絮絮交代了那么多,只想让绯云在外面多待一会。

    也还好,闹腾了这一下,沈渊倒是不那么头晕了。关了窗,屋子里又温暖回来,她赶紧丢开厚被子,用手扇着风,飞快地回想了一遍。

    似乎是想到了盛秋筱,想到七夕夜一舞惊艳。彼时花魁在月下花前,陪着姓离的公子对酌,却也听得风声,晓得前头的好光景。听闻,那舞姿是极美的,惊鸿一现,恍若天人,四座争缠头,群芳无颜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