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历史军事 > 长姐为家:乱世医女情 > 卷一 独撑家业报父仇 第043章 药库着火
    “叔公,情况怎么样了?”看顾鑫直起了身子,顾明琴马上凑过去,急切地问道。

    顾鑫却是摇摇头:“看不出来。不过冯德明应该是判断正确,这位姑娘中了毒,只是何种毒素,我也猜不透,只是觉得有点熟悉,应该是我遇见过的,只不过……”无奈地摇摇头,对于这似曾相识的感觉,顾鑫怎么也想不透。不得不放弃,重新抬起头,“冯德明怎么说?”

    “冯大夫说,这位姑娘中了毒,因为不知道是何种毒素,所以不敢随便下药,以防相生相克。好在,这位姑娘还有呼吸,虽然微弱,但还算是均匀,说不定会自己醒过来。”

    顾鑫连连点头,不由地赞道:“冯德明说的不错,现在这个时候,我们没办法做什么,只能等着她自己醒过来……”

    “那我们就这样干等着?”顾明琴到底还年轻,脾气急,有点不愿浪费时间。

    顾鑫回过头,望着女孩,果然如己所料,女孩皱起了眉头,显现出不耐烦。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笑问道:“这才多长时间,你就等不了了?别忘了,你爹曾经和你说过,做大夫的,最重要的是耐心。”

    听到这句话,顾明琴先是一愣,随后慢慢的恢复平静,眉头轻舒,转向床上的女孩:“这位姑娘真的可以醒过来吗?”

    “还有呼吸,就应该没问题。”顾鑫非常笃定。

    顾明琴回头,望向老人坚定的眸子,钦佩之情油然而生。四目相对,她看着老人,重重地点点头。

    重新坐在床边,看着昏迷的女孩。第一次,顾明琴认认真真的打量着她。哪怕是在医馆,大部分时间里,自己都是在看医书,偶尔回头,也只不过是看看,这个女孩醒过来没有,其他的,并未怎么关注。而此时此刻,顾明琴才算是真真正正地看清楚了女孩的模样,她看起来如此清秀,应该是和自己差不多大的。

    顾明琴想不出这个女孩经历过什么,饶是如此,也依然可以感受到她的不易。这个年纪的女孩,本应躲在深闺中读着诗词歌赋,再不济,也是飞线织布、做做刺绣。而这个女孩却随着他人四处奔波,其中艰辛可想而知,何况这个女孩很有可能是身中剧毒。由此可见,这个女孩必然受过一些残酷的待遇。虽然没有亲身经历、亲眼所见,只是简单地想一想,都有可能让人毛骨悚然。思及于此,对于身边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顾明琴在心里充满了怜惜。

    “唉……”

    一声叹息惊醒了顾明琴,抬头看去,却见叔公俯看着女孩,还是如刚才一般,眉头紧锁,若有所思。怎么回事,叔公为什么叹息,是不是想起什么了?回头看去,女孩依旧睡得安稳,没有任何醒过来的征兆。顾明琴放了心,回过头来,深吸一口气,面对着老人,刚要开口,突然“邦”的一声,房门被推开了,顾忠焦急的面容出现在两人面前—

    “大小姐、二老爷,你们赶快去看看吧,药库,药库着火了。”

    当顾明琴和顾鑫急匆匆地赶到药库时,才发现前方已经是火光冲天,火势蔓延开来,眼看着就要烧到旁边的药田了。幸好,有些人已经拿起水桶,在那里不停地扑火。

    “快快快,你们快点,干什么吃的,动作那么慢?我警告你们,如果这个药库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顾家韦站在药库前方不远,在那里张牙舞爪、发号施令,嘴里骂骂咧咧,半天停不下来。无意间回头看到身后的两个人,先是一愣,而后仿佛是看到了救星一般,激动不已,反身向他们走去:“叔叔、明琴侄女,你们终于来了,我可是……诶,叔,你要干什么,别过来啊……”

    眼看着顾鑫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个大棒子,举起棒子,向自己冲了过来。顾家韦来不及细想,拔腿就跑,边跑边回头:“叔,你要干什么,有话好好说,我是你的亲侄子,把我打死了,谁给你养老送终啊……哎呦……”一棒子下来,不偏不倚,刚好打在大腿上,疼痛袭来,顾家韦大叫一声,向前一扑,重重地栽倒在地。

    “我打死你,你这个混蛋,不孝子。”顾鑫说着,再度举起了手里的木棒。

    强忍着疼痛,顾家韦滚到一边,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听见“邦”的一声巨响。回头一看,那巨大的木棒现在就躺在自己刚才的位置上。如果自己的动作慢一点,那后果……禁不住打了个寒战。余光中,顾鑫再度举起了木棒,顾家韦立马回过头去,下意识地伸手一挡:“你凭什么打我?”

    “凭什么?难道你还不知道吗?”顾鑫呼吸急促,显然是气愤到了极点。

    “与我无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起火。”顾家韦觉得冤枉、觉得委屈,难道在这个二叔心里,自己这个亲侄子还比不得一堆烂草?

    “和你没关系?”顾鑫恨恨地反问。腾出一只手,指着那个燃着熊熊烈火的房子,有些激动地说道,“这个药库,在这个地方已经有了三十多年,从来没有失过火,怎么会在你这里出了事?”

    “我不知道。”顾家韦大声喊道,拼命地摇着头,似乎在呐喊自己的无辜。

    “你不知道?”眼见着顾家韦皮糙肉厚,打死不承认,顾鑫更是愤怒不已,再度举起了手中的木棒。然而这一次,却被人拦住了—

    “叔公,一定要冷静,二叔毕竟是自己人。”顾明琴抓住老人的胳膊,有些急切地说道。

    “自己人?”顾鑫一阵冷笑,仿佛是听了一个笑话。回头指着趴在地上、呻吟不已的男子,质问顾明琴,“你知道你这个亲人、你这个二叔,做了些什么?丫头,我早就和你说过,他们两个是不能干涉医馆之事,他们什么也不懂,尤其是你这个二叔,简直是废物一个了。”

    听到这句话,顾家韦有了反应,慢慢地回头,看着身后的老人。不曾想,却被他狠瞪一眼。打了个寒战,急忙移开了目光。

    “那叔公告诉我该怎么办,按月发钱,无条件的养着他们?”顾明琴反问。

    听到此问,老人一愣,不由得回过头来,望着顾明琴严肃的表情,倒不再开口,瞥了一眼地上的顾家韦,举着木棒的手慢慢地放了下来,轻轻地叹着气,摇着头,好像是非常无奈。

    顾明琴放开老人,也忍不住低头,看向脚下那个战战兢兢地中年男子,顿时心生厌恶,扭过头去,不想再看他。前方,大火依然在燃烧,只是和刚才比起来,小了许多。看得出,火马上就要灭了。这让顾明琴禁不住长松一口气,不管损失如何,火灭了,就是一件好事。

    回过神来,看向顾鑫,顾明琴劝慰道:“叔公,你生气,孙女可以理解;你想惩罚二叔,也不是不可以。但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弄清楚起火的原因。二叔既然说,和他没有关系。那我们等会就好好地检查一下,查清楚根本原因,把事情弄清楚了,如果确实是和二叔有关,那么叔公要打要罚,二叔自然是无话可说,只能认打认罚。”

    下意识的回头,看向地上的男子,好巧不巧,对方也看着自己,目光恨恨,恨不得把自己吃了一般。对此,顾明琴选择无视,很快便移开了目光。

    “还能查清楚么,都已经烧没了?”说到这里,顾鑫再度回头,狠狠地瞪了一眼地上的顾家韦,瞪得他打着寒战,移开了目光,才罢了休。

    “怎么不可能,仔细找找,总会有蛛丝马迹的。”顾明琴拍着老人,温言劝道。

    老人听她这么说,也只得暂时作罢,哀叹一声,也不再去看地上的侄子,只是回过头去,看向不远处的熊熊大火,看样子,快扑灭了。可问题是,灭火容易,有些东西没有了,那就不好办了。思及于此,老人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差不多半个时辰,火光终于扑灭了,看着急匆匆地向自己而来的药田管事老李,顾鑫迫不及待地问:“情况怎么样?”

    “都没了,所有的药材,还有今年的收成,全都……二老爷,你怎么了……”话未说完,就看见顾鑫闭上眼睛,向后倒来。老李本能地伸出手,接住了他。

    顾明琴也是如此,两个人搀扶着顾鑫,走到旁边的石凳上,让老人坐了下来。轻抚着他的背,顾明琴安慰地说道:“叔公,别着急,总会有办法的。三叔他们去买药材,很快就回来了……”

    “他们回来有什么用,他们买的只不过是一部分,其他的呢?医馆刚刚恢复正常,就缺医少药,迟早有一天,将不复存在的啊……我对不起大哥啊。”顾鑫哭了,捶胸顿足,后悔不已。

    顾明琴放开他,慢慢的站起身来,看着面前白发苍苍的老者,心内五味陈杂,难以形容。转过头去,望向仍然趴在地上的顾家韦,对方挣扎着,似要坐起身来,一遇上自己的目光,便偃旗息鼓,胳膊一伸,重新趴在地上,呻吟不断。对于他,顾明琴心里也充满了愤恨,不管有意无意,今日之事,他顾家韦脱不了干系。但此时此刻,对于顾明琴来说,来不及考虑这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