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言情小说 > 我在金融公司实习的日子 > 第四十八章 笼络人心
    王文杰说我是技术部的福星,自从我来了公司,没少给他们技术部搞福利,我说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从技术部那里出来的,那里的人都是我的兄弟姐妹,为他们谋福利再正常不过。魏斌拿着一根烟笑呵呵的说我还是运营部,广告部,销售部的福星,乔峰一脸懵逼,不知我们所云的是什么,就着急的问这个福星怎么说,魏斌就给他说因为我工作容易了,绩效上去了,钱包也鼓起来了,乔峰问我啥时候想想催收部,我说催收部和我离得太远,乔峰说远怎么了,也不是后娘养的,都是一个公司妈生的,我说话粗理不出,但是催收部和我这边没什么交集,我也不了解,想帮忙也是老虎咬刺猬,无从下口呀。乔峰悠悠抽口烟,说也是,总不能让直播部门的小姑凉在视频里讨债吧,别到时候债讨不到,把菇凉们也丢了。我说这样,兄弟们为公司起早贪黑,没日没夜的也幸苦了,晚上拉上出去聚聚,哥们儿请客。乔峰一听立马眉开眼笑,说还是我上道,然后冲着王文杰和魏斌假装生气的说TMD,你们两个挣了钱也不出点血,抠死你们。王文杰和魏斌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我说钱难挣,屎难吃,他们有家带口的,估计也不够花,我替他们犒劳一下兄弟们,乔峰说行咯。

    定了吃饭时间和地方,楼道烟民会也散了,我回到办公室,看到有一封邮件,是刘丽发来的,说要过新年了,祝福我在新的一年平安幸福等等之类的,我坐在椅子上,想起了刘丽的迷人的风韵,竟然无耻的有了反应。我刚想深呼吸,冷静冷静,糖豆,小宅,白羽敲门进来了。

    我问她们有什么事,她们说之前我让她们整理的资料准备完了,让我过过目,我说放着吧,我一会儿再看,但是她们并没有要走的意思,依然站在那里,好像有什么话要说,我问她们还有事儿嘛?她们说年底了,感谢一年来对她们的照顾,想请我吃顿饭,我说饭就免了,以后好好努力,加油做一个优秀的管理者。她们说不能免,说着就要围上来死缠烂打,我心想这还了得,被她们看到我的囧况,不得笑死,为了避免场面过于尬尴,我怒斥一句,好,今天我已经有约了,明天中午跟你们吃,她们说中午不能喝酒,吃不到位,晚上吧,我说行吧,还是她们想的周到,三女听到这话才高兴的走了。我给林岚发了条微信,告诉她晚上加班,不回家了,林岚发来个可怜的表情,让我别太辛苦,我说知道,让她早点睡。

    晚上,公司附近的酒店包房内,当我,王文杰,魏斌和催收部的七八个人站在一块的时候,瞬间感觉我们很稚嫩,稚嫩的像刚走出校园的人。催收部的人长得不仅五大三粗,而且个个肤色都黑,脸上还有一些由于常年出去催款,留下的各种岁月的痕迹。

    简单认识之后,我给乔峰扔了一盒烟,让他招呼催收部的兄弟坐下,然后点了十几道菜和两瓶汾酒。随便聊了聊,我了解到这些人都有些江湖气,挺讲义气,就和小时候坐班里最后一排的学生一样,看着坏,相处熟悉了,但凡你遇到事儿,他们敢第一个站出来替你出头。

    服务员把菜和酒端上来后,乔峰招呼催收部的人倒满酒,站起来一起举杯,说今天感谢我的盛情款待,以后有用的着他们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也站起来举起酒杯,王文杰和魏斌跟着我举杯起身,我说谢谢兄弟们,我干了。说完我仰头喝掉了杯里的酒,他们也都一口喝掉了自己杯里的酒。

    喝完酒坐下,我让在座大伙儿随便吃随便喝,不够直接招呼服务员,大伙儿高兴的说好。席间我接受了所有人的敬酒,一圈下来,两瓶汾酒已经见底,我又让服务员上了两瓶,告诉大伙儿今晚必须喝尽兴,不醉不归。大伙儿再次举杯,感谢。

    魏斌举着杯子说这些哥们儿太能喝了,换成他那样喝早就趴下了,我说对于能喝的这点都是小意思,王文杰拿着酒杯和我和魏斌碰了一下,抿了一口,说这才叫江湖,这才叫人生。

    我们大概喝到半夜十二点才结束,大伙儿摇摇晃晃,拍着肚皮,满意的和我告别后,就都离开了。我站在酒店门口,吸了几口气,搓搓手,哈一口气,晃晃悠悠的朝租的房子走去。

    此时路上没人,路灯把人的影子拉的长长的,我走了没多远,看到前面走着一个身穿黑色羽绒服的人,看身材应该是个女的。她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我也不算是跟着她走,我只是走在回去的路上,走的慢了点而已,但是前面的人一直都走在我前面,让我很费解,说她是尾随我吧,她走在前面,说我是尾随她吧,我走的是回家的路。那就只能说明是她和我回的是同一个小区。

    就这样我们一前一后,不紧不慢,保持着一个距离走着。几分钟后,小区的大门出现在我的眼前,那个女的走到门口,突然加速跑了起来,我心说这是把我当坏人看待了,于是我大声冲她喊,跑什么,女的惊叫一声,脚底下不知道踩空了还是被什么东西绊住了,朝前摔了个狗吃屎。

    我走过去,问那个女的没事吧,女的用手捂着头,哭着求我放过她,说她包里有钱,只要放过她,包里的钱都给我。我说大姐,想啥呢,我不是坏人,我也住这里。女的一听,啊了一声,止住哭声,让我拉她一下,我问怎么了,她说刚摔了一下,加上心理害怕身体没知觉了,我笑着上前弯腰搀扶那个女的,好几次都失败了,差点把我带的也跌倒坐在地上。我让她歇歇自己往起站吧,我这喝的有点多,别好事没做成,又再把自己搭进去。那个女的说行,但是不让我走开,说她自己害怕,我说行。

    那个女的大概缓了十几分钟,才慢慢支撑着身体爬起来,我问她怎么这么晚才回家,她说上班来着,我说什么班半夜才下班,她说电商客服,我奥了一声问她能走嘛,她试试可以,就是的慢点,我说没事,我也走不快,可以陪她走到她家楼下。

    我们两个人走了十分钟左右,才到她家楼下,我一看是住我对面楼的,问她住几楼,她说了楼层,不就是我对面的楼层的,难道是那天晚上我看到打架的那家?我说我也住她对面相同的楼层,她说这么巧,我说这可能就是缘分。

    送完那个女的,我上楼回到租的房子,看到对面楼的房子的灯也刚亮了,进去一个人,是刚才那个女的。我想起那天他们打架的情景,这也不像个弱女子呀,辛亏今天她没有随身带着一个烟灰缸,不然倒下或许是我。

    早上一进办公室,就看到办公桌上放着一个大快递箱,我看了一下,上面没有快递单。出去问了下,没人看到有人送过快递,都说估计是前台人事那边拿过来的吧。

    我找了一个美工刀,拆开快递箱,里面是一个精美的木盒子,盒子有三层抽屉,每层抽屉都有一个金色小灯笼的拉手,拉开最上面的一层是一把紫砂壶,里面有个说明,是一个名匠亲手陶制的,第二层是九罐高档茶叶,第三层也是。

    当我疑惑这是谁送来的时候,薛婷婷发来微信问我新年礼物收到了吧,原来是她送的,我说谢谢,薛婷婷说不客气,说礼物是她提的,但是里面的东西她爸爸挑的,我说替我谢谢她爸爸,真是费心了,我很喜欢。

    看看日历,快元旦了,时间过的真快,感觉没怎么过就要迎接新的一年了。有了薛婷婷送来的礼物提醒,看来我也得开始准备买一些新年礼物送人了。打开手机里的购物APP,划拉了半天,没找到合适的礼物,最后还是决定去商场看看,毕竟送人的东西,那里靠谱一些。

    林岚微信发来一张在商场的照片,我问她逛街呢,她说给我和我爸妈挑选几件礼物,问我爸妈喜欢什么。我感觉很惭愧,貌似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要这个时候送礼物,就我不知道。我赶紧说只要是你买的,他们啥都喜欢。林岚嘿嘿一笑,我说我刚才也在给她和她爸妈选礼物,但是看了半天不知道买啥,就问林岚有没有什么建议。林岚说买什么都行,心意到了就行,并表示我们之间好有默契。我心说老天爷饶了我这个谎话连篇的人吧,我只是涉世未深而已。我告诉林岚,正好元旦放假带她回我爸妈那里吃顿饭,的把当初和我妈吹过的牛的实现了。林岚说好的,说我和她又想到一块了,我说怎么说,她说我也想带我回她爸妈家吃饭,我说那好,等去完我爸妈那里在去她爸妈那里,她说好。林岚说晚上回她爸妈那里,我说开车注意安全,她发了个笑脸,说么么哒,看着满屏幕掉落的么么哒,我开始深深的自责,虽然我以后还要这样自责很多次,就像一个杀手,经常和神父忏悔一样。

    下了班,我在三个女孩的围绕下,走进了公司附近的一个火锅店,然后我发现女孩貌似都偏爱辣火锅。

    菜上齐,啤酒打开,三个女孩眼神交替,嘻嘻哈哈的灌了我不少啤酒,作为回敬,我让服务员把啤酒改成白酒,喝的三个女孩笑脸通红,没几杯就开始说胡话了。我心说想灌我,你们还嫩点。

    喝醉酒的人永远都不会承认自己喝醉了,我眼前的三个女孩就是,手里酒杯的酒都晃的洒的差不多了,还在那里嚷嚷着还能喝,谁不干谁是小狗,尤其是糖豆,酒杯都空了,硬是仰着头空喝了好几次。

    我一看这几个如实是喝到位了,就想结账走人吧,突然想起不是说好她们请我吃嘛?这都喝的五迷三道,几是几都分不清了,到底最后是谁请谁吃饭?这还不算,接下来才是我头疼的事情,除了白羽,我不知道糖豆和小宅家住哪里,无奈之下,我结完账,只能左抗右拖,背后还背着一个,把她们弄上出租车,想着先把她们带回我在公司附近租的房子住一晚再说,司机见到我带了三个妙龄女子,看我的眼神都变了。

    在我租的房子楼下,我一个个把三个女孩弄下车,抱到电梯,上楼,出电梯,进门,主卧扔两个白羽和小宅,小卧室扔一个糖豆,如此动作做了几次,累的我感觉都虚脱了,坐在沙发上休息了好久才缓过劲儿来。

    看来今晚得睡沙发了,看我这混的,我自言自语道。闻闻自己一身酒味,我看看三个女孩都醉的不省人事,就放心的去卫生间洗澡。当我给身上打上沐浴露,洗的正起劲儿的时候,卫生间门开了,冲进来一个人,是白羽,差点吓死我,要别人就惨了。只见白羽跑进来蹲在马桶上,吐了又吐,看来是喝过了,我赶紧冲干净身上的泡沫,然后裹着浴巾过去给她拍背,拍了一会儿,白羽不吐了,也清醒了一点,我扶着她出了卫生间,来到客厅的餐桌边,让她坐下,我热了一壶水,到了半杯,放在冷水里面降降温,递给她。白羽接过水杯,喝了几口,问我这是哪里,我说我家,她哦了一句,醒了醒神,说想洗个澡,我问她能行嘛,她说可以,站起来走了几步,我看没什么大问题就让她去了,但是还是告诉她注意地滑,因为我想起了薛婷婷那摔倒时悲惨的一幕。

    可能是我折腾这三个女孩回来太累了,躺沙发上盖了一条被子,没多久就睡着了,等我再醒来的时候,是被脑部传来的一阵刺激弄醒的。我睁开眼,看到了白羽,她正跪在沙发边上,撩拨我着最敏感的神经,我一下子睡意全无,白羽看到我醒了,就委屈的说我忙的很久都没找过她了,我一听看来是白羽寂寞了,赶紧拉起炮膛,调整角度,开始了战斗。期间还被白羽要求到其他两个女孩身边开启战火,我心说不亏是白羽,小变态的称号名副其实。如果有人突然醒了,会发生什么,多人运动?还是多人惊叫?

    万幸我能想到的结果都没有发生,糖豆和小宅醉的死死的,在白羽的身上留下几个红色手印后,她满意的躺在小宅身边睡着了。

    早上,我躺在沙发上刚睁开疲惫的双眼,看到糖豆从小卧室出来,我们四目相对,糖豆扫了一下我下面,赶紧捂着脸快速冲进了卫生间,我心想跑什么跑,看看自己身上,擦,被子掉地上了,裹着的浴巾也开了,我说怎么睡梦中感觉这么冷。紧接着我就听到卫生间糖豆的惊叫,原来她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鸡窝头,不光她,后续进去的小宅,白羽也是。

    我连忙从沙发上爬起来,穿上衣服,走进厨房给三个女孩做了个早饭,三个女孩打扮的美美的坐到餐桌边吃饭的时候,不停的问昨晚发生了什么,其实主要是糖豆和小宅问,我把昨晚的经过说了一遍,她们愕然,警惕的看着我问没有把她们的丑态拍下来或者录下来吧。我心说你们居然担心的是这个,还真是奇特的脑回路呀。我说你们猜,三女抓着我的胳膊说千万不要,我哈哈大笑,告诉她们放心吧,我不会的,她们才长了一口气,说这下放心了。我说她们是放心了,昨天的账怎么算,糖豆说已经过了当然不算了,我就知道她会来这一招,我说那你们当部门经理的事情也可以不算咯,三女赶紧抓着我的胳膊说不能不算,她们这就给钱,我微信收到钱,说还有早饭钱,她们啊一声,问早饭也要收钱,我礼貌的微笑点点头,几声清脆的收钱声音响起后,我哼了一声对她们说,跟我斗,找屎。

    上班的时候,看过糖豆,小宅,白羽三人之前给我的新人培训资料后,我发现没什么问题,就发微信告诉人事小姐姐开始给我们部门招人,人事小姐姐笑着说好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