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李黎。”

    “如泱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帝豪集团的李总刚才打来了电话,大发雷霆。说你不知好歹,还说发誓以后让你在娱乐圈混不下去。”

    李黎本来在召开会议,谁知道李总的电话就跟催命一样的打开,还责怪了李黎一通。

    “不好意思阿,李黎。”封如泱叹息了一声,“不过那位李总也不是好鸟,在包间里对我摸摸搜搜的,要我出卖色相才能签合同,我上卫生间他也跟着我出来,活脱脱一个变态,真不知道这样的人怎么当上帝豪集团的一把手。”

    “啥?”李黎诧异,“不应该啊,他不像是那种人,唉,早知道,我今天就陪着你一起去了,就不能发生这种情况了。现在只能再想想别的办法了。不过你也别着急,实在不行,我就打着我们集团的旗号,我现在还要开会,晚会再联系啊。”

    说完,李黎就急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封如泱拿着已经黑屏的手机呆愣了一会,暗想着,“有这么一位好闺蜜,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傍晚时分,沈昊羿拖着醉酒的身体出了餐厅,门口的周海看见摇摇晃晃的他,紧忙上前搀扶住,“先生,小心点。”

    沈昊羿把身子探进了车里,然后头靠在椅背上。

    “我让你查的,怎么样了?”

    周海此时一脸的黑线,心想自己喝这么多的酒了,还惦记着封如泱的事情,而这些天,他似乎从没问过旁人一句。

    “查完了,封小姐这些天在筹备开娱乐公司的事情,因为A城的规矩,封小姐的公司必须得有全市排名前三的公司合作案才能上市。今天晚上封小姐会见的就是帝豪集团的副总经理,李总。”

    “开娱乐公司?”沈昊羿迷醉的眼睛微睁,“一个还没毕业的小丫头竟然还想开公司?就不怕上面调查下来这项考核不过关么?”

    A城是一个繁华的城市,也是有众多的大型公司的聚集地,所以要想在A城随随便便的开公司是不可能的,必须得达到一定的标准。

    “嗯。听说注册公司的名字不是封小姐本人,是创世集团李黎的爸爸。”

    周海这时提点道:“李黎爸爸的公司本来在美国总部有很好的收益。近几年想要往大陆发展。”

    听到这时,沈昊羿有些怀疑,“一个同学,注册公司这么大的事,能随随便便的就交给别人么?看来封如泱很信任她们。”他想起了,那晚在病房时。李黎心急的模样,没想到两个人的关系还挺好。

    第二天一早,李黎就来到封如泱筹备的公司里找她,

    “这么早就来了。”封如泱本来在低头写着什么,听见响动后,抬头看向了李黎,“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

    “我今天本来想跟排名第三的V公司联系一下,看能不能有机会和他合作,可是那头却说。昨晚李总给他打电话告诉他们不能合作。现在的希望有些渺茫了。”

    “她动作倒是真快。”封如泱放下手中的笔,倒吸了一口气,“E.shi

    e集团我估计也很难和我合作。毕竟那种公司不会理睬我们的。”

    “你也别上火,事情总归是有出路的,我再打听打听,看看能不能有美国的合同就可能通过审核。”

    封如泱看着替她跑前跑后的李黎,不禁莞尔一笑,“真是麻烦你了。”

    “跟我还瞎客气什么!”

    李黎刚说完这句话,封如泱就感觉一阵反胃,赶紧捂着嘴跑到卫生间干呕了起来。

    李黎见状,赶紧跟上前去拍着她的后背,“你怎么了?胃不舒服?我不记得你有胃病啊。”

    封如泱放开水龙头,拍了拍脸,“我也不知道,最近总是想吐,应该是吃坏东西了吧。”

    “那用不用去医院?”李黎笑道:“要不是你是万年老单身,我真以为你怀孕了呢!”

    “怀孕!”封如泱听见这个词瞪大了双眼,她在心里算了算,月事好像是推迟了几天,不过平常她的月事也是不准的,仅仅那一次而已,不能那么寸吧?

    “你怎么了?如泱。”李黎看着表情不自然的封如泱疑惑的问道:“你不会真怀孕了吧。”

    封如泱回过神,“你才怀孕了呢,我就是吃坏东西了而已。”

    “你的公司没有事情么?赶紧工作去吧!老板也不能迟到太久的!”说着,封如泱就把李黎推搡出了公司门外。

    把门关上了后,封如泱平复好心情,准备去药店买个试纸试一下。“但愿是吃坏肚子了。”

    她也无法想象,如果真的怀上了沈昊羿的孩子,这孩子,是留?还是不留?

    因为没有接触过这类的时候,她内心有些不好意思,她鬼鬼祟祟的去了药店,不好意思的问药店的员工后,拿着就慌乱的揣进了包里,然后逃似的离开了药店。

    她总是感觉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让她好不自在。

    这一幕,恰巧让路过的沈昊羿看见了。

    周海今天留在公司里处理事情,而他是想来周海所说的封如泱新开的公司地方看一看。

    正好看见了鬼鬼祟祟从药店出来的封如泱,他把车停好,嘴角带着一抹笑意的靠近她。

    “你干什么坏事了?”

    本来就心虚的封如泱,突然被人叫道,不禁吓得把手里的包掉在了地上。

    包里的东西撒了一地…

    封如泱抬头望向沈昊羿。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地上撒了一地的东西,准备蹲下捡起来,然后好逃走。

    沈昊羿看见封如泱不对劲的神色,“你怎么了?平常你不是得怼我几下才开心的么?怎么现在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封如泱随便抓起地上的东西塞进的包里,“用你管!”然后就跑开了。

    沈昊羿本想上前追去,却蹩见了地上的粉盒试纸。

    他蹲下捡起来看着上面的广告词,“怀疑怀孕怎么办,用毓婷牌试纸,精准!”

    “试纸?怀孕?”沈昊羿拿着盒子久久未缓过神,“刚才封如泱为什么看见他以后那么慌张,难道说,是因为她怀了自己的孩子?”

    沈昊羿有些慌张,毕竟那一次是刘浩楠和沈文文下套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沈昊羿蹩眉,大步流星的朝着封如泱的公司走去,这个地方离她的公司没有几米远,想必她是直接回到了公司。

    封如泱回到公司后,惊魂未定的坐在了椅子上。“幸好刚才没有让沈昊羿看出什么…”不过…她在害怕什么?

    她随手翻包里的试纸,可是终归没有摸到,她疑惑的把包里的东西撒到了办公桌上,胡乱的找着。

    “你是在找这个么?”沈昊羿此时拿着粉色的盒子在封如泱的眼前晃过。

    封如泱闻声,抬头看向自己要找的东西正在沈昊羿的手里。

    她一把抓过。

    “你…”

    “我什么?你告诉我,你是怀了我的孩子么?”沈昊羿双手有力的支撑在桌子上,脸贴近封如泱的脸,两只眼睛冷冽的盯着她,“说实话!”

    封如泱本来就心虚,被沈昊羿这种眼神看向自己,心里更加的发抖,“我…还不确定,正准备试一试。”

    “嗯,那你现在就去试一试。”说着,沈昊羿把粉色盒子丢给封如泱,然后找了一处地方坐了下来,双手抱怀的看向封如泱。

    “楞在那干什么?”

    沈昊羿看着久久没动弹的封如泱,不禁有些着急,“我也想知道结果快去。”

    “哦,好。”

    封如泱一步三回头的走向卫生间,她从未觉得去卫生间的路是如此的漫长。

    过了几分钟,封如泱提上裤子手里紧紧握着那条试纸,咬牙的观察着。

    只见那试纸上的杠从一条,渐渐的变成两条浅红。

    晴天霹雳!

    封如泱的瞪大了双眼,反复的拿着说明书看着,生怕是自己看错了。

    这时,卫生间响起敲门声。

    “怎么还没好?”

    沈昊羿见久久未出来的陆妍,最终坐不住了。

    “阿…好了。”封如泱回过神,颤抖的手打开卫生间的门。

    “怎么样?”

    “我…”

    “嗯?你什么?”沈昊羿一把抢过封如泱手里的试纸,拿着看了看,最终还是没看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好像是怀了…”

    封如泱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说。

    此时的她根本不敢看向沈昊羿的瞬子,因为她低着头都能感觉到他灼热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

    “你放心,我不用你负责,我会自己处理好的。”

    她以为沈昊羿是担心自己赖上他,所以连忙解释道:“不会给你填任何麻烦的。”

    “解决掉?你想怎么解决?打掉?”

    “我…”

    封如泱哑言,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掉这个孩子,毕竟这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她不舍。

    可是,她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她救过他的命,他也曾经救过她的,两个人只能说是经历生死之交罢了,再者...她们那次是被陷害的,并没有感情。

    “你不许私自打掉这个孩子,该怎么办,听我的。”沈昊羿口气严厉的告诉着封如泱。其实他现在也是有些懵的,不知如何是好。

    “我先回去了,晚些会联系你,你要是自己敢私自解决这件事,我跟你没完!”

    说完,沈昊羿就大步离开了她的公司。

    封如泱则是失落的摸着自己的小腹。

    ....

    好几天,沈浩杰都没有来医院看夏灵歌一眼,不知为何,他突然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了。

    夏灵歌此时正在看着电视,见沈昊羿来了,她高兴的立马关掉了电视。

    “你来了。”

    她兴奋的拉过他的手,“你都好久没来看我了。”

    “嗯,公司最近有些忙。”

    “好吧,不过你也要注意身体哦,我可不想等我出院了,再来照顾你。”夏灵歌的眼睛俏皮的眨巴了一下。

    “你怎么了?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夏灵歌看出沈浩杰的心思不在她这,“是不是最近太累了?”

    “没。”沈浩杰回过神宠溺的抚摸着她的头发,看着她楚楚动人的样子,他有些不忍告诉她就是自己夺走她身体的器官。

    “那就好。”夏灵歌笑道:“我听大夫说,救我的那位小姐已经出院了,本来我还想着要去看看她呢。”

    “嗯,对啊。她出院我们一开始也不知道。”

    “那,等过阵子,我想去看看她,当面好好感谢一番,毕竟,做到这份上,很不容易的。”她拉过他的手,轻声细语道。

    “好,到时候我让别人安排一下。”

    沈浩杰最终还是没有告诉夏灵歌这件事情,他不知怎么开口,也不知刚被夺走器官的她如果知道这件事的会是什么样子。

    他心里还是怕夏灵歌会受伤,他不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