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武侠仙侠 > 我在六界做大佬 > 第34章好久不见
    乾坤子摔在地上,轻轻一跃,再次飞扑斋奴,结果又被斋奴闪了过去。

    乾坤子的肥胖身子,本来就负重,经这么一折腾,有点气喘吁吁起来。

    他只好停下来,举着颤巍巍的手,指向斋奴:“小红毛,一千年不见,我与你连拥抱都是奢望,太不够意思吧。”

    斋奴耸了耸肩,两只枯骨手轻轻摊开,很无奈的说道:“不是我不想跟你拥抱,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借助的这身骷髅架子,哪里能容得你这番折腾。到时候,我还要费劲功夫,再找一副适合我的完整骷髅。”

    乾坤子摆了摆手:“罢了,罢了,看你可怜的份上,就不跟你多做计较了。我问你,你失散的元神快聚齐了吗?如何才能恢复真身?”

    “我不知道。”斋奴摇了摇头,若有所思,“现在两个师父正在帮我找。”

    乾坤子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一千年前,我们两个友情深厚,六界环游,那是多么的自在,可现在因为那件事……”

    斋奴急忙打断乾坤子的话,责斥道:“行了,你若以后想平安无虞,那件事绝不能再次提起。”

    乾坤子仰天冷笑一声,慢慢踱步在殿堂之中:“我提了又怎么样,当年就因为那件事,你被打得元神聚散,现在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而我每日里呆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煞,每时每刻对着令人作呕的恶魂,连家门都回不去,简直生不如死。”

    “乾坤子,以前的事既然已经发生了,就不要再抱怨了,你只要珍惜当下就行。

    说不定几年或百年之后,就是你重获自由的时候。耐心一点,总会熬过去的。”斋奴走进乾坤子,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对了,我有件事需要问你一下。”

    “小红毛,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么客气,说说说,赶紧说。”乾坤子反而比斋奴还要迫不及待起来。

    “在云城东城县卖肉的秦家,有个大女儿叫秦叶,手无缚鸡之力,从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却在昨天,她的命魂却被掳到地煞的地针阵虚空殿里,是不是你的授意?”

    “谁,秦叶?”秦昆子怔了一下,忽然又想起什么,指着斋奴,大声嚷嚷,“小红毛,你竟然来过这里,为何没有来找我?”

    “我是来过,但事情紧急,就没有来找你。你赶紧告诉我,请你不要把话题岔开好不好?”

    “秦叶?秦叶?”乾坤子使劲地敲着自己的脑袋,若有所思,“我不曾记得册子上记录过这个女子,是谁把她带来地煞的?”

    斋奴早就在预料之中,掳获秦叶命魂的确实另有其人:“既然不是你,而她却来到你的地盘,绝对是你的人干的。你最好查一查是怎么回事。”

    乾坤子眉头紧锁,脸上的怒意愈加增多。

    毕竟身为一个地煞主令,手下人背着他擅自虏获一个不该死,又没有恶念的清白女子。

    论责,他这个主令肯定第一个脱不了干系:“那是自然,出了这种纰漏,我一定彻查到底,一经查出,定要他尝遍地煞所有的刑罚。”

    “真要查出是谁,你可千万先别让他魂飞魄散了,必须先告知我,我还有话要问他。”

    斋奴与乾坤子之前相处的日子,也不是一天两天,料定他不会说谎。

    不过,幕后黑手能够在乾坤子的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作恶,想必此人定不简单。

    ……

    这时,斋奴想到了黑白两煞的对话:“前几天,你曾经跟谁打了一架,以至于整个地煞都知道此事。”

    乾坤子一听,脸色煞白,上下打量着斋奴,问道:“他、他是地府的人,不过就是官场上的一点小摩擦,无碍,无碍。都怪手下人太大惊小怪了,以至于把一件小事传的沸沸扬扬。”

    怎么可能是地府的人?

    地府与地煞如同一个娘胎里的孩子,他们之间的联系也必不可少,而地煞的人,是不可能不认识地府的人?

    再说了,即便是地府的人,何必遮遮掩掩,像一个贼一样鬼鬼祟祟,唯恐别人认出他的长相。

    说明这个人的来头不小,绝对是一个不一般的人物。

    还有,乾坤子的额头上,渗出的汗珠,也证明了这件事定不简单,而乾坤子是在有意隐瞒。

    只是不知那个人此次来到地煞,与沈碧有没有关系?

    “小红毛,我很想再像之前那样,与你把酒言欢,只是你这身骷髅架子,恐怕喝多少,定要漏出来多少吧?”

    “行了,我可没有功夫跟你在这里虚度光阴。最后再警告你一回,就因为那个人来了之后,可有好多人都说你与魔族有关系。

    如果传扬出去,你连现在怨声连连的生活,都有可能不复存在。赶紧想办法封住你手下人的嘴,不然,你知道后果。回见!”斋奴瞬间消失。

    乾坤子大怒,仰天大叫:“死红毛,才来了这么一会就跑了,下一次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见面?”

    斋奴的声音隔空传来:“等你查到是谁掳获了秦叶的命魂,我定会来拜访,联络信号,老规矩,你懂得!”

    “死红毛!”乾坤子再次怒骂一声,总感觉斋奴慌慌张张的劲头,有点像似于千年之前,斋奴也是如此,就为了与一个他魂牵梦绕的凤女多一些纠缠……

    不过,以这副骷髅架子,还能有女人看上他,除非那个女人是个瞎子、白痴。

    乾坤子轻笑一声,抬腿迈向公案桌,继续他的工作。

    ……

    “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你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

    沈碧随着差役们穿行于大街小巷,找的筋疲力尽,愣是没看见二费的半个影子。

    这忽然听到远远传来的一嗓子,沈碧的精神为之一振。

    这吆喝的词汇,对于她来说,简直熟知能详,

    之前,就是她根据前世做生意的顺口溜,在县衙里不止一次卖弄过。

    她越听越亲切,转身就跑:“赶紧跟上,二费在那边。”

    所有差役刚刚还蔫头耷脑,一听沈碧的话,差一点没跳起来,一个比一个跑得快。

    终于,穿过一条巷子,在一个买刀具的店门口看到了二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