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言情小说 > 东京起舞 > 第十二章 光头传统
    其实望月秀知是当局者迷,关注的点和旁人完全不一样。

    他关注的是柔道部与棒球部的恩怨。

    而真正的点在于引起战争的藤原十五夜是个女生。

    在国外可能不能理解甲子园,高中生的业余棒球赛而已,有什么魅力值得RB全国为之着迷?

    但当真正身处RB,就连常年家里蹲的望月秀知都知道‘甲子园’代表着什么。

    甲子园等于青春。

    甲子园就是青春。

    103年来举行了100届,每年的夏季甲子园比赛都会吸引全国4000多所高中报名参加。

    通过单败淘汰制决出各府县的代表队伍,汇聚甲子园球场,决出这年夏天的王者。

    (春甲是媒体博弈争夺话语权的产物,含金量远不如夏甲)

    多少少年不敢奢求冠军,仅仅只是为了踏上甲子园的土地。

    高中三年里忍受超额训练,在比赛中打废身体更是屡见不鲜。

    但是,无论动漫小说里怎么描绘,现实的棒球队主流还是男生运动。

    甚至在平成之前,女生连进入棒球队替补席,踏上球场都不允许,只能当观众或者啦啦队。

    后来提倡男女平权后,才允许女生参与其中了。

    但是说来也邪门,但凡有女生参加的棒球队,无论是球队经理、教练或者是记录员,永远打不过全员男生的队伍。

    颇有些古时军营中有女性就不详的意味在里头。

    津尾裕介继续说道:“然后后面上来致辞的学长,好巧不巧,正是棒球部的部长武田茂典。

    其实我们学校棒球队也不强,已经很久没踏上甲子园的土地了。

    但是本来就不强,还来个女的凑热闹,那不是更没希望吗?列队时估计都会被对手嘲笑。”

    望月秀知插嘴道:“为什么藤原十五夜要加入棒球部?”

    “听说是为了逝世亲人的心愿......”津尾裕介道听途说。

    谷川凉转过身道:“28年前,藤原同学的父亲曾经带领弘道棒球部杀入甲子园,一步之遥,差点登顶宝座。”

    “原来如此!”望月秀知与津尾裕介恍然大悟。

    “说到部长武田茂典登场,他是坚决不同意藤原十五夜加入棒球部的,更何况还是‘带领’棒球队这样的字眼。”津尾裕介道。

    “其实不是我说啊!”津尾裕介突然话锋一转,“加入棒球部这一周,我是才知道,棒球部真的就是武田茂典的‘一言堂’。”

    谷川凉:“称呼学长不能直呼其名。”

    “没关系,武田茂典就是一烂人!”津尾裕介毫不在意。

    “仗着棒球部人气高,部员多,拿着社团经费大肆挥霍,开学一周就聚餐三次。”

    “从不好好训练,任人唯亲,联合队员搞更衣室政治,排挤教练。”

    “训练赛时正选的三年级连我们这群新生都打不过,还让我捡球......”

    谷川凉:“还说你不是球童?!”

    “别打断我!”津尾裕介不满道,“总而言之,武田这家伙吃瘪我是乐见其成的。”

    望月秀知耸耸肩,不知全貌,不予置评。

    但从甲子园习俗和津尾裕介的评价,武田茂典有理由生气,藤原十五夜有理由夺位。

    津尾裕介:“学校重金聘请的棒球专职教练,不到半年就被武田茂典挤走。

    他自己带队,地区预选赛一轮游。

    导致今年学校对棒球部都称不上放生,完全是放养状态,任其自生自灭”

    “那你还加入棒球部?”望月秀知问道。

    “我也是加入后才了解这些情况的。”津尾裕介懊恼道,“而且我是真的喜欢打棒球。”

    谷川凉:“你只是想要靠赢球后能顺利告白交往女生吧。”

    “啊哈?你的意思是我不靠棒球就不能成功告白吗?”

    “我的意思是你靠棒球也不能成功告白。”

    “混蛋!你懂什么!你个满脑子只知道学习的死读书!你知道我为了成功告白所做出的努力吗?你见过我为了了解女生的想法花费了多少心思吗?”

    “我认识你十六年了,”谷川凉比划着津尾裕介的脸蛋,“有些先天缺陷是后天多少努力都无法弥补的。”

    竹马俩掐了好一会架,望月秀知才问道:“接下来呢?”

    一方是学校杰出校友的晚辈,唯一的满点者。

    一方是根深蒂固的三年级学长,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

    但是过去的差劲成绩不代表未来不能创造辉煌。

    同样在学力上一骑绝尘,不代表在社团、在棒球、在人际关系上也能胜任。

    “所以最后上场的秃头校长,就每天上学,校门口那个笑眯眯老好人模样的老头。”津尾裕介模仿着校长的笑容。

    “正题!”望月秀知不满跑题。

    “对对对,校长上台,给出了解决方案。”

    “双方打了一个赌。”

    “武田茂典带领弘道人气最高,部员最多,经费最足的棒球部。”

    “藤原十五夜带领学校最差,没人没钱,接近废部的社团。”

    “进行PK,谁的带队成绩更好,谁赢。”

    “赌约期限是一学期。”

    “武田茂典胜出,则学校帮忙联系名校,给予免试推荐,同时藤原十五夜出资重修学校棒球场地。”

    “藤原十五夜胜出,则就任弘道商高棒球部教练一职,同样出资重修棒球场地。”

    望月秀知点点头,难怪之前留意到棒球场坑坑洼洼也不填补,看来是等赌约结束,重修球场。

    这样无论输赢,藤原十五夜都要出钱修球场,岂不是证明藤原这家伙超级有钱?

    望月秀知下意识做出了揉捻指尖的金钱动作。

    津尾裕介看到这个动作哈哈一笑,“没错,那家伙超级有钱,她已经把学校附近的地买下来,捐给学校做新球场了。”

    “那天赌约达成后,她就着手买地开建了,可能她从来不觉得自己会输。”

    谷川凉补充道:“藤原同学她父亲当年夺得准优胜后,就心灰意冷回去继承家业了。”

    “藤原财团是横跨金融、银行、贸易百货、不动产和信息产业的超级巨无霸。”

    “而且家族历史尊贵悠久,历经动荡和大萧条时代依旧可以顽强生存下来。”

    “是掌握RB经济命脉的六大家之一。”

    望月秀知被谷川凉曝出来的信息吓了一跳。

    这样的人,如果不是为了她父亲的心愿,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会与之交集。

    想着突然一锤大腿,娘亲!契约价格还是开低了!

    当时应该坚持涨价的!

    咦?!这样说来,所谓全校最差社团就是......柔道部?!

    “柔道部……”望月秀知看向两人。

    津尾裕介点点头,他所说的死敌就是这个原因。

    谷川凉中指推了下眼镜,科普道:“柔道部,藤原十五夜任社团经理。”

    “部长一名,部员两名,无专属活动室。”

    “人数虽少但不会导致废部,参加个人赛没什么关系。”

    “但参加柔道团体赛需要五个人。加上今天入部的你,也还缺一人。”

    谷川凉再强调了一遍,“要凉。”

    津尾裕介补充道:“柔道部没有专属活动室就算了,柔道服可是在竞技运动里出了名的厚实。

    几斤重的衣服穿上蹦跶没几下就浑身汗,还要系紧不能脱掉,简直反人类。

    而且柔道部向来还有发禁传统,一点都不人道。

    最重要的是没有女部员,不然本大爷也勉强屈尊降贵,帮上一把。”

    “发禁?”望月秀知问号脸。

    “就是要剃光头,你说都令和了,怎么还会有这么食古不化的传统!”

    “剃......剃光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