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言情小说 > 东京起舞 > 第七十七章 延续男人的梦想
    望月秀知一愣,但随即笑道:“我的手法和别人不同,客人您就静心感受一下吧。”

    泽北荣治干脆就闭上了眼睛,端坐着放松肌肉任由这个小年轻医生施展,反正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的了。

    肩膀的疼痛让他不得不闭上眼睛,脑中观想其他事物以分散注意力。

    他突然回想起自己高中时期,那个被誉为‘不败王者’‘曰本高中篮球界第一人’的自己。

    机敏的运球突破、逼真巧妙的过人假动作、潇洒飘逸的上篮以及激情的灌篮。

    高一时就率队轻松夺取了全国大赛冠军。

    高二时在曰本已无目标,只身前往篮球之国看那美丽的风景线。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不知不觉自己也到了半百华年。

    当年充满灵气的自己也变成了一个秃顶老头,膝盖还好,但是那极具艺术性的投篮动作自己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了。

    肩膀连抬一下都费劲,痛得要死!

    泽北荣治眼角突兀地就要泛出泪水。

    ——我呀,以后可能再也无法打篮球了。

    正当泽北荣治胡思乱想之际,望月秀知开始了他的治疗表演。

    双手掌面快速来回反复摩擦,在感觉到温度热量合适之后,迅速地贴上泽北荣治的患肩。

    感受到温度变化的泽北荣治意识到治疗开始了——这温度,还不是用了热敷嘛。

    等到自己提醒了才记起要热敷,嘴上还不承认,这些个小年轻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等等!

    这触感好像不对!不像是热毛巾呀!

    觉察到不对劲的泽北荣治立刻就睁开了眼睛,转头看向自己的患肩。

    只见小年轻医生的手掌正贴在自己的患肩上,这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妥的。

    但是想象中的热毛巾在哪呢?这可怕的手掌温度又是怎么一回事?

    热!

    好热!

    小医生手掌上温热的掌劲正渗透过自己的皮肤,传导到冻结的肩关节处。

    这是人类所能拥有的体温吗?

    这是太阳吧!

    热是热,但却热得很舒服,舒服得重新眯上眼感受的泽北荣治,现在就仿佛置身于冬日的暖阳里一样。

    太阳微醺,并不刺眼,但恰巧有一小块阳光照射在自己肩膀上,透过衣服传入体内。

    暖暖的,舒服又惬意!

    热毛巾虽然加热很方便,但是温度却极难把控,温度过高可能会烫伤患者,过低又起不到热敷的作用。

    而且不同的病症与不同的患者个体所对应的热敷毛巾温度也有很大差异,一视同仁不分轩轾的话,疗效都会大打折扣。

    自己之前在医院治疗时就好几次被热毛巾烫过,烫伤不至于,但第一下接触时总被那炽热的温度吓一跳。

    要不就是硬敷上去咬咬牙强撑,要不就是将热毛巾吊在肩膀旁等一会,等皮肤体表适应了再敷上去。

    之前的自已一直都认为那是为了治好肩膀所必要经历的苦难,但今天他发现自己错了。

    这小年轻医生居然掌握了老师傅都不曾学会的手掌热敷技艺,真是人不可貌相。

    可惜泽北荣治在冬日的暖阳里还没来得及呆多久,突然就又感觉到了身体上其他部位的异样。

    睁开眼发现小医生那只手仍然贴在自己患肩处给予持续的热量,而另一只手正在自己胳膊上游走。

    这是在点按穴位吗?泽北荣治心想。

    因为长时间被伤病困扰的原因,他自己也看过好一些医书,对于人体穴位多多少少有些了解。

    偶尔肩膀感觉到不适,但又达不到去医院的程度的时候,就会自己给自己按压一下相关的穴位,缓解一下不适感。

    但是小医生这手法...好、好快!

    只见望月秀知这只空余的手快速而又有力的指压臂臑、臑会、云门三个穴位。

    臂臑穴,臑,动物前肢,为灵巧好动之意,按压臂臑穴可以释放穴位内阳性气血,阳气充盛即可使手臂疼痛消解,活动自如。

    臑会穴可以触发手少阳、手阳明的体内阳气,冷降收引。

    云门穴则治肩痛不能举。

    泽北荣治看着望月秀知修长的手指如同弹钢琴一般在自己胳膊上跃动。

    一只手在三个穴位上来回穿梭,蜻蜓点水般轻轻掠过,动作看似轻盈,力道却不小,肉眼可见自己的肌肉被按下半寸有余。

    而当手指离开穴位后,肌肉就会缓慢弹起恢复原状。

    但是肌肉根本来不及恢复,望月秀知就已经从另外两个穴位处按压后重新回到第一穴位的位置。

    如此反复,往返按压。

    泽北荣治的眼睛一开始就跟不上望月秀知超速运动的手,对方速度之快都已经出现残影了。

    在他的视野里,望月秀知除开一直热敷着自己患肩的手之外,取穴的手仿佛就有三只,一直对应按压着自己胳膊上的三个穴位。

    而且不止是视觉,就连自己的触觉也分明感觉到是三只手同时按压着不同的穴位。

    一旁的浅野宁宁还在睡觉,而老叶看着这边的治疗,不自觉地就停下碾药的动作了。

    他揉了好几下眼睛,看到的都是望月秀知幻化出来的四只手,下巴都快惊掉了。

    ——这算什么?龟仙人的残像拳还是天津饭的四妖拳?

    这少年还有多少技法没有施展出来!

    他之前还觉得自己的水平比之望月秀知还要高出一截。

    但现在看来,他高估了自己,大大低估了望月秀知的天才程度。

    难道看北斗神拳,然后对着假人模型乱戳瞎怼一通就可以变得这么强吗?

    不可能的呀!但是怎么解释望月秀知,这少年是妖怪吗?

    不同于老叶对望月秀知技法的惊讶,做为患者正在接受治疗的泽北荣治更有切身感受。

    起先他也诧异于望月秀知这么年轻却有这么夸张的技艺,有点担心他年轻气盛,是想要炫技而已,实际治疗效果未必可靠。

    ——这么快的速度,取穴能够准确吗?

    泽北荣治还想着要不跟这小医生说一下吧,不需要用到这么绚烂的技艺,语气委婉一点,免得适得其反。

    但他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感觉到了胳膊好酸。

    转头一看,这酸爽的感觉正是从小医生第一个指压的穴位传导出来的。

    从胳膊三角肌的臂臑出发,经过中间的臑会,再到云门。

    酸酸胀胀的,感觉好神奇。

    泽北荣治知道这是准确取穴的体现,自己以前也有类似体验,但从没有像今天这般明显。

    感觉真的好像有条泥鳅在自己淤塞闭结的经络中穿行,进门前那剧烈的疼痛早已云消雾散,不知所踪。

    “腰挺直。”望月秀知提醒道。

    泽北荣治一感觉舒服惬意,腰就塌了下去。

    虽然肌肉相对应的放松了不少,但这样弯曲的躯体并不利于经络行气。

    在泽北荣治自身感受不再疼痛的时候,望月秀知关注的是病患他体内的气是否畅行无碍。

    在望月秀知的【望诊】眼中,已经数次冲击阻塞的经络无果了。

    ——这患者的病症好有韧性呀,三穴行气都打不通吗?

    那就六手探穴!

    望月秀知将之前一直贴在泽北荣治患肩处的‘太阳之手’放下,活动活动了手指。

    左右开弓!

    左手肩髃、肩贞、肩井!

    右手臂臑、臑会、云门!

    挺直腰闭着眼的泽北荣治正享受着,突然眉毛一挑。

    他感觉到冬日的暖阳逐渐消散,而行气的泥鳅从一条变成两条了。

    两股气感前后夹攻,齐头并进,一路撞破风邪湿毒,粘结炎症。

    冲破的那一瞬间,泽北荣治只感觉原本酸胀的经络好似水坝泄水一般,延绵伸展,沿着手臂胳膊一路向上,经肩膀,过颈部,最后凝聚在口腔里被他一口吐出。

    那是相当绵长的一口闷气。

    吐气的过程中,泽北荣治就知道治疗非常的成功。

    一开始让自己抱着肩膀呼天抢地的疼痛已经消失了,就连被医院拒绝接收和想到再也打不了篮球的一腔郁结闷气也被这个小年轻医生一并勾出解决了。

    “治疗就算结束了。”望月秀知擦着手,“客人您感觉怎么样?”

    泽北荣治没有说话,而是扬着满意的笑脸,直接竖起大拇指给了望月秀知一个大大的赞。

    竖完之后他才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肩膀前所未有的利索柔滑。

    是错觉吗?泽北荣治试了试耸肩,没问题。

    弯腰晃肩?也同样没差。

    双手上举?轻轻松松。

    体后拉手?一挥而就。

    双手抱头,肩关节内收外展,易如反掌!

    这感觉,不止是像原本生锈的机器里滴润滑油那样简单,而是感觉就像是全新的原装货一样。

    泽北荣治之前在医院治疗过后,医生也只是缓解了自己的疼痛而已,事后还开了一大堆消炎药止痛药。

    还反复告诫过自己如果情况没有好转的话,很有可能需要手术开刀治疗。

    没想到今天居然在这么一间不起眼的小诊所,就给治好了!

    望月秀知看着泽北荣治在那里测试自己的患肩,提醒道:“客人,刚刚完成治疗,动作不要那么大...”

    他话还没说完,泽北荣治已经兴奋地抱住了他,“小子...不对,是医生,医生你可真厉害呀!”

    望月秀知被这突如其来的熊抱吓了一大跳,顾虑到对方还是客人和病患,费了好大力气才将自己解放出来,“说了动作不要太大的。”

    “对不起,我实在是太高兴了。”泽北荣治不好意思地擦了擦湿润的眼角。

    “你高兴得太早了。”望月秀知说着拿出了店里的价目表,这是他刚刚拟定的,“特制治疗精油,16800円。”

    ‘吧唧!’

    没有丝毫犹豫,两张福泽谕吉就拍在望月秀知面前。

    “不用找了!”泽北荣治财大气粗地说道。

    望月秀知吞了吞口水,把刚想说出口的‘后面附送2次推拿按摩’又给咽了回去,这是条肥羊呀!

    但想了想还是向泽北荣治说明了治疗项目,自己定下的价格,就该按规矩办。

    ——大不了明天再把价目表上的价格提一提嘛。

    “客人您这个患肩十五天后还要再来一次,冻结肩没那么容易就可以治好。”

    泽北荣治晃了晃肩膀,不解道:“可是我感觉自己已经满状态复活了呀!”

    他现在恨不得手里有颗篮球,给望月秀知表演一下投篮。

    望月秀知摇头示意道:“这只是治标,想要治本还需几个疗程,逐渐改善局部血液循环,加速渗出物的吸收,缓慢修复肌腱和韧带。”

    原来如此,泽北荣治点点头,小医生是有本事的人,和那种为了区区几个钱骗患者多做几个疗程的庸医不可相提并论。

    “那么,按照约定的时间我会准时上门,感谢您,医生!”泽北荣治甚至用上了敬语,郑重地给望月秀知鞠了个躬。

    ——是这个男人,延续了自己的篮球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