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言情小说 > 东京起舞 > 第七十八章 就是这个味
    “您好,请问是望月秀知的家人对吗?”电话那头这样问道。

    当优子一头雾水接起电话,重新扣上话筒时已是满腔怒火。

    自家哥哥学校的老师刚刚打电话过来,咨询家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最近这段时间望月秀知在学校总是一副很累很困的模样?

    说今天一上午,哥哥趴在课桌上睡死得像只被封印的妖怪,怎么叫也叫不醒。

    老师还苦口婆心地劝导家人应该积极督促他劳逸结合,虽然补考勉强通过了,但熬坏身体就不值当了。

    虽然老师的语气很礼貌,但一通说教下来还是让优子感到羞愧难当。

    哥哥上课睡觉?!

    优子想起最近这段时间,哥哥确实经常凌晨一两点才回到家。

    如果不是自己恰巧上厕所,还不知道他这么晚回来。

    还有补考?补考是怎么一回事?

    以前的私立亥冕学园是一贯制学校,就算是考试不及格也不影响升学。

    现在到偏差值才43的公立高中考试还能不及格需要补考,那得是多低的分数呀?个位数吗?

    优子又想起了哥哥最近其他怪异举动,说是去打工了,回家却一身奇奇怪怪的味道,闻起来像是酒味。

    而且突然出手极其阔绰,居然给了自己一张福泽谕吉的零花钱,还给小橘猫黄金买了一盒进口罐头。

    夜不归宿,考试挂科,浑身酒味,大手大脚。

    优子心中咯噔一下,哥哥该不会是学坏了吧?

    她突然想起之前哥哥带回家的那个女孩,穿的就是黑长裙,虽然没化什么瞎眼的妆扮,但眉眼之间却凶气十足。

    当那个女生眯眼注视着自己的时候,感觉就像被食肉动物盯上了一样。

    ——这绝对就是不良少女吧!

    而且再前一段时间,哥哥突然大发神威,打跑了上门讨债的暴力团成员。

    他明明之前都一直只是个死宅NEET而已,为什么就突然这么能打?

    优子胸口一揪,哥哥不会是为了保护我,肉身抵债加入了极道后备役,成为一名不良少年了吧?

    他之前拿给我看的那份社团契约书其实是暴力团在学校里吸收后备役不良的手段吗?

    而且这段时间里生活中接触到最多的小林组和新王寺家,都是极道组织。

    优子越想越心惊,连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给了望月秀知,想要确认一下他的状况。

    电话通了,但是通信对面一直没有人接起。

    ‘快点接呀!望月秀知!’直到通信时间结束,哥哥也没有接通手机。

    优子不死心,又连续CALL了好几次,接连无果。

    “不行,我不能干坐在家里等,一定要尽快弄明白哥哥到底在干什么?”优子看了看时间,现在还不到晚八点,根据哥哥之前的解释,他应该是在打工。

    翻了好久望月秀知的衣物,优子好不容易才翻出来一张老叶的名片。

    “叶济荒,脸肿汉方医疗组。”

    中国人?优子看着名片上面的‘组’字,马飞亚?

    所幸名片上面还有地址,距离家还算蛮近的,优子不再犹豫,抓起钥匙手机就打算出门了。

    在玄关穿鞋的时候,黄金悠哉悠哉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走到优子身旁拿着头一个劲蹭。

    “黄金我还有事,”优子心系自家哥哥,穿上鞋后随意摸了黄金几下,就火急火燎地出门了,“今晚你好好看家哈!”

    小橘猫黄金端坐在玄关上,看着优子的离去背影,直到大门关上,它才弱弱地叫了一声。

    “喵(e)!”

    ......

    ......

    文京区,东京都23区之一,汇集着东京大学等等在内东京都大多数高等学府与教育机构,文教氛围浓厚。

    江户时期又处在下町的边际线上,区内建筑大多是古风优雅的两层木制结构。

    老叶汉方店地处文京区边缘,毗邻荒川,这里远离城市喧嚣,夜晚寂静撩人,偶尔的虫鸣犬吠才会给这幽静的街道添上一丝生气。

    但那是以前。

    现在的老叶汉方店门前人流攒动,摩肩接踵,人声鼎沸。

    “排好队排好队!”

    “养颜按摩的请提前预约!”

    “急症治疗的进店排队!”

    “极道的兄弟们请九点半后再来!”

    井狩站在老叶店门口,手中的工口杂志被他拧成喇叭状,费力地嘶吼着,听他沙哑得几近破音的喉咙,绝对不是今晚刚开始喊的程度。

    门前男女老少,高矮胖瘦皆有,有听指挥排队的,也有直接就进店的,同时还有不少纹身花衬衫的极道成员在店外扎堆站着,或看着店议论纷纷,或抽着烟静静等待。

    当藤原十五夜一行人下车时,店里店外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她们身上,包括原本最为聒噪的极道成员们也都安静下来,观察着她们接下来的一举一动。

    毕竟谁都知道,能从一行黑色高级轿车车队下来的,没几个简单角色。

    更有眼尖者观察到那些身材高大,黑西装戴墨镜的保镖每个人的腰间都是鼓鼓的,指不定就配备有枪械。

    被众人拥簇在中间的女孩更是绝色,相貌望之惊艳,气质却又尖锐冷感,一道目光扫过来,自信不足气场较弱的人都不敢与之对视,或低下头,或挪开目光。

    “看这招牌,是这里没错了。”

    跟在藤原十五夜旁边的除开一大票保镖,还有难波丸美和津尾裕介。

    这段时间的望月秀知太反常了!

    不仅整天无精打采,就连社团部活的时候也是哈欠连连。

    与东喜多阳训练地板动作的时候居然可以睡着。

    到后面更是接连请了好几天的假,不参加社团部活训练,就算有钱拿也不来。

    这可一点也不像他的风格。

    柔道的夏季地区预选赛日渐趋近,为了确保每一位参赛队员的竞技水平,藤原十五夜才不得不亲自上门查探。

    难波丸美一听到藤原十五夜要去望月秀知打工的地方找他,立刻就附和赞同,并且表示自己这个教练有义务有责任跟着去了解情况。

    至于津尾裕介,这家伙完全是来凑热闹的。

    “大小姐,”一位黑衣女保镖在观察了四周的情况之后,对着藤原十五夜建议道:“这里的环境太复杂了,大小姐不如呆在车...”

    藤原十五夜平静地摇摇头:“没问题的。”

    站在她身后的难波丸美和津尾裕介也像个好奇宝宝似的四处张望。

    “好夸张呀!这排队人数!”津尾裕介惊叹道。

    这样平平无奇的一间汉方店,单单门口就有近百人等待,店内也不知道是怎样的情景。

    难怪望月君看起来那么累,估计都忙不过来了吧。

    也不知道他在里面是负责接待呢?还是销售?

    总不会像社团部活一样摸鱼划水吧?那样会被老板炒鱿鱼的。

    刚刚听那个指挥的家伙嘶吼,店里应该是主营按摩服务的吧?这样多的顾客,按摩师傅技艺肯定很赞,等会要不要体验一下呢?津尾裕介心想。

    眼神不太好的难波丸美也是眯着眼努力打量四周,偶尔不自觉地抽抽鼻子。

    ——环境太复杂了,各种各样的味道闻起来好不舒服,但毋庸置疑的是,秀知就在前面这家店里。

    正打算跟随藤原十五夜迈进店铺的难波丸美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难波同学?”藤原十五夜发现难波丸美的异样,转头问道。

    难波丸美回头看向街对面黑暗的巷子里,伸着鼻子嗅了嗅。

    ——这个味道,是小姑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