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言情小说 > 东京起舞 > 第九十三章 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望月君你怎么这么久!快一点!池谷学园变更上场顺序了!你有麻烦了!”

    “变阵?麻烦?”望月秀知满不在乎地扬了扬手里的手机,“有这个的话,我们估计都不用打三回战了。”

    东喜多阳愣了下,一脸问号,“什么意思?这关手机什么事?还有,公文箱是怎......”

    “这些等下见到藤原大小姐再说,这些蝇营狗苟,对外交流她比较擅长。”望月秀知打断东喜多阳的询问,快步朝场馆内跑去,“慢点时间就来不及了。”

    望月秀知一直有着遇到突发状况就开启手机录音的习惯。

    一方面录音比之录像不容易发现,另一方面就算突发事件不是坏事,但事后再听一下,也可以注意到之前忽略的地方,起到查缺补漏的作用。

    虽然非法录音不能作为合法证据,但恶心起人来效果一流,之前的小林隆就是很好的例子。

    这次得亏自己上厕所手机不离身,还真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只要把这个录音给赛事裁判听的话,池谷学园的柔道部部长身陷行贿丑闻,三回战肯定就可以不战而胜了吧。

    藤原大小姐会给多少奖金呢?她那种身份,六位数不过分吧!

    ......

    “望月君,我希望你能收下这笔钱,然后输掉等一会的三回战。”

    当望月秀知献宝似的将录音放给藤原十五夜听了之后,鼻子翘得老高,一副快来夸我的表情。

    柔道部众人皆面色古怪,特别是津尾裕介,他的眉毛都要拧成一团了。

    “这不是池谷学园干的。”藤原十五夜首先打破沉默。

    “诶?可其他人明明叫他部长啊,我们今天的赛程也就只剩下三回战的池谷学园了呀,不是他们是谁?”望月秀知辩驳道。

    藤原十五夜指了指池谷学园待机区里正在热身的某人,“池谷学园的柔道部部长三船重护是明星选手,他的一举一动我都有盯着,从刚刚就一直在那里热身,不可能去厕所围堵你的。”

    “而且......录音里的部长声音我已经认出来了,另有其人。”

    “谁?”望月秀知歪头。

    “武田茂典。”

    “恩?棒球部那个?”

    “嗯。”

    随着藤原十五夜吐出这个名字,一旁的津尾裕介低下了头,脸都要埋进胸膛里了。

    向来嬉皮笑脸,没心没肺的他对于自己曾经待过的棒球部,曾经的部长会做出这种丑事而感到无比的羞愧。

    原本弘道商高棒球部打荒川工业时,被爆出暗地里使手段导致对方出局,他还不相信武田茂典会为了赢而舍弃竞技的原则和底线。

    但现在证据摆在津尾裕介面前,由不得他不信。

    (武田茂典!这家伙!玷污了崇高的棒球!)

    (夺回来!绝对!要把棒球部夺回来!)

    津尾裕介死死地捏紧了拳头,指甲都陷入到手掌里了。

    藤原十五夜看到了这一幕却没有发声,转头看向望月秀知,又看看他手里的公文箱,“你没答应他们打假赛吧?”

    “当然没有!”望月秀知拍着胸脯为自己担保,“我对柔道部忠贞不二,誓死不渝!我能是那种人吗?”

    这是手机录音里传出了他自己的声音:“这个简单,加钱就可以了。上台拖时间平局兑子一百万円,劣势失分局三百万円......”

    望月秀知:“......”

    面对藤原十五夜平静似深渊的眼眸,还有柔道部其他人见怪不怪的目光,望月秀知战术性咳嗽两声,“嘛,我这是与敌人虚与委蛇,骗取情报,拖时间降低他们的警惕心......”

    “知道了。”藤原十五夜打断了望月秀知的狡辩,“先去准备比赛吧。”

    “那这钱?”望月秀知提了提手中的公文箱。

    “算是你的战利品。”

    听到这个准信,望月秀知美滋滋地将公文箱抱在怀里,这也算意外之财,虽然都是一円硬币,但拿到银行一样很容易处理。

    “对了,那厕所里的人?”望月秀知指了指身后厕所方向,那里现在正躺着好几条大汉呢。

    “你先好好准备接下来的比赛吧。”藤原十五夜存而不论。

    明白了,望月秀知将手里的手机和公文箱一并交给了难波丸美保管,自己只需要好好比赛,赢下对手就够了,其他的事情藤原十五夜自然会去着手解决。

    ......

    “史村六段,池谷学园的这个变阵您怎么看?”丸森记者发问道。

    刚刚的场间休息,池谷学园观察到对手弘道商高没有变阵的行动,赶在休息时间结束前最后一秒递交了变阵申请。

    以他们自以为最有利的对阵顺序上场进行接下来的三回战。

    可能是史村和丸森这两个中年大叔看起来比较严肃可怕,所以他们俩四周并没有围满犯花痴的女高中生们,得以以比较清晰舒适的观赛角度观看接下来的比赛。

    史村接过丸森递过来的变阵后的对阵表,摩挲着下巴思索起来。

    好一会儿才长叹一口气,“新山想太多了,变阵之后池谷学园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啊!”

    新山是池谷学园的监督教练。

    “想太多?您之前不是还夸耀过他是一个很有想法的教练吗?”丸森不解道。

    在他看来,新山的变阵没有什么问题呀。

    队伍里最弱的打三年级部长东喜多阳,水平一般的打对面最弱的副将大将,然后把最强的两手放在先锋次锋打弘道商高的新人一年级。

    下等马对上等马,输一阵。

    中等马对下等马,赢回来。

    上等马对中等马,两胜晋级。

    田忌赛马,没问题呀。

    “不是这样的。”史村解释道:“新山如果想要这场胜利晋级,只要把最强的三船重护放在中坚上,对上知根知底的东喜多阳,必胜。”

    “牺牲掉前两把异军突起的一年级新生,放弃先锋次锋战,稳住后三把的战局,才能够有必胜的把握晋级。”

    “但是新山太贪心了,他不止考虑了这场比赛,还想到了月底下一轮的预选赛,再没有变阵机会的他想要获取这场胜利的同时,还要尽可能平衡住队伍的实力分布,应对未来的四五六回战。”

    “但是如果等会的三回战赢不下来,哪还有四五六回战,这不是想太多是什么!”

    “所以说我还是喜欢春季选手权大赛那种一命挑关的连续赛制,一人挑翻对手一队的热血战况。全国大赛这种1V1赛制太考量队伍的平均实力了。”

    丸森一边听着史村的长篇大论,一边奋笔疾书,最后写完素材顿笔,抬头看向史村道:“这么说,池谷学园输定了?”

    “这倒不是。”史村话锋一转。

    按照自己的分析,池谷学园的中坚战已然放弃,弘道商高稳胜。

    按照弘道商高副将大柴宽和大将津尾裕介前两把的表现来看,不出奇迹的话,池谷学园两胜。

    所以按照新山变阵的设想来看,只要先锋与次锋战池谷学园能够拿下一分,撑过中坚战,就能够顺利拿到胜利的果实。

    只是次锋位置上的那个邪性的宇佐美自己看不明白,池谷学园的新山估计也看不出什么名堂,胜算不大。

    所以才把宝压在了先锋战上比较瘦弱,技术特点明朗的望月秀知身上。

    其实望月秀知对于正常人来说算得上肌肉匀称,但对于柔道选手来说,确实是比较瘦弱的类型。

    他的对手,池谷学园柔道部部长,明星选手,三年级生,三船重护。

    身高1米93,体重121KG,黑带三段。

    上一届全国大赛个人战重量级拿到了优秀赏(四强),今年春季选手权大赛团体战甚至一人挑翻了两支参赛队伍,带队冲杀到柔道王者国士馆面前,虽然最后还是落败了,但拿到了鼓励赏。

    不少人对于三船重护率领的池谷学园都寄予厚望,很期待他们全国大赛的表现。

    可惜,新山的野望让这场三回战充满变数,胜负犹未可知。

    “所以说,虽然是先锋战,但这场就决定了接下来的比赛的走向!”史村兴趣盎然地看着场内,双方选手已经准备上场了。

    是三船重护带队突出重围?

    还是白带少年黑马到底?

    真是期待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