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言情小说 > 东京起舞 > 第九十五章 老头子你自己嫁
    诚如史村六段的分析,弘道商高对阵池谷学园最为关键的就是先锋战。

    三船重护从优势得分到最后被逆转落败,新山教练的脸一下子就变得十分铁青。

    落败归来的三船重护也无颜面对教练与同伴,居然被个一年级白带击败,还是在自己占尽优势的情况下。

    要不是怕影响士气,新山教练现在都想跳起来锤爆自家部长的狗头。

    体型大对手一倍,优势得分的情况下,还被对手逆转一本致胜,你长得是猪脑袋吗?

    新山变阵后想要取胜的唯一要求就是前两场必须赢下一场,这样才能够把晋级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

    现在也只好祈祷接下来的次锋战副部长吉屋大仁可以顺顺利利拿下比赛。

    “小心对手的大内刈!下盘要稳!”新山不放心地叮嘱着即将上场的吉屋大仁,“对方瘦得就像个女娃,你耐心点!这场一定要拿下!”

    现场的氛围太喧闹了,直到比赛即将开始才逐渐安静下来,新山教练也不能确定吉屋有没有听清楚,皱着眉看向场内。

    希望最强的部长倒下之后,副部长能顶住压力,扛起队伍继续前进。

    没想到去年距离全国大赛只差一步的自己,今年居然会在预选赛三回战就陷入了苦战。

    新山教练双手合十,抵在额头,双眼紧闭,嘴中念念有词,“耶稣上帝!三清尊神!真主安拉!保佑吉屋武运昌隆!顺顺利利拿下次......”

    他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嘭!’的一声。

    是身体重重倒在柔道垫上的声音!

    新山教练急急忙忙睁开眼,还没对焦看清场内发生了什么,就听到裁判宣布道:“一本!比赛结束!!弘道商高宇佐美莲太郎胜!!”

    什么?!

    这比赛过程甚至比之第一场还要来得简短。

    新山教练看着躺在地上的弟子,还有压在他身上的宇佐美,顿时双腿一软,瘫坐在椅子上。

    原本铁青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没有一丝血色。

    没了没了!

    部里最强的两手都没了!

    中坚战还是自己特意安排的‘下等马’对阵弘道商高的‘上等马’!

    看着忐忑不安准备上场比赛的二年级生尾池,新山教练还是强打精神,振作起身给这个部里最弱的弟子加油打气。

    原本只是想带他出来见识见识全国大赛的氛围,历练历练,没想到居然会有生死战降临到他身上。

    现在说什么‘全校的希望都在你身上!’‘一定不能输!’之类的话只会加重这个弟子的压力,适得其反。

    新山只是拍了拍尾池的肩膀,“发挥出你学到的东西就可以了!不要紧张!”

    看着弟子局促不定地登上赛场,新山就知道这一场估计也不会出现什么奇迹的了,但他还是忍不住双手合十再次祈祷,

    “外地的神仙果然就是靠不住!还是得靠自己人!”

    “天照大御神!春日大明神!八幡大菩萨!”

    “不求尾池能打败东喜多阳!打平就够了!让我们保留加赛晋级的希望呀!”

    新山教练叽里咕噜一顿祈祷,换来的还是一声‘嘭!’

    他仍然没有睁开眼,闭着眼睛倾听裁判宣布结果,就像是在审判庭上等待法官裁决一般。

    “一本!比赛结束!弘道商高东喜多阳胜!”

    虽然一开始就预料到这个结果,但新山教练的心中始终抱有侥幸,可能东喜多阳今天拉肚子,发挥失常也说不定。

    但东喜多阳不愧是弘道商高柔道部里最稳的那个男人。

    面对比自己弱,而且还心神不定的对手,东喜多阳根本没给对方任何机会,一招自己最得意的大外刈将其摔倒,同时也将这赛区的种子队池谷学园送出局。

    听到裁判宣布赛果之后,新山教练就像失去魂魄一样,双眼无神,目光呆滞。

    惨白的脸又变得蜡黄。

    没了!

    这次真的没了!

    副将战的弟子走上前来,新山教练努力地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一句指导的话也说不出来。

    现在指导,已经完全没有意义了。

    败局已定。

    但是接下来的两场比赛却真如他之前所预料的。

    副将战,大柴宽被自家弟子到处溜,始终如一贯彻体力消耗战术,在比赛时间快要耗尽的时候成功绊倒对手,最后取得优势胜。

    大将战,则是主动出击,追着对方的一年级生津尾裕介满场跑。

    津尾裕介这次支撑了3分钟,才被取得一本。

    最终是弘道商高以3:2的总比分淘汰种子队伍池谷学园晋级月底的第二轮预选赛,届时将会决出代表东东京地区参加全国大赛的代表队伍。

    ......

    当第二场比赛次锋战结束的时候,观众席上的史村六段就招呼丸森记者收拾器材。

    “嗯?不看了吗?”丸森不解道。

    “不用看了,胜负已分。”史村站起身舒展四肢,“弘道商高晋级了,东喜多阳那种稳健的性子是不可能发挥失常的。”

    丸森还拿着相机对准池谷学园的待机区,对着正在祈祷的教练新山拍照,“那我们也不用着急走呀,等下我还打算采访一下这支黑马队伍呢。”

    “还老记者呢?”史村将丸森眼前的相机拿开,指了指观众席,“你不要只关注场内,看看观众席,你现在不走,等下挤都挤不出去!”

    “对哦!”丸森这才如梦初醒,以前这种柔道地区预选赛哪有这么多观众围观,顶多只是参赛队伍的亲友团寥寥数人而已。

    现在,岩仓高中的体育馆观众席已经坐满八成左右了。

    丸森手忙脚乱地收拾器材,史村帮着提包,两人匆匆向运动员通道跑去。

    .......

    观众席的角落阴影里还坐着两个男人,远离其他人的喧嚣,静静地看着场内。

    一个三角眼一脸凶相,一个眯眯眼一脸慈祥。

    正是新王寺雄与神谷大胜两人。

    奇怪的是,身份如此敏感的两人身边居然没有任何保镖与小弟。

    就像是两个普通市民安静地坐着观看着比赛,感受着馆内热烈的气氛。

    “没想到秀知这小子这么能干呀!”新王寺雄感慨道。

    虽然天生三角眼给人不好惹与凶恶的感觉,搭配自己极道头目的身份还挺合适,但现在他看着场内的望月秀知,眼底透漏出的却是看到晚辈茁壮成长的欣慰目光。

    “是呀,秀知少爷摔倒比自己大一倍的那个选手,属下是真的吓了一跳。”神谷大胜应和着,“他接触柔道的时间才三个月不到。”

    新王寺雄点点头,“秀知是个有才能的孩子,和他父亲一样,学什么都很快。”

    说着,他也看到了站在望月秀知两侧的难波丸美与藤原十五夜。

    一个小心翼翼的在帮他擦汗,另一个拿着个文件夹不知道在对他述说着什么。

    这小子!

    招蜂引蝶的本事也跟他父亲一个样!

    新王寺雄抬高视线,围绕着观众席扫了一圈,都是青春靓丽的女高中生。

    也是来看这个小子的吧!

    还真是受欢迎呀!

    新王寺雄突然想到了自家女儿前段时间还跟自己抱怨女校没有男生,老师也都是谢顶的中年大叔。

    肥水不流外人田!

    秀知这小子知根知底,性格和能力都不错,看着也顺眼。

    当年好像也有和纲史他们夫妇俩提过这事,好像答应了。

    没错,就是答应了,定亲照片都还摆在桌上呢。

    孩子她妈走了,自己这又当爹又当妈的。

    明明是高中生了,却还没有谈过恋爱,这怎么可以!

    他拿出手机,编辑了一下,

    “小棉袄,在不在?”

    然后将信息发送了出去,眨眼间就收到了回复,看来对方正好也在浏览手机页面。

    “你先说什么事?我再决定我在不在!”

    新王寺雄:“对爸爸要用敬语,您!”

    “有事说事,没事拉倒。”

    新王寺雄叹了一口气,对于自家女儿的性子他也了解,径直回道:“宝贝,爸爸突然想起以前给你定了个娃娃亲。”

    “!!!”

    “不在不在!!”

    “这都什么年代了!”

    “还来这一套!”

    “老头子你自己的约定,不关我的事,要嫁你自己嫁!”

    “我不认可这种封建腐朽的东西!!”

    “去死!!!”

    手机那头噼里啪啦传来一连串消息。

    所幸还只是文字,如果当事人现在在身旁,估计已经闹上天花板了。

    新王寺雄对于女儿的没大没小已经习惯了,也不放在心上,“要不我发张照片你看一下,试着接触了解,那小子和我们算世交,人品相貌才能都很不错。”

    又是秒回。

    “我说了!我不要!”

    “虽然我读的是女校,但对男生还没有饥渴到慌不择食的地步!”

    “老头子你那三角眼能有什么好眼光!”

    “而且我才16岁呀!安倍酱都改法律要求18了!”

    “老头子你自己嫁!!”

    新王寺雄看着信息,砸吧着嘴,这总理大臣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随手就将手机对准了场中的望月秀知,拍了一张特写传了过去。

    过了一会,

    ‘对方撤回了一条消息’

    “不用接触了解了!他一看就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少年!我可以直接过门!”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有不嫁的道理!”

    “他现在在哪里?我现在就拿着婚姻届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