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中文 > 游戏竞技 > 艾若的红楼生活 > 117 贾母禁足
    117贾母禁足

    白日宣|yin ,在旧时士大夫心里,算是不怎么体面的行为,不过呢,对艾若来说,倒也没什么,倒没反抗得厉害,但是还是因为羞涩,过程中不断的低声咒骂着贾政。但这助长了贾政的‘阴’暗心理,倒是狠狠的让贾政畅快了一把,把刚刚‘胸’中的怨气全发泄在了艾若的身上。

    不过惟一让艾若好受点的是,这位已经不是昨晚的愣头青了,虽说技术上还有待提高,但是,别的倒是很让艾若满意,没技术也不算缺点,表示他阅人不多,这让艾若心理上得到一丝慰藉。

    艾若其实也‘挺’舒坦的,这和昨晚的不同,昨晚比较累,导师没那么好当,对她来说,虽然结果不错,但是真累。不然昨晚她连起来洗洗的力气都没了?而这会,贾政算是食髓知味,对男人来说,除了本能,这方面的学习能力是‘挺’强的,所以这次不用教,人家已经能举一反三了。

    而且他们这也算小别胜新婚,对贾政来说,他素了这么久,总算能续上顿了,他表现得相当的积极。而对艾若来说,她是正常的育龄‘妇’‘女’,身体状态很不错,这几年在外忙忙碌碌的,但并不影响她身体的正常需求。

    不过是,之前有了目标,于是很多事不想了。到了红楼里,心情好了,身体更好,而贾政目前越来越着人喜欢了,于是她也不介意让自己过得舒服一点。

    所以,两个健康的人,在心情都还不错的时候,发生点什么很正常。而第一步迈出来了,第二步,第三步也就没什么可纠结的了。

    所以这一次的配合非常之好,虽然没有头一天的时间长,但质量非常高。贾政早上就意动,不然中午回来歇什么午觉。然后被贾母一气,那叫一个气势如宏。而艾若更多的是觉得刺‘激’,午睡时,偷偷‘摸’‘摸’的外头还有一堆的丫头婆子,谁都知道他们在里头干嘛,就算来自二十一世纪,对她来说也是各种羞涩。

    这对贾政来说又是新体验了,妻子像以前一样羞涩了,但是却又跟以前咬紧牙关,直‘挺’‘挺’的躺着一动不动……此时的妻子羞涩得像个小姑娘,不时的还会气得在他耳边咒骂两句,说外头有人。但她的雪白的手臂却一直把他的脖子圈得紧紧的。在自然光下,妻子‘迷’离而又绯红的双颊都带给他无尽的动力。

    一切结束时,贾政再一次感受到了至高的欢悦与满足,而妻子没跟晚上那样昏死过去,但那嘴角的笑意却是瞒不了人的,贾政的心里满是自得。也不忙着传水,他忍不住与妻子再次亲昵起来,他从来不知道,全身的肌肤相亲,有时甚至比过程更让他快活,并且满足。

    艾若也喜欢这种亲昵,肌肤间的摩挲,更能让人心理上得到慰藉,特别是事后,让欢爱的气氛能持续得更久,也更能让感情升华,她可没教过贾政这个,没想到贾政此时竟然也会。大多数男人,事后就能睡死过去。对他们来说强大的运动量之后,他们身心俱疲,他们只想睡觉,这跟爱与不爱无关,只是生理的结构不同罢了。所以作为大夫的她,也从来不要求老公这样。没想到贾政竟然是那个异类。

    此时倒真的有些此时无声胜有声了,艾若忍不住亲‘吻’了贾政的嘴‘唇’,她们昨晚并没有接‘吻’,她‘吻’他的脸颊,而贾政倒是想‘吻’她来这,不过被她不经意的避开了,贾政那会也忙得很,一下子就给忘记了。而此时,两个满足的人,在如此境地之下,温柔接‘吻’,贾政再次大脑一片空白。

    下午贾政就没再出去,传了水,洗了澡,很正经的坐在堂屋的炕上看书,而艾若在看账本,顺便跟小贾瑗玩。其实她真心的想睡一会,不过,想想贾瑗的‘性’子,她还是别再被‘女’儿堵被窝了。

    “要不,我们给瑗儿打个小‘床’吧!”贾政突然抬头。

    “嗯?”艾若没想到贾政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奶’娘照顾不好,但是跟我们睡,也不是大家的规矩,真的嬷嬷来了,也不像样。打个小‘床’,就放我们‘床’边上,有什么事,我们能知道。”贾政说得理直气壮。

    艾若都想‘呸’他了,什么人啊?明明不想让‘女’儿再跟他们睡了,还说得这么官面堂皇。

    “行吗?”艾‘女’儿,这丫头的‘性’子,能干才怪。

    结果艾若失望了,小丫头点了头,还做了一个摇摇的动作,她还不会说‘摇摇’这两个字。

    “要会摇的?”

    小丫头重重点头,再想想,“漂漂。”

    “还要漂亮的摇摇‘床’?”艾若点头,也不是什么难事,让人吩咐下去,去木器店看看有没有,没有就定一个。

    贾政对‘女’儿的懂事表示很欣喜,笑得很傻,没口的夸贾瑗聪明,也不看书了,抱着‘女’儿玩了起来,果然还是自己的‘女’儿各种的可爱。

    “老爷,太太,老太爷派人传话,让您二位去梨香院说话。”‘春’喜进来回报,艾看外面,老太爷边上的小厮站在院里,想是贾母的事,老太爷那儿处理完了,但是,正戏上场了。

    贾政也知道,把‘女’儿‘交’给了周瑞家的,哄哄‘女’儿,便和艾若一块去了梨香院。他们也没经过府里,其实这会从外面走更近,叫人抬个轿子,让艾若不让人看见就成了。

    代善在梨香院的北屋炕上坐着,面前还有一本棋谱,但小几上,只有一个空空的棋盘,却不见子。贾政也不多问,和艾若一块请安问好,就老实的站在了下首。

    “卫国公府的贺礼送过去没?”代善不理俗事,特别的内宅的这些事情,他根本不想知道,从来不会多问什么。他好好的跟路不群下着棋,顺便听了路不群对贾政文章的看法,正是惬意的时候。结果管家来了。路不群也不是那不知事的主,自然忙告退,由代善处理家事。

    代善那盘棋都快赢了,结果被人搅了,代善还一肚子火。盯着管家,态度很明确,你最好有事,若没事找事,他决不容他。管家还委曲呢,老太太要去卫国公府。二太太不管,让回老太爷。而老太太大发脾气,说她难不成出个‘门’还得要人答应不成?奴才们没法了,一边拼命拦着老太太,一面来回代善。

    其实正常情况下,老太太出‘门’真不用任何人同意,她是这府上最高的‘女’主人,她想出个‘门’,谁能拦?所以二太太不管,也是正理,可是刚也说了,管家都是被培训过了,他们很明白中间的事情如何,老太太去了,荣府还摘得出来吗?他们培训还有一项很重要的内容,就是除了忠君爱国之外,要以荣府的荣誉为己任。现在他们被洗脑洗得还不怎么彻底,但也知道,老太太真的去了,荣府得吃瓜落,而荣府不好,他们这些奴才们更不好。更重要的是,代善也许拿老太太没法,但是对于他们,代善一定不会心慈手软的。

    代善不管什么事让史氏非出‘门’不可,直接让人去荣庆堂,就一句话,老太爷不许老太太出‘门’,让老太太在家好好养着。小厮飞奔而去之后,代善这才看向了管家。

    “什么事老太太非要出去?”

    管家忙把卫齐两位国公府的事一说,这时也体现出培训还没有成功了,管家表达得一点也不客观,直接把观点就冒出来了,表明自己拦着就是为了荣府好。

    代善那叫一个气啊,不是气管家,因为他也明白管家的观点是对的,而二媳‘妇’的处理方式也是对的,不派人去贺,只派人按规矩送上相应的礼物,不给他们长脸。果然,还是史氏不省心啊?什么脑子啊?连奴才都想得到的事,你老太太竟然还想不到,还非要往里凑?气得他一把就把棋盘上的子全抹到地上了。管家不敢不多说什么了,老实的在下头装透明。

    代善也知道,再问管家也问不出什么,直接吩咐,让史氏在荣庆堂念佛,为子孙积福,没事不要出来了。也吩咐府里的人,老太太年纪大了,身体不好,以后有什么事,不许惊动。管家这才抹着汗珠下去了。下人们也不敢多问,偷偷的进来收拾了棋子,由着老太爷一个人生闷气。

    代善想了半天,派人叫来老2夫‘妇’,总要有开头,自然要把卫国公的亲事拿出来问了,不然怎么引话头。

    “是,按纳妾的礼数,并未增一分。”艾若坦然的说道。

    其实按着代善的意思,增几分也可以,毕竟卫齐两家也算是世‘交’,两家再联姻,不管是不是纳妾,总算有祖上的一点牵扯在。只要人不去,不着人眼,礼物上,增几分也没什么。但这会史氏一闹,代善都恨不得一份都不送了,当然,这也是气话,怎么着也不可能真的不送礼,他丢不起这人。

    “才管家来报,你们老太太身子不豫,以后闭‘门’谢客,有什么事,你多担待一下,不要扰了老太太的静养。特别是些外头的事,不要动不动就告诉老太太,没得让她‘操’心。”

    117贾母禁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